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狡猾邪教1

    只见被林碧落提问的那个身影一晃,显露出了面貌,那是一张绝美的佳人脸,她手里此时拿着一张衰老丑陋的人皮面具,她答:“找到了,在城外十三里庄底,是他们的新据点!”林碧落闻言,拍了拍那女子的手:“洪殇姑娘果然本领高强,我苦苦寻找了数月的据点,你随随便便就找到了!”

    原来,这来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午后与林碧落在马厩商量密谋的苗巫族首领洪殇。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餮血教的血女,真真正正的餮血教传人。

    “大小姐谬赞了,我也不过是用了餮血教百年来不变的问路蜥才找到的他们所在,你既然知道我们餮血教的事情,那你就应该知道问路蜥吧?”洪殇很是谦逊的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点了点头:“南岸有娼,名唤杜华,遭负心、故生恨,偶得毒蜥一只,能辨路识向,杀情郎,自刎于青沧。”

    林碧落的话说完,洪殇不禁愣住了,许久,她缓缓开口:“你……你怎么会知道如此的详细?”林碧落笑笑,没做声,她手指了指心:“是它告诉我的。”洪殇闻言,一脸不信,林碧落知晓会是这样的情况,也不辩驳,她对会是问:“洪姑娘,你有什么应对的法子吗?”

    洪殇听见林碧落的问题,摇摇头:“我的问路蜥到了十三里庄后就被杀了,我因此还遭到了血杖之苦。”洪殇说着,露出了自己手心的伤,血淋淋的,很是触目惊心。林碧落见状,摸出一块晶莹的玉放在了她的伤口上。洪殇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心冒起了青色的烟雾。

    不多时,烟雾散去,林碧落拿开了玉,洪殇的伤口竟愈合了。

    “这……这是?”洪殇一副惊呆了的样子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笑笑,答:“是寒玉,是昆仑的寒玉。”洪殇听见林碧落的回答后,两只眼睛瞪得老大,而后她一脸警惕的看着林碧落:“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神妙的宝物?”

    林碧落对洪殇突变的画风感到无语,她与洪殇双眼对视许久,紧接着,她答:“我是林碧落,是这安平王府的大小姐,太后亲封的郡主,怎么?你对此还是怀疑吗?”洪殇听见林碧落的回答后,摇了摇头:“你实在太神秘,太不可思议,太古怪了!”

    说完,她顿了顿又继续道:“而且,据我的调查,你是在近半年多的时间里发生了变化,我觉得你一定是遇上了什么神秘高人,要不然你怎么可能……”洪殇说着说着,话音被林碧落打断了:“我怎么可能变得如此厉害是不是?”

    洪殇点点头,林碧落见状,笑道:“你可知道道宗公孙一怒吗?”洪殇闻言,一脸震惊:“是那消失了近四十四年的道家高人?”林碧落点点头:“没错,我遇上了他,所以我的一切都变了,现在,还有什么疑惑的吗?”林碧落说完,心底很是发虚,她是迫不得已拿了道宗来说事儿,她心道:但求不会被发现破绽。

    “没……没了……”可惜,林碧落的担心是多余的,洪殇很明显是听说过公孙一怒的事情,也对公孙一怒很是向往,所以,在林碧落说出真相后,她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一个情绪。林碧落见着眼前的洪殇被自己蒙骗过去后,心底松了一口气。

    可是,林碧落的气都没彻底松垮,就忽地听见洪殇问:“你能引我见一见道宗大人吗?”林碧落听见这个问题后,紧张的忘了呼吸,过了好一会,她因缺氧而大口呼吸起来。随后她回答洪殇:“公孙先生很忙的,而且,他现在也不在皇城里,要不过一段时间吧!”

    洪殇听见林碧落的回答,先是沮丧了一阵,但很快,她便又精神满满的抬起了脑袋:“那好,那道宗大人回来了,你一定要引见一下呢!”林碧落闻言,差点没噎住:真是锲而不舍啊,这要是放在21世纪绝对可以评一个优秀青年奖啊有木有?

    “好,等公孙先生回来,我一定……一定为你引见……”林碧落有些心虚的回答了洪殇,洪殇乐滋滋的站着笑了很久,紧接着,她对林碧落道:“那我就先走了!”林碧落闻言,傻眼了,紧跟着她快速的拦住了洪殇的去路:“诶,你走什么?咱们都没有商量出来对付餮血教的法子,你走什么?”

    洪殇闻言就是一愣,随后有些痴傻的笑答:“你看看,我都忘了,我们在聊的正事是什么……”林碧落听见洪殇那嬉笑的声音,只觉得这样的女子能在餮血教的洗盘下存活,也真真是老天没长眼。

    “说到现在的餮血教,我不得不说一下,我的问路蜥在进入十三里庄之后没多久它就死了!”洪殇煞有其事的说着,林碧落闻言,就差翻白眼了:“你已经说过了!”洪殇一怔,忙道:“哎哟你瞧我这记性,我装老太婆久了,都快和老太婆一样老年痴呆了!”

    林碧落听着洪殇说着说着,后面莫名的来了一句川味话,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咋地?这个时候就已经有各种地区的方言流传了吗?这到底是个什么时代呀?我是不是在做梦呀?林碧落欲哭无泪的看看天,而后,她捏了一把自己脸上的肉,“呀!”林碧落痛呼一声,因此还吓了身旁的洪殇一跳。

    “怎么了你?”洪殇一惊一乍的喊着,林碧落因此被她吓了一跳:“你这么大动静做什么?”洪殇一脸委屈的看着林碧落,此时的两个人早已没了先前的局促,而今的场面,更像是一对好姊妹在玩闹。“明明是你动静大好不好……”洪殇嘀咕了一声,林碧落听见了,却无话能辩驳,毕竟,是自己多手掐了自己一把。

    等林碧落心思稍稍的平静了一阵后,她这才对洪殇切入正题:“你觉得而今的餮血教,他们的行事作风如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