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通法宝鉴4

    “落儿,你别说一半停一半呀!”元邪听着听着,见林碧落停了说话的声音,有些不满的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见状,哈哈大笑了一阵后,对元邪答:“急什么?你且告诉我,圣上为什么要元狄活着回去?”元邪闻言,怔了怔,随后一脸阴笑的看着林碧落:“落儿,你之所以拿通法宝鉴的典故说出来,就是为了诱惑我的吧?”

    林碧落笑笑没回答,她眼睛微眯着看向元邪:“怎么?殿下可是不愿意?”元邪见状,一把搂住林碧落:“怎么会!我愿意的,我愿意的!”说完,他又继续道:“父皇要元狄将邪教解散,将一干首脑铲除干净。他……他打算将那帮首脑请入宫里,日后好帮着军队前去攻打塞北!”

    “什么?”林碧落闻言,大惊失色。而后,她不顾元邪的问候,絮叨道:“不可以的,攻击塞北,这个秋天就够了,引他们入塞中,再三面夹击,逼得他们进入河西,之后再点火,就可以了!”林碧落说着,看了眼昏迷的元狄,她发现元狄此时微眯着眼,林碧落心一惊,一脚踹了上去。

    只听见元狄痛呼一声,而后他奸诈一笑:“元邪,你要么杀了我,要么就把我交给父皇,我告诉你,杀了我,我说不定就不会活着了但你若是把我交给父皇,我一定会让你大开眼界,什么叫据为已有!”元狄说完,不住的喘气起来,看那架势,好似随时会毙命。

    “你可以试试看!”元邪笑眯眯的对元狄道,元狄闻言,不禁打了个寒颤。而林碧落则是又在元狄身上补了几脚,直到踩得元狄彻底晕过去了,她这才收起她的脚。“啧,都脏了!真是活着造污秽、死了占山林!”林碧落一脸嫌弃的将鞋子在元狄脸上抹了抹,她把鞋子上的那些污血全部都抹在元狄脸上,但是,她的鞋子反而更脏了。

    林碧落瞧着那双自己亲手绣的彩蝶双飞鞋,一脸无语,她心道:真是见鬼了,居然会用这么狠的手段去将人给踩晕过去,真真是见鬼了!想到这,她抬眼看了眼元邪,只见元邪一脸的笑意看着自己:“落儿,你刚刚在想什么?一脸的不爽。”

    林碧落闻言撇撇嘴:“在想你这个好哥哥,我该何时才能把他杀了!”元邪听见林碧落的话后,神色大变:“落儿,现在就饶他一命不行吗?”林碧落则反问:“殿下难道就不能采取我的意见,向圣上谏言吗?”“可是落儿你的主意怎么看都不够大气,我怕会吃亏!”元邪犹豫了一下,回了林碧落一句。

    林碧落当场呆住了:“你说我的主意不够大气?”问完,林碧落又怪叫一声:“不够大气?我总算是知道了皇帝当初是怎么被元狄谋朝篡位的了!元邪我告诉你,战场就是地狱,不讲大气,讲谋略。你看着这法子是不大气,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咱们实现了这一场逆袭,那么收到的利益该是多么的无穷无尽啊?”

    元邪被林碧落那一瞬间的变化所吓到,他看着林碧落,久久无话可说。正当他想说话时,林碧落却先开了口:“你知道为什么通法宝鉴会被我知道吗?”元邪本要说的话被林碧落的问题堵在了喉咙里,他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林碧落见状,笑了笑:“你怎么可能知道?”

    她问完,又缓缓说:“前世,我未出嫁前、安平王府也还未抄家灭族前,曾有一个老人在我上香的路上堵住了我的去路。他说我命带凤格,有母仪天下的命。然而,他说完以后,又叮嘱了我一句,让我千万不要随便嫁人,要不然,一切都会因为我的出嫁而废了的。”

    林碧落说着,看了眼元狄,她目光里带着狠毒,不多时,她又开了口:“之后没多久,你的死讯就传来了安平王府,我被迫跟着父亲前去宫里为你吊丧。就是那天,我再次遇见了那位老人。

    那老人很是苦恼的望着我,他说我没脑子,他说我太容易被眼前的一切所蒙骗。说到后来,他还给我讲了通法宝鉴的故事,可惜,可惜我并没有按着他的意思去过接下去的人生。

    也因此,我终究走上了死路……”

    林碧落说完,眼睛已经朦胧一片了,元邪见状,企图去擦拭林碧落的眼泪,可惜,却被林碧落拒绝了。“你知道郭渠的结局如何吗?”林碧落拒绝元邪后,对他问道。元邪摇摇头,林碧落答:“郭渠最后是在太平庵里面,被几个妖道设计杀害的,那些妖道们用茶汁顶头浇灌了郭渠使他身化枯树,然后偷了他的通法宝鉴。”

    “那这本通法宝鉴怎么会流露在元狄手里的?哦不,应该说是在邪教手里?”元邪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妖道们后来因为在修习中出了异心,四个妖道自相残杀,最终是一个独臂的妖道存活了下来,而后开创了一代邪教餮血教!”

    林碧落说完,心底有些发虚,这些,其实都是和洪殇交谈时,她吐露的。然而现在说出来,只是为了告诉元邪一个过程罢了。想到这,林碧落又继续道:“你师尊和太师祖围剿的那个妖人,或许就是妖道的徒弟,或者是修习通法宝鉴时自相残杀死去的三个妖道中的一个。”

    “怎么会这样?”元邪对此感到好奇,林碧落答:“那三个妖道实际上已经修身成妖了,但是,他们没能跨过郭渠练长生的坎就遇上了异变。虽然事后他们死了,可是很快他们就会醒来,不过醒来以后,他们就只能茹毛饮血为生,他们的克星除了火以外,就是人的血。”

    “那……那元狄他是……”元邪闻言,不禁看了眼元狄,林碧落淡笑一声:“元狄?他还没资格当妖呢!”说完,她将那俩人皮拿出来细细的看了看:“这通法宝鉴是好东西,不过,也是邪性十足的东西,喏,交给你了,你要做什么,就自己做吧!”

    林碧落说着,将人皮丢给了元邪,而后,她又对元邪说:“真的,刚刚我的主意,你最好和圣上提一提,不是我自夸,而是我相信,这个主意绝对能大获成功!”林碧落说完,便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而元邪则是有些发愣的望望林碧落,又望望手里的人皮。

    “落儿,这东西,还是烧了为好吧!”元邪对林碧落说,林碧落闻言,眨眨眼:“该怎么做,殿下自己动手就是,我说过的,该干什么就干。”林碧落说完,还巧笑倩兮的看着元邪,元邪见状,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