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蒋妃

    “你……你胡说!我未曾听过陛下有提过,你可知假传圣意是什么罪名吗?”蒋妃乍一听林碧落的话,心底的怒火便消退了许多,林碧落笑眯眯的回答了蒋妃:“假传圣意什么的,还是娘娘查清楚了再定夺。娘娘若是不信,大可前去宫中面圣,聆听圣上的金口玉言。”

    蒋妃听见林碧落的回答后,气的咬牙切齿,因为她根本不敢回宫里去面圣,这个时候的元不笱可谓是暴怒难挡,她若是贸贸然前去询问,若是真有其事,还不被他骂的狗血淋头?但若是没有这回事,拿自己可就错过了一个削弱林碧落的机会,若届时她入宫,那自己就再也不好管制她了。

    想到这,蒋妃很是纠结,当然,除了林碧落的原因外,还有另外一个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心澜公主。林碧落很清楚的知道蒋妃她的心思,她怕自己将心澜引入正途,将她自己十多年的苦心经营白费了。这还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她害怕因为自己的存在,而造成心澜无法远嫁塞北,那么蒋家与塞北皇族的联络就该断了……

    林碧落想到这,便冷笑一番,蒋妃正好瞥见了林碧落的这冷笑。莫名其妙的,她觉得林碧落这笑容着实诡异的很。“你……你笑什么?”蒋妃对林碧落问,林碧落答:“娘娘许是看错了,我没有笑。”蒋妃闻言,心里大惊:“你……你明明有!”

    林碧落对蒋妃的指控并不承认,她只是重复那句话:“娘娘看错了!”而后的半个时辰里,蒋妃一个劲的与林碧落纠结,林碧落有些精疲力尽的想:这蒋妃若是放到21世纪去,那么她绝对是个强迫症的代表人物,居然这么执拗,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坚毅的人!

    而另一头,蒋妃则是怒火无处发,她实在不明白了,一个小小异姓王爷的女儿,做什么死不承认自己笑了呢?她想了想,眼睛亮了,林碧落见状,知道蒋妃想入非非了,她也懒得纠结,便对蒋妃欠身道:“蒋妃娘娘,林碧落笑了,是林碧落笑了!”

    林碧落次话一出,蒋妃果真乐了,可是很快,她又耷拉了脸。林碧落知晓蒋妃定是再次想歪了,她对蒋妃道:“娘娘你自己看吧,无论林碧落承不承认,你都是会变成如此的局面!”林碧落说完也不顾蒋妃那杀人般的眼神,她径直走向了一旁的椅子,坐了下去。

    “罢了,我今日来,本是带了宫里的嬷嬷来教你规矩的,可现在看来是不用了!”蒋妃一脸神伤的对林碧落摆手道,林碧落见状,知道蒋妃是要走了,她忙起身对蒋妃行礼:“娘娘言重了!”蒋妃闻言,气的差点晕了,她晃了晃身子,而后对林碧落说:“两日后,我在宫里等你!”

    说完,她便打算离开,可林碧落却看出了蒋妃的意图,她对蒋妃道:“娘娘,不知道可否我们二人独自说几句?”蒋妃诧异的回头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巧笑倩兮的看着她,蒋妃有一些受不了林碧落的目光,她无奈的遣退了身边的宫人对林碧落问:“你要说什么?”

    林碧落笑盈盈的指着蒋妃的手:“娘娘,谣言传的可广呀?是否有团队啊?有什么利益吗?我也想插一手啊!”林碧落说完后,看见了自己预料中蒋妃的死灰脸,只见蒋妃口不择言的指着林碧落:“你……你……你……你知道了什么……你……你……是谁?”

    “我是我,我是林碧落,怎么?娘娘不知道吗?”林碧落冷笑着看着蒋妃,蒋妃吓得惊呼一声:“啊!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可怕的笑,明明就是你笑的,明明就是!”林碧落答:“我承认了不是吗?倒是娘娘你,怎么还不愿承认你做过的缺德事儿?”

    蒋妃闻言,吓得瘫坐在地上,她想喊人,可是却又不敢。林碧落瞧着蒋妃的样子,心知蒋妃之所以如此的狂妄定与太子爷有干系,她心底叹了口气,打算放过蒋妃。想到这,林碧落打算去搀扶蒋妃,可是她的手都没有伸到,就被蒋妃一声尖叫给吓得顿住了:“你……你别过来,我……我不怕你!”

    林碧落瞧着蒋妃的样子,像是吓得不轻,林碧落轻叹一声:“你只要不再刻意针对我安平王府,日后再见,我定不揭穿你的种种恶行!”蒋妃听见林碧落的话后,如饮用了安神汤一般,她安静了下来:“真的吗?”林碧落点点头:“骗你的话,我就天打五雷轰!”

    蒋妃得到满意的回答后,一咕噜起了身,完全没了先前那种恐惧的神态。林碧落诧异于她的反应,谁知蒋妃却满不在乎道:“很奇怪吗?不用惊讶,入宫以后,你会发现更多比我造作的人,嗯,比如你那个姑母皇后,这一招还是她教我的呢!”

    蒋妃轻飘飘的说着,林碧落听后直言见鬼。

    “好了,谣言的事情你要怪就怪太子爷,是他的意思,是他说要给你们安平王府一个教训,嗯,就这样,没其他的事情,我就走了!”蒋妃说着,作势要离开,林碧落却忽地堵住了她的去路:“蒋妃娘娘你可是要记住了,别再出什么乱子了,要不然下一个掉脑袋的人,可就是你了!”

    林碧落说完,开了偏厅的门,示意蒋妃离开。而蒋妃则在听见林碧落的最后一句话时就呆住了,她眼底含着无数的怒意和惊奇。林碧落知道蒋妃在不可思议,她也知道蒋妃很是诧异,可是无论怎么样,蒋妃她都无法理解自己一个未及笄的女娃,怎么会有如此深的心计。

    “娘娘慢走!”林碧落想到这,对蒋妃唤了一句,蒋妃闻言,呆愣了一会,而后迈着步子打算离开,可是她却发现自己抬不起脚来。最后,还是林碧落好心的搀着她一步步的往外走,当外头候着的宫人们见到自己家的娘娘犹如老妇一般颤巍巍的出来,他们的眼神猛地凌厉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