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克星

    “大小姐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老妇跟着林碧落走了一阵后,有些警惕的对林碧落问,林碧落笑了笑:“到了,喏,就是这里了!”林碧落说着,指着马厩对老妇道,老妇看见后,一张脸欣喜若狂,可是她却还装模作样的对林碧落问:“大小姐你的意思是?”

    林碧落笑答:“你们苗巫里有一道至阴至狠的蛊术叫隐鹭吧?应该用的就是这样的马粪没错吧?”林碧落说着,拾起了一块炽烈马的排泄物递给那老妇,那老妇接过马粪后,一脸的欣喜:“真真是炽烈的粪便,好东西,好东西啊!”老妇说着,示意身边的人将先前林碧落给她的珠子归还:“大小姐,这珠子就当换粪便吧!”

    林碧落摆手拒绝了老妇的好意:“老人家,这十多匹马,我当礼物赠予你,只希望你能长居京中,如何?”老妇闻言,诧异不已:“大小姐你的意思是什么?你说个明白!”林碧落闻言,笑答:“老人家可知道餮血教?”老妇见状,脸色骤变:“你……你知道些什么?”

    林碧落拍拍老妇的手背:“老人家无需紧张,你与餮血教早就断了联系,我知道的!”老妇闻言,身子一抖,她对林碧落道:“大小姐可是要对付餮血教?”林碧落闻言,眼睛一眯:“呵,老人家还猜中了我的心思!”老妇闻言,摇摇头:“没有用的,餮血教没三个月就换一次总坛,根本找不到的!”

    “若是用隐鹭呢?隐鹭难道找不到吗?”林碧落笑嘻嘻的看着老妇,老妇听见林碧落的话,整个人皆是一惊:“你……你怎么会知道的?”林碧落再次笑了一声:“我知道的很多,比如,你这位貌美如花的女人,假扮老人家!”

    林碧落说着,伸手将老妇的人皮面具给揭了下来,其身后的一众女徒皆是唏嘘不已,因为老妇的人皮面具下,是一张甚是妖娆多姿的脸。“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被揭穿真相的老妇有些气急败坏,但是林碧落瞧出她并不是真的生气。

    “我只要你合作,帮我找到餮血教的所在!”林碧落对老妇道,说完,她又添了一句:“在今夜之前!”老妇闻言,眼睛突兀的睁大:“这怎么可能?”“那你就等着餮血教的人来抓你吧!”林碧落幽幽的说着,说完,她的眼睛瞄向老妇的脸,只见老妇那貌美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在变化。

    事实上,林碧落只是误打误撞的猜到了这个自称苗巫族的老妇是餮血教叛徒,当然,若不是老妇的额间凸起有些过分,林碧落也不会这么猜。然而,有人天生的好运气,这是无法推脱的,就如林碧落,她的好运实在很不可思议。

    “怎么样?你考虑的如何?”林碧落对老妇问,老妇有些嘴硬道:“谁说我会考虑?”紧接着,她凑到林碧落跟前:“你有什么法子能保证餮血教不会找到我?”林碧落眯着眼答:“那就看你如何配合了!”老妇眼珠一转,将脸皮套上:“成交!”

    林碧落笑道:“城西十里有处阴阳阁,那里常年无人居住,你且去那里定居吧!”说着,她喊了一声乌大哥,而后一团白雾骤然出现,林碧落对乌大哥道:“你且去库房拿那把生了锈的钥匙来,然后带着她们去阴阳阁吧!”林碧落话刚说完,那暗卫便消失成了一团雾,随后散开。

    老妇全过程就是瞪大了眼看着林碧落,她对林碧落问:“你……你难道不是安平王府的大小姐?”林碧落如听见了笑话一般哈哈大笑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不是的?我若不是,那刚刚在书房,岂不是早穿了帮?”老妇对林碧落的问话深有感悟,她点点头:“也是……也是……”

    “好了,话不多说了,我知道,你那里有很多克制餮血教的东西,你先前不敢用,是怕反噬,刚刚我赠予你的珠子,能抵挡反噬,你日后可尽情的克制餮血教了!”林碧落说了一番闲话,这闲话里却又透露着老妇的秘密,登时,老妇嘴张的老大,她说:“看来世上的奇人果真很多啊!”

    林碧落闻言,笑了笑:“你也是不是吗?”说完,两个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笑过以后,林碧落对老妇问:“你可知道我如何猜出你的身份的?”老妇摇摇头答:“不知道!”林碧落道:“是苗巫族,我见过苗巫族的装扮,她们不是你这样的!”老妇闻言,惊讶了一番:“怎么可能?我明明都已经寻遍了古籍,为什么还会……”

    林碧落见状,笑答:“正是因为你寻遍了古籍,所以才错了!”老妇不解,睁大了眼看着林碧落,林碧落指着老妇衣襟的彩带:“左肩应该是紫兰色的,而不是深紫色的……”一语中的,老妇瞬间就懂了自己受古籍影响而创造的四不像衣服。

    不多时,乌大哥回到了林碧落身边,林碧落终止了与老妇的对话并示意老妇:“跟着他走,去阴阳阁后,记得早些找到餮血教而今的老巢,记住,子夜前必须给我消息!”老妇闻言,双手合十,大拇指对着大拇指对林碧落道:“是,洪殇遵命!”林碧落闻言,这才知道这漂亮的女人叫洪殇。

    “洪殇洪殇,洪……这……这不是餮血教前任教尊的姓氏吗?看这洪殇的年纪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莫非……”林碧落看着那洪殇,心思一动,来到了她跟前:“不知道洪姑娘的父亲,可是前任教尊?”洪殇一怔,随后点了点头:“没错,你……认得吗?”

    林碧落摇摇头:“前任教尊死的不明不白,我听说餮血教的血女也不知所踪,现在看来,洪姑娘是出逃了餮血教了吧?”洪殇听完林碧落的问话,咬着唇许久,紧接着,她对林碧落答:“是,是那班狗贼杀害了我父亲,他们夺走了我餮血教,我……我……我却无可奈何……”

    “哦?为什么?你不是有克制他们的武器吗?”林碧落好奇的问着洪殇,洪殇闻言,咬了咬唇,答:“因为,因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