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通法宝鉴2

    “通法宝鉴是什么?”元邪好奇的对林碧落问,林碧落努力的在记忆中搜罗了一番后,忽地失笑了,她在元邪不解的目光下,哭笑不得道:“是韩非子!”元邪闻言,嘴巴因为惊讶而张的老大,林碧落心道:这都能装下一个鸡蛋俩酸奶了!

    “这怎么可能呢落儿?韩非子可是法学家的集大成者呀!”元邪一脸诧异的看着林碧落问,林碧落有些无奈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喏……是它告诉我的,要不然,我也不可能算到元狄会将通法宝鉴刻在了自己身上啊!”林碧落说着,忍着恶心望了眼血肉模糊的元狄,此时的元狄已陷入昏迷。

    “元邪,先给你这兄长撒点止血散吧,要不然,他说不定要背过气去死了!”林碧落对元邪提醒道,元邪这才想起了元狄被林碧落扒皮的惨状,他挠了挠脑袋对林碧落道:“落儿,你看……我这没有止血散……你的先借我用吧!”林碧落见状,拿过了药箱,将止血散摸了出来递给了元邪。

    “啊!”当元邪将止血散散在元狄的身上时,原本昏迷的元狄竟被止血散刺激的醒了过来,林碧落见他一脸生不如死的样子,心底的愤怒渐渐地平息了些。可谁知元狄居然不知死活的对林碧落和元邪讽刺道:“你们这对狗男女,别以为会有什么好日子过,我告诉你们,我餮血教的教徒很快就会来为我报仇的!”

    说着,他伸出了自己血淋淋的左手,猛地发力,往自己的额头天灵拍去。说时迟那时快,元邪见到这个状况后,猛地将止血散的瓶子抛向了元狄的额头。只听见“啪”的一声清脆响声,元狄惨叫一声,而后晕了过去。林碧落则是很久之后才回过神来到元狄身边查看。

    此时的元狄,一额头的碎瓷片渣子,血淋淋的,好不骇人。林碧落见状,对元邪道:“就让他自毁了不就得了,何必救了他呢?”元邪苦笑道:“不是说了吗?我父皇要他活着,我也想杀了他,可是……不行啊!”元邪说完,便直起了身子。

    “罢了,他这一时半会也死不了,修炼了通法宝鉴的人,没那么容易死!”林碧落见元邪起身,便自己的依偎到了他身边,元邪乐得如此。他抱着林碧落问:“这通法宝鉴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流传成一门功夫的?”林碧落闻言,笑了笑:“这些啊,还得从先秦时期说起……”

    原来,先秦时期的秦王为了得到韩非这样的人才,不惜出兵攻打了韩非深爱的母国韩国,韩非入了秦国后,陈述秦王献上保韩之策,可谁知秦王弱秦竟没有对此策有任何的兴趣,还一举歼灭了韩国。他对韩非说:“汝爱国,可汝却不受国君青睐,何苦?”

    至此,韩非便隐于秦国的都城中,著作了深受秦时大王嬴政所喜爱的名作韩非子。这部著作,是韩非将商鞅的“法”、申不害的“术”以及慎到的“势”三者相结合而成的,他还将老子的辩证论、朴素唯物主义观与法融为一体运用在其中。

    然而,这部著作出世,并未引起世人的关注,反而还惹得他的学友李斯嫉妒。所以,当韩非对秦王嬴政弹劾了上卿姚贾用重宝与谗言诱惑了四国不再抗秦而与秦结盟实属不利以后,姚贾与李斯合谋,哄骗了秦王将韩非打入了死牢,择日处死。

    韩非自打入死牢后,李斯便与姚贾商量如何快马加鞭送韩非入狱。之后,秦王传来旨意,要即刻处死韩非,李斯得知此事后,送了一杯毒酒前去韩非的死牢,并对其讽刺再三。然而或许是造化弄人,当韩非在李斯的嘲讽与讥笑里饮下毒酒后,秦王却又派赵高前来赦免韩非的死罪。

    可惜,韩非早已饮下毒酒,七窍冒血而死了。

    秦王得知韩非死后,一脸悲痛,后又见韩非入狱前所著写的孤愤与五蠹,因此感慨:“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得恨矣!”随后,嬴政下令,厚葬韩非。

    然而,韩非身死,其魂不灭,其手写的竹简韩非子于一夜之间消失,秦王四处搜寻都未曾找到下落。之后辗转数年,李斯因赵高陷害而腰斩死亡,秦末汉初时期,一名为通法神功的奇妙绝学出现在了汉留之地,但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多年后,一名为项羽的霸王死于乌江,此神功又再次现世。当时正值刘邦定国安邦时期,因为此绝学的出世,还造就了一场暴动,然而,就在汉军出兵剿杀乱民时,异常却出现了:一抹红色的云彩将所有的暴民们全部收走,而后,原本人山人海的乱民堆变得干干净净。

    这事故后许多年,人们都津津乐道的谈着,本以为会相安无事,可谁知,在东汉末年,一名唤张角的假道士竟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为口号,发起了史称“黄巾起义”的暴动,有人称,那张角无意中得到了一部奇妙的神书,有了无上的神力。

    然而,有暴动就有治暴动的人,黄巾起义来得快,去的也快。张角最终病死了,而那被世人所好奇的神书也终究露出了一点眉目:在张角病死后,其兄弟张宝在遭郭典追杀时,曾大喊难懂的经文与咒语,而后,还大唤了一声:“这通法宝鉴顶个屁用!”

    随后,他便被追到他的郭典一刀斩死了。而他死后,令人惊奇的一幕竟出现了,只见从他的头发开始,起了一团蓝色的火,随后,一团火将他烧得干干净净。郭典等人在惊奇之余,还大骇,因为,这火只烧灭了张宝的躯壳,而未曾蔓延其身边的一草一木。

    至此,通法宝鉴便彻底的失去了它的踪影。

    然而,失去不代表没人不知道这部宝鉴的存在,就如当时剿杀张宝的郭典,他便是一个对张宝临死前说的通法宝鉴感兴趣的人。他搜寻了半辈子,临终前将所有的秘密告知了后人,他的后人又有后人,一代接一代,郭典的后人郭渠终在赤壁之战中找到了通法宝鉴的下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