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狡猾邪教4

    “走吧!”林碧落对洪殇轻言一声,洪殇点点头,正打算离开,却猛地拉住林碧落往一边闪。紧接着,她紧张兮兮的对林碧落说:“有人来了!”林碧落见她紧张的样子,不禁苦笑道:“有人来有必要这么紧张吗?”洪殇失笑,她仍是紧张兮兮的探听着,随后惊呼一声。

    林碧落被她的喊声给吓到,正要起来,却冷不丁的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嗓音响起:“落儿,原来你在这儿!”林碧落一抬头,元邪那张白皙干净、俊朗不凡的笑脸就出现在了她眼前。而林碧落此时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令洪殇紧张到惊呼的人竟是元邪。

    “大小姐,这位是……”洪殇惊魂未定的瞪着元邪对林碧落问,林碧落抿抿嘴正要答话,元邪却很不要脸的说:“我是她的未来夫婿!”说完,也不顾洪殇一脸羡慕嫉妒恨,将一脸惊奇的林碧落从地上抱起来。“大小姐,不是吧,这样的登徒子你居然会喜欢?”洪殇一脸惊呆了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有些无语的笑笑:“这个,毕竟各人有各人的喜好嘛!”

    洪殇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说完,她对元邪道:“喂喂喂,说你呢,就是你,该把你的爪子收回去了吧?我家大小姐冰清玉洁的,你抱着不怕玷污了她吗?”林碧落见状,知道元邪碰上了一根硬刺,也知道自己遇上了一个很好很仗义的朋友,当下她也不说话,就是笑着旁观元邪与洪殇会谁败谁赢。

    “什么喂喂喂的,我有名字的好不好?我叫元邪!”元邪不满的说着,然后松开了抱着林碧落的手,他瞪大了眼望着洪殇:“我抱着我喜欢的人你有意见了?你这老姑娘!”洪殇闻言,气的差点跳起来:“你骂谁老呢?你骂谁呢?你才老,你全家都老!”

    元邪闻言,乐了:“我全家当然老了,我父皇比我老,我母妃比我老,就连宫里的那些太监与宫女儿们的资格都比我老,怎么?比我老你不服啊?”洪殇气急,被元邪噎的说不出话来,当下她求救似得看向林碧落,林碧落无声的拍了拍元邪,元邪登时便化身一条小猎犬,对林碧落问:“怎么了落儿?”

    只见元邪本来的张狂与轻蔑一瞬间消失,只留下一副令人见了都觉得怪异的讨好样,洪殇见状,心底微微的安心了些,至少这元邪在林碧落的面前是听话又乖巧的。

    林碧落对元邪这一改变感到诧异,她很奇怪元邪怎么忽然间变得如此乖顺。当林碧落正要推开元邪时,却冷不丁听见了洪殇的声音:

    “哼哼,你们两个别在那里耳语了,我们的正事都没有办呢!”洪殇冷不丁的提醒了林碧落一句,林碧落连忙推开了元邪:“元邪,既然你回来了,那就你来吧!”说着,她便对元邪说了她的计划,等林碧落絮絮叨叨了半天后,元邪摇摇头:“你们是真不知道餮血教的狡猾,还是假不知道餮血教的阴险狡诈啊?”

    林碧落与洪殇闻言,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元邪,林碧落问:“你这话从何说起?”元邪答:“你还记得年初我遇险吗?”林碧落点点头:“怎么?你回来的时候又遇上了?”元邪闻言,差点背过气去,他将毫无用处的废话给摒弃,直接说了重点:“我年初的时候就是因为中了餮血教的奸计,差点死在狼群里了!”

    林碧落听见元邪的话,大惊,元邪前世不是应该在战场死的吗?怎么这一辈子却差点死在了狼群了?“怎么一回事?”洪殇听故事听得异常认真,根本没有发现林碧落神色的变化以及林碧落身子的怪异,当下,她一个劲的对元邪问着,而元邪则是慢悠悠的回答道:“我战场上大败犬戎后,顺着返京的路走,却遇上了一伙山贼。

    你们是不知道那群山贼多么的好杀,可是他们刚杀完,便有一群身着奇装异服的人出现,把我的军队包抄了。我带着将士们奋力的抵抗,本以为逃脱了困境,可谁知却被那群人诱骗进了狼窟里。好在我机智,用了刀剑对击擦出了火花来烧死了群狼,要不然……后果不可想象!”

    元邪说完,身子不自觉的抖了抖,林碧落见状,上前抚住了他的手:“没事了,都没事了!”元邪点点头,紧接着,他说:“还好我回来的及时,要不然,你们还保不定怎么了呢!”林碧落似笑非笑的望着元邪:“那可说不定呢!”

    元邪闻言,神色一变,紧接着他说:“你可别不信,我亲身经历过的,邪教的狡猾实在难以捉摸,所以咱们必须要另外部署才好啊!”林碧落闻言,与洪殇对视一眼,只见洪殇对林碧落点了点头,林碧落一怔,随即妥协:“也罢,餮血教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说着,她坐到了床榻上:“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这么晚还要赶回来?”林碧落其实还有一句后话没有问,但是她觉得那句话问的太露骨了,会让元邪趁机揩油,所以她就堵在了嘴里,刻意不问出来。只见元邪挠挠耳朵对林碧落答:“那什么,我想你了呗,早些回来见你!”

    林碧落见状,深感奇怪,元邪从来不会当着别人的面说这些话,而且,元邪也没有……挠耳朵的习惯啊!想到这,林碧落的眉头紧皱在一起,当一颗疑惑的种子在一个人的心中生根发芽,那么被怀疑的这个人无论怎么样都逃脱不了被套话的命,比如而今在林碧落跟前行为举止怪异的元邪。

    “落儿你怎么了?”只听见元邪关切的声音传来,然而,这声音在林碧落耳中却无比的别扭,她只觉得眼前的元邪很是奇怪,那声音无论怎么听都像是留声机发出来的。“落儿?落儿?你在想什么呢?”元邪的声音再次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元邪凑近林碧落脖颈处时,吐出来的热气。

    林碧落感受那股气息时,冷不丁的推开了元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