215 平反风波3

    “落儿你……你怎么可能做到!”林家渊嘀咕了一句,但是,他还没嘀咕完,林碧落就说:“父亲,你如此害怕做什么?你真以为少了一个副统领,朝政就能大变吗?你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林家渊听了林碧落的话后,面色大变:“落儿,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常年在朝的我会比你更不懂朝政吗?”

    林碧落对此嗤笑一番:“父亲,所谓旁观者清,你自己想想,若是皇帝器重蒋器,那么,为什么会安排他在金吾卫呢?”林家渊细细一想,猛然醒悟:“陛下难道只是在做样子?”林碧落笑道:“正确!父亲你难道忘了,羽林卫士才是皇城的核心军队吗?”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林家渊看着蒋器有些为难,林碧落笑道:“我在他身上刻几个字,父亲看了就知道了该怎么办了!”说着,林碧落便进了地牢里,将蒋器胸前的衣服割开,往他胸口刻起字来。不多时,林碧落刻好了,而蒋器却仍旧昏迷着,她对林家渊唤了一声,随后林家渊便进了地牢。

    当他看见蒋器胸口的字眼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落儿,你……你干的太绝了!”林碧落笑答:“父亲,不绝一些,那蒋家人岂不是会把咱们当做欺负的对象吗?”林家渊一听,心道有理,当下他也不再争辩什么。他看着蒋器胸口那四个小隶书,满心满眼都觉得满意:“真是绝啊,就算皇帝不置蒋家于死地,这蒋器也活不成了!”

    林碧落闻言,笑了笑,她看着蒋器胸口那四个隶书小字,心道:这围野攻凉的典故旁人或许不知道,可是自己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当今圣上元不笱登基之前,曾被他的皇兄使诈骗去了野蛮人的部族,若不是当时有一小批凉民路过救走了他,那么这个王朝就没元不笱什么事了。

    虽说凉民救了他,可是后来他却屠戮了大凉,因为大凉的使臣在他登基后,隔三差五的就来要军资和粮饷,时不时的拿出当初救他的那套说辞来应对。时间一久啊,元不笱只觉得自己被当初的一个诺言绑架了,林碧落事后想了想,那些凉民就和现代那些用道德绑架的人一样,一个一个的如洪水猛兽,都凶恶的厉害。

    因为这件事情,大魏国的子民曾有一段时间以围野攻凉和丧心病狂这两个词来侮辱和诋毁元不笱,元不笱知晓这事儿后,便大肆杀戮了一批百姓,由此,举国上下都再也没了围野攻凉这样的词。

    “落儿?落儿?”林家渊的声音在林碧落的耳边回荡着,林碧落回过神看向林家渊:“怎么了父亲?”林家渊答:“这家伙怎么处理?”林碧落笑眯眯的说:“这样的事情就不劳烦父亲操心了!”说着,她便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林家渊见状,也不再多问,径直离开了地牢。

    “乌大哥,你出来吧!”这时,地牢里的林碧落对空气喊了一声,随后,一团白雾从远处飘来,逐渐化作了一道人形。小桃定睛一瞧,这人形不是暗卫乌大哥,还会是谁?只见林碧落对暗卫示意一番,那暗卫便拎小鸡一般的拎起了蒋器离开了地牢。

    “小姐,这法子真的行吗?”小桃搀着林碧落出了地牢后,对林碧落问,林碧落只是笑笑,并未答话。

    午后,外头传来了消息,小桃兴冲冲的跑进了闺阁向林碧落禀报,林碧落闻言,笑了:“怎么样?我的法子有用吗?”小桃点了点头:“小姐妙计,果然奏效!”说着,她对林碧落说了蒋器直接被圣上斩杀于乾殿的情景,林碧落听着小桃那神乎的描述,心道:这谣言果真恐怖的厉害,这不,这小桃就被谣言生生的祸害了!

    “小桃,说完了吗?”林碧落打断了絮絮叨叨的小桃问,小桃闻言,赶忙闭上了嘴点头,林碧落见状,笑了笑:“既然说完了,咱们就该去看看黎乱了!”说着,她便起身打算往逍游阁后的下人房里走,可她还没走几步,就被风风火火的林克拦住了去路。

    “小姐,前面……前面出事儿了!”林克气喘吁吁的对林碧落说着,林碧落不解的看着林克,林克道:“宫里、宫里的蒋妃娘娘带着一班人来了,指明要见小姐你!”林碧落闻言,对蒋妃的造访深感诧异,她微微颔首:“走,去看看!”

    林克闻言,不敢耽误,忙带着林碧落往大厅走去。

    等林碧落到了大厅后,就看见了一身着七彩琉璃裳,头戴七星玉如意的贵妇人,那贵妇人面容姣好,精致的妆容下,透着无尽的阴险与奸诈。“林碧落拜见蒋妃娘娘!”林碧落来到贵妇人跟前行礼,原来这贵妇人就是蒋妃本尊了。

    只见蒋妃很是傲气的抬手:“行什么礼呀?这是你安平王府,不必多礼!”林碧落闻言,笑着应是,随后,她细细地看了看蒋妃的神色,知道她并没怀疑到安平王府害死了她的表弟。她等在一旁许久,蒋妃才幽幽的开了口:“再过两日你就要入宫去陪伴心澜了,不知道你的准备做的如何了?”

    林碧落闻言,诧异的看着蒋妃:“准备?娘娘还请明示,林碧落实在不明白娘娘所指的准备是何!”林碧落干脆利落的回应着蒋妃,蒋妃被林碧落的回答呛住了,许久,她才缓缓开口:“就是礼仪!”林碧落听见蒋妃的回答后,恍然大悟道:“哦……没有!”

    蒋妃见林碧落如此的干脆,心里不禁有些恼火,她本就因为自己表弟莫名其妙就被皇帝斩杀了而感到心烦,而今这个林碧落居然还如此若无其事的回答,当下她就要借这个由头朝林碧落发作。可惜,她没来得及发作,就被林碧落的一句话给堵住了喉咙,因为林碧落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娘娘难道不知道圣上免了落儿在宫中的一切约束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