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通法宝鉴5

    “元邪,你这是什么表情?”林碧落察觉到元邪的神色古怪后,忙对元邪问,元邪有些不受控制的扑向了林碧落:“落儿……落儿……”林碧落被元邪忽然的发情感到些措手不及,虽说先前二人有过肌肤之亲,可是前提是没有外人,可现在这么血淋淋的场面,他怎么无端端的发起了情来呢?

    想到这,林碧落将目光转向了元狄,这一看,吓了林碧落一跳。只见元狄已经血淋淋的起身了,而后拿着匕首往元邪身上捅。林碧落大喊一声,将元邪推开自己迎上去,却冷不丁感到一阵冰凉,而后她两眼一闭,晕了过去。不多时,她醒了过来,却看见元邪好端端的站在她跟前,一脸紧张。

    “元邪……元邪……”林碧落虚弱的喊着,她一出声,就惊呆了:自己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沙哑?林碧落正想不通时,脑海里却忽地闪现了一幕画面:自己像是个精神病人一般,发了疯似得扑向元邪撕啃,而后被元邪一手刀击晕了过去。

    “怎么会这样?”林碧落惊讶的问了一声,而元邪则说:“落儿你总算醒了,你刚刚是怎么了?”林碧落不解的望着元邪:“我……怎么了?我怎么了吗?”元邪闻言,怔住了:“落儿,你不记得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吗?”说着,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林碧落清楚的看见了元邪脖子处有一个牙印。

    看到这,林碧落忽地想到了刚刚一闪而过的画面:难道元邪他……他是被我咬的?不对啊……我明明记得元狄血肉模糊的起来对着元邪捅刀子了,然后我推开了元邪,接着……接着……接着我是晕了吗?不对不对……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是怎么了?

    林碧落有些焦躁的挠了挠头发,她再抬头,就看见元邪一脸怀疑的望着手中的人皮。“元邪,怎么了?”林碧落对有些问道,元邪答:“这块人皮,有问题!”林碧落闻言,皱起了眉头:“怎么个有问题?”元邪挥动了一下人皮:“你瞧!”

    林碧落看过去,冷不丁看见了人皮被挥动起来以后,竟冒出来一层肉眼很难看清楚的细粉。元邪将细粉捕捉了一些后,放在了舌尖一舔,之后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我呸!居然是三春香!”林碧落一听见三春香的名字就脸色变得雪白雪白的:“是……是那青柳石坝门的镇门圣物?”

    元邪点了点头:“看来这元狄还有很多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啊!”林碧落也动了动脑袋:“把他弄醒,我要问问他是怎么傍上的那最难搞定的青柳石坝门的!”元邪答应了一声,从怀里摸出了一枚玉瓶,掏出玉瓶的封口后,林碧落瞬间闻见了一股子清凉到极致的味道。

    只见元邪将玉瓶凑近元狄的鼻子,不多时,元狄忽地大吼一声醒来。而后,他看清眼前的元邪和林碧落后,嗤笑一声:“怎么?耐不住寂寞,硬是把我逼醒了?”林碧落对元狄作为阶下囚了还不自知的态度感到很是可笑,她说:“也不是耐不住,就是想看看你活生生痛晕过去会是怎么样的!”

    元狄闻言,神色骤变:“你到底要做什么?”林碧落挥动了一下手中那两张来自元狄身上的人皮:“告诉我,青柳门的人被你囚禁在哪里了!”元邪闻言,对林碧落的话感到诧异:“落儿,你不是说元狄是傍上了青柳门么?”林碧落嘲笑般的看着元狄:“你看看他那衰样,他能被青柳门看上吗?”

    元邪听见林碧落的话后,轻笑一声:“也是,这等阴险狡诈的伪君子,谁会瞎了眼看上他?”说着,元邪很是嫌弃的吐了口唾沫:“我真为母妃感到可惜,她当初花了四年的时间教你学习弟子规与论语,没想到,却教出了你这样的败类!”

    元邪话刚说完,元狄的神色就再次变了变。林碧落见状,忽地嬉笑一声:“哟,三皇子原来也是有感情的啊?你瞧瞧,三皇子的眼神里有点哀伤呢!”林碧落说着,拾起书桌上的小铜镜,放在了元狄跟前,元狄猛地闭上了眼睛:“林碧落、元邪,你们要杀就杀,何必在这里侮辱一个废人呢?”

    “要杀就杀?元狄,你这个算盘打得也太美了吧?说,青柳门的人呢?”林碧落忽地摔了铜镜对元狄厉声呵斥道,元狄心惊肉跳的望着林碧落,久久说不出话来。“说啊!他们人呢?我想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应该不会在想怎么撒谎骗我吧?”林碧落冷笑一声,瞪了元狄一眼。

    元狄错愕一番后,忽地哈哈大笑道:“撒谎?你哪里值得我撒谎的?”元狄说完,嘴巴微动,林碧落见状,忙拿起桌上的磨砚,狠狠的往元狄的嘴上砸去,只听见“嘭”的一声响起,元狄惨叫一声,而后从他嘴里吐出了一口血沫,血沫里还混杂着又白又黑的东西。

    “哟,你还学着刺客的套路啊?”林碧落笑眯眯的对元狄问,元狄气急败坏的看着林碧落,他嘴巴漏风的说着话:“离皮路林碧落!哦又撒了你我要杀了你!”说完,他便察觉到自己说话的发音古怪,当下,他紧闭嘴巴,眼神恶狠狠的瞪着林碧落。

    “哟,我好怕啊,元狄,自杀算什么英雄好汉啊?你暗杀你弟弟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也有一天会死啊?”林碧落说着刺耳的话,元邪则有些为难的看着林碧落,他有些想劝说林碧落,可是却又不敢劝说。因为他知道林碧落的前世是怎么惨死的,他也知道自己的前世是死于元狄的阴谋。

    于是,三个人间古怪的气氛就由此产生了。

    “我问你,你到底说不说实话?”这时,林碧落停了刺耳的话,对元狄柔声问道,元狄仍死死的盯着林碧落,一声不吭的。林碧落见状,摸出了一枚很是耀眼的针:“我的仇,还是我自己来报比较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