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贾氏遭囚

    “因为什么?”林碧落又问了一遍,洪殇这才缓缓答道:“因为父亲在世时叮嘱过我,克制教中各功法的内力皆有反噬的恶性,我的母亲还是因此而死的,所以我一直没敢去尝试……”

    林碧落听见这个答案,心底倒是松了一口气,她说:“若是如此,那就好办,只需要那几颗珠子的保护,你就能随意施展,只不过,珠子只能坚持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过去以后,未能及时收回内力,那么反噬将会直奔施力的人,所以……所以你必须要速战速决!”

    林碧落说完,洪殇接话道:“没那么麻烦,这珠子的功效我知道怎么用能散出它最大的力量,你且看我的吧!”林碧落闻言,点了点头:“那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说着,她便示意洪殇将炽烈马给牵走,洪殇见状,示意身边的人牵走那几匹马,而后对林碧落道谢:“多谢大小姐,我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林碧落笑盈盈的望着她:“去吧,跟着乌大哥去吧!”洪殇点点头,跟着暗卫从马厩旁边的侧门离开了安平王府。

    “小姐,小姐,你在这里呀!”洪殇等人刚走没多久,小桃的声音就从外头传来,林碧落抬眼看见小桃:“怎么了?风风火火的,有什么好事儿?”小桃闻言,气喘吁吁道:“甭……甭提了……王爷……王爷要我们请你过去,要你做决定!”

    林碧落见状,心知是处理贾氏的事情,她对小桃道:“小桃,走,咱们去看看!”小桃点点头,搀着林碧落,不疾不徐的往书房走去。

    到了书房后,林碧落一进门就听见了贾氏哭天喊地的声音,以及林家渊的骂声,林碧落对此有些鄙夷,她蹙了蹙眉,而后进了屋。“父亲,什么事情这么动怒?”林碧落幽幽的对林家渊问,可眼睛却不住的瞄着贾氏。贾氏见林碧落进了屋,当下也不再哭喊,只一味的低吟,似是哭丧一般。

    “落儿,你来的正好,你祖母怎么也不肯去别院,还在我这里闹,你看看,该怎么办?”林家渊对林碧落问,林碧落见状,对林家渊耳语一番,林家渊叹了口气:“那就便宜她了!”说着,便打算离开,可贾氏一见林家渊动身,就扑了上去:“渊儿啊,你不能走啊,我可是你亲娘,我……我……”

    贾氏大声的喊着,可惜,还没喊几句,她就费力的喘起了气。林家渊见状,忙对身边的下人示意,下人们忙将贾氏的手从林家渊的长袍上挪开,而后,林碧落示意林家渊离开,林家渊便马不停蹄的走了。贾氏眼见林家渊走,头也不带回的,她绝望的闭上了眼。

    而林碧落的声音也在此刻冷不丁的响了起来:“怎么了祖母?见到父亲离开,你不高兴了吗?”贾氏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当下气的大骂:“林碧落,你这个不孝的孙女,你要挨千刀的!”林碧落闻言,也不恼,看着贾氏道:“啧啧啧,祖母啊,这话可瞎说,挨千刀的那个明明是你才是!”

    林碧落说完,对下人道:“跟着我,送老王妃去西苑!”那些下人们纷纷领命点头,而林碧落则是拿着小桃先前已经取来的青色钥匙往西苑走去。贾氏自听见林碧落说送她入西苑开始,整个人就处于惊恐和害怕的状态,她不住的颤抖着骂人,一句比一句难听,一句比一句有内涵。

    “堵住她的嘴,简直吵死了!”这时,迈着步子要进书房的林家渊忽地吼了一声,下人们忙从身上摸出一块又黑又臭的帕子堵住了贾氏的嘴。不多时,贾氏被臭帕子给刺激的干呕起来,很快就将帕子给呕了出来:“呕……呕……你们这些不肖子孙,你们都要遭天谴!”

    这句话说完,天边猛地闪出一道闪电,而后一声炸雷响起,直接将贾氏给吓懵了。林碧落在一边瞧着贾氏的动作神态,不禁乐了:“祖母啊,你再多说几句,再多说几句就该轮到你遭天谴了!”林碧落说完,示意下人们快走,贾氏就在呆滞的状态下被带往了西苑。

    “落儿,放过我吧!我不想进去!”贾氏在到达西苑门口后,对林碧落求饶,可林碧落却对此毫不搭理,她对身边的下人嘱咐道:“一会进了西苑后,你们记得快些将老王妃丢进去,然后就快点出来,若是慢一秒,你们就和老王妃一块儿在里头渡过下半生吧!”

    那些下人们闻言,面面相觑,而后皆应答了一声,之后,林碧落便开启了西苑的入口。正当她指挥下人送老王妃进去时,不远处跑来一与老王妃同样老迈的身影:“小姐!小姐!让我进去吧!让我也进去吧!”林碧落定睛一看来人,竟是老王妃的陪嫁丫头画嬷嬷,她眼睛眯了眯:“也好,你就陪着祖母进去吧!”

    说着,便示意她搀着老王妃进西苑,只见贾氏看见画嬷嬷后,一脸的悲伤和绝望:“咏画……你……你怎么这么傻啊……”画嬷嬷同样垂泪道:“奴婢说过,要一辈子伺候小姐的,这不,奴婢来了……”说完,她对林碧落道:“小姐,老王妃有我看着,你且放心!”

    林碧落点了点头,她抹了抹眼,心道:自己对这样的画面多少有些难忍,算了,不看了!想到这,她便吩咐画嬷嬷快些进去,而后,便将西苑的门给合上了。“今日开始,一日三餐从这儿送进去,谁敢偷工减料,看我不把你们的皮给拆了!”林碧落对众下人说道,那些下人们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小姐,这……这就完了吗?”小桃对林碧落问,林碧落摊开手:“要不然呢?”小桃见状,顿时无话可说,林碧落知道小桃觉得这样对待老王妃太仁慈了,可是林碧落也想阴毒些啊,可她不能这么做,毕竟血浓于水不是吗?林碧落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道:让老王妃在西苑面对母亲的物品忏悔也是不错的选择。

    水漏一点点的消失,很快,戌时就到了,就在戌时三刻的时候,林碧落的逍游阁飘进来一个身影,林碧落见到她后直截了当的问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