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狡猾邪教2

    “啊?怎么问这个?咱们不是在商讨如何对付餮血教吗?为什么要问他们的作风?”洪殇一脸郁闷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闻言,差点要跳起来了,她心道:这个女人真是有毒,也不知道怎么领着她身后的追随者在江湖上混出名堂来的。

    想到这,她又补了一句:虽然说,苗巫族还真没多少人知道。

    “我说你这是什么思想?咱不把餮血教的行事作风给抓出来,怎么找到他们的弱点再深入对付?”林碧落对洪殇问了一句,她一脸的好整以暇,洪殇见状,不禁没了后话。许久,洪殇开口了:“那个……我……我觉得吧,其实只要找到那几个长老,一切都解决了……”

    林碧落听见洪殇的回答后,只觉得想死,她对洪殇道:“找到那几个长老有什么意思呢?现在的餮血教说好听些是餮血教,可是真正掌教的人是朝廷里的人,你知道吗?”洪殇闻言,错愕的看着林碧落,她不假思索的直接反问了林碧落一句:“你的消息是错的吧?”

    林碧落语塞,只觉得和这样的人合作有些困难,但是眼下她实在是找不到比洪殇更熟知克制餮血教的人了,当下,她耐心的对洪殇说:“你听着,你父亲的死,其实是本朝的三皇子元狄造成的,他夺取了你父亲的性命,还派出了餮血教的四大护法追杀你。不仅如此,他还利用餮血教助他谋取皇位,你自己想一想这些年餮血教干过的好事,是不是每一件都与朝廷紧密相连呢?”

    洪殇听到这,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生人勿近的状态,过了很久很久,她才缓缓开口:“从五年前的泰州知府毙命,到最近的云川县丞分尸,我细细一想,还真是每一件都是餮血教做的。难道,难道那三皇子真是幕后的黑手和始作俑者吗?”

    林碧落点了点头:“不仅如此,你再想一想餮血教这些年为什么要隔三差五的转移总坛,你想一想……”洪殇这次没多想,她直截了当的开了口:“是因为他们作的恶太狠,总坛所吸收的地气精华不足,他们没办法,才四处转移。”

    林碧落闻言,有些吃惊,她一直以为餮血教转移总坛是为了躲避官兵的搜查,所以一直没想过会与精华地气有什么联系。而今听洪殇这么一说,林碧落倒是想起了现代那些邪教,不是都有以哄骗信徒练气骗财的人吗?“看来那些害人的邪教不除掉是不行的!”林碧落喃喃自语道,洪殇听见林碧落絮絮叨叨的说话,问:“你说什么?”

    林碧落有些慌乱道:“我说这餮血教实在可恶!”洪殇闻言,苦笑一声:“是啊,是可恶,不仅可恶,还可恨!”她说着,很是自然的倒了一杯林碧落闺阁茶几上的茶水,她小酌一口继续道:“若是我执掌餮血教,我一定会让它变成一个世人避难的港湾,而不是而今这个令世人担忧恐惧的地狱!”

    林碧落听见洪殇的话,淡淡的笑了:“可惜,这些都只是你一厢情愿,什么都不可能成真!”洪殇不置可否道:“你说的对,什么都不是真的,除了消灭它,别的也没办法做到了!”

    “那你倒是说说怎么消灭啊!”林碧落见话题终于回到了正轨,便吼了一句,洪殇闻言,傻笑一声:“我有的是克制餮血教的毒蛊和功法,可是,却没有实行的计划。”这一句话说出口,林碧落彻底明白了洪殇的意思,她是要一个能出谋划策的人,而这个人,在她眼前就有一个。

    林碧落摊摊手看着洪殇:“你直说要我出主意不就得了,何必拐弯抹角呢?”林碧落说完,便直接问:“你那里克制餮血教的功法是什么?”洪殇答:“是九曲蛹,它由百酒浸泡,身藏七毒,奇性十足。”林碧落听到洪殇的回答后,默默的记了记,随后又问:“除了九曲蛹,还有什么?”

    洪殇答:“九曲蛹已经是克制众长老的最大的功法了,如果你要其他的,我这里还有百骨蛇和一脚蜈蚣。”林碧落闻言,又分别问了百骨蛇与一脚蜈蚣的出处和效力,紧接着,她说:“咱们这样……然后再这样……你记住,到时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别轻举妄动,明白吗?”

    说到后面,林碧落的神色严厉起来,洪殇见状,有些忌惮的点了点头:“这些都没问题,可是你去做诱饵,这会不会太……”“太什么?”林碧落好整以暇的问,洪殇咽了口吐沫道:“太为难你了……”林碧落闻言,眨了眨眼:“我对于餮血教而言可是圣物,他们的教主可是一心想要我的命,你觉得我不去,还有谁能去?”

    林碧落的话说完,洪殇忽地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眼神,而林碧落则是心道:这样的意思够明白了吧?我可是最大的诱饵,一方面能引诱人,一方面又能杀人,两全其美,多好!

    “那就这么说了,等天一亮,你就去落华庄等我,我们到时一起出城!”林碧落说完,示意洪殇离开,洪殇点了点头:“那我明日去落华庄等你!”林碧落点点头:“记住对守门的人说是林家的大小姐让你来买花的!”洪殇点点头,瞬间便消失在了林碧落房中。

    洪殇走后没多久,外头又进来一个身影,是一抹紫色烟雾。等烟雾化作人形后,林碧落见到那人影就喊了一句:“你算是回来了!”那人影低声答道:“小姐,黎乱办事不力,还请小姐恕罪!”原来,来人竟是受伤的黎夭鸾。

    林碧落见黎夭鸾如此,也不阻止,反而问:“蒋妃回宫后做了什么?”黎夭鸾答:“她……奴婢跟丢了蒋妃……”“怎么回事?”林碧落对黎夭鸾的回答深感不解,只听黎夭鸾道:“蒋妃的马车过了东城以后,在一处宅子附近不见了影踪,奴婢怎么找也找不到……”

    “宅子?”林碧落闻言,眼睛微眯,随后目光凌厉起来:“那宅子外是不是没有牌匾,门口只放了一只绿色的纸老虎?”黎夭鸾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后,冷不丁的发了个抖:“是……是……小姐怎么会知道的?”林碧落听见黎夭鸾的回答后,冷笑一声:“看来这蒋妃绝对不是太子一党的人!”

    黎夭鸾闻言,对林碧落的话语很是不解,但是她也没打算发问,因为她知道林碧落不想说的事情,她问了林碧落也不会说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