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通法宝鉴3

    “赤壁之战?是曹操与孙权刘备的那场以少胜多的战役吗?”听到这里,元邪忍不住打断了林碧落问,林碧落点点头:“不错,正是这场大战。”“我一直弄不明白,这韩非子怎么会转变成了一部神功呢?”元邪听见答案后,又疑惑的问了林碧落一句,林碧落想了想:“或许,这再也没有人知道了吧!”

    元邪闻言,不禁有些失望,林碧落见状,笑道:“你瞧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元邪闻言,忙收了神情对林碧落道:“落儿,你继续说吧,接下去是怎么回事。”林碧落点点头,又继续未说完的话。

    原来,赤壁之战里,孙刘联军里有一位德高望重、术法高深的先生,他羽扇纶巾,一副仙尊的样貌。郭渠遇上他的时候,那先生就指点了他一个去处,郭渠虽不解那先生的意思,但是仍是照做了,果然,在赤壁以北的荒丘底部,他发现了那部通法宝鉴。

    可惜,通法宝鉴满是梵文,他看不懂,也认不得,当年他的想法是要将通法宝鉴给带到其他地方去找人破解,可惜他辗转了二十六年,却仍是什么都未破解。最终,已近中年的他只好四处打听当初指点他找寻通法宝鉴的先生,最终,他于五丈原找到了已然病入膏肓,却仍用七星灯续命的垂死老先生。

    那老先生似是知道郭渠会去找他,所以当郭渠摸着黑悄悄潜入其营帐时,便被点名了他的身份。等老先生示意他上前时,郭渠才发现,老先生的神色已经有些不妥,可老先生仍是絮絮叨叨的对他叮嘱了一些话。最终,老先生指明了他需要前往西域找寻一名为达鸠的老僧,便吐血身亡了。

    而后郭渠又辗转了十多年,终在临死前见到了那名为达鸠的老僧,他颧骨天生奇特,一脸的怪异,生的与中原人很是不同。郭渠在老僧的翻译下,得知了这部通法宝鉴实为韩非的著作韩非子,当时郭渠便面如死灰,差点没把自己气死。

    毕竟自己祖上辛辛苦苦找寻至死的宝鉴居然会是一部法学经传,这实在是气煞人也。就在郭渠打算放弃等死的时候,他却忽地听见了老僧嘴里冒出一句古怪的话:“脐滞于气,双眼通神,鼻观吾身,手开四方……”当下,郭渠就知晓了这韩非子的奇妙之处,他照着老僧所念试着动了动身上的真气,谁知,却因此换得了一长生躯。

    “长生躯?难道不是魅壳吗?”元邪闻言,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摇摇头:“魅壳不魅壳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长生躯。”“这就怪了!”元邪说了一句,林碧落眨了眨眼看着元邪:“怎么个怪法?”元邪答:“我听师尊提起过一件事情,他年轻时曾于太师祖斩杀过一个魅壳妖人,那妖人死后,全身的皮皆变的如枯树皮一般,惨不忍睹。”

    “嗯,这说来与长生躯有些相似!”林碧落闻言道,元邪闻言:“怎么个相似?”林碧落眨眨眼,继续说起来。

    郭渠获得长生躯后,就直截了当的杀了那老僧,并将通法宝鉴的秘密给暗地里译成了小篆埋入了西域的某处石窟里头。而后数年,他发现自己的身子无论受到多少的伤害,都会在肉眼难以辨识的情况下愈合。久而久之,郭渠因为自身的强大而起了贪念他想做皇帝。

    而此时的朝代正好赶上了大一统晋朝。当郭渠得知孙吴都被司马一族的灭国后,他的野心开始膨胀起来,然而,他野心的膨胀很快就消退了,因为他发现了一抹药,能克制他的长生躯。那药其实很普通,是山间常见的山茶叶。

    这一个变故,导致了郭渠大肆的破坏茶树,而后蔓延至杀害采茶种茶的人。这事情很快被晋朝的统治者知晓,此时的晋朝已经开始走向衰败的时期,因为司马一族的世族体系庞大,因此产生了一系列的贪污,而郭渠的事情一出,导致了朝中众人各执一见。随后,晋朝因此衰败,而新的晋朝紧接着来临。

    新君王登基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派出了千人前去捉拿杀害采茶人的凶徒,然而,郭渠早就知道了这一消息,他早早的便躲在了一个很危险却又安全的地方晋朝后宫。早在前朝灭亡时,郭渠便躲进了宫里,他一直伺机等着啥杀害旧君王,而自己当新君王。

    然而他始料未及的事情却发生了:永安元年,因为旧君王导致的八王乱,而使得当时在晋朝的各个民族发起了五胡乱华的可怕事件。那些游牧民族以及异族人皆趁着晋朝在经过八王乱后国力衰弱而抢着分羹喝汤,整个晋朝因此出现了一个骇人又惊悚的时期。

    因为这个变故,郭渠躲于深宫天牢,怎么也不敢离开。他饿了就吃老鼠、渴了就用术法引了飞鸟来,杀了它们喝血。一天一天,一年一年,郭渠被带离天牢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他知道,是五胡乱华而导致了晋朝统治者们不得不离开。

    随后又过了许多年,时间久的都让郭渠快忘了自己的野心和一身的本事,终于有一天,他打算离开天牢去拼一个属于自己的天下了。可惜,外头却传来了胜利的号角声以及百姓的欢呼声。他当时便没了心情离开,因为他知道,是新的一个朝代来临了。

    没有人能明白郭渠当时的心情,他的心情是复杂的、交织着后悔的、藏着无尽的失落以及无穷的讽刺的。之后,他在天牢里辗转了数夜,终于想通了,他自己这一世只要活着就够了,也因此,他打着一个活上一千年的念头。

    建武元年,郭渠被释放出了天牢,其实他根本不必等释放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想让人放走他。等他离宫后,却意外的得知这么多年,即使是五胡乱华,晋朝的统治者们都在找寻杀害种茶人的凶徒,他大惊之余,便奔走回宫里。

    在回宫途中,他意外的听到了一个真相,一个与司马族命运有关的真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