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羽刺营1

    “小姐,你们怎么会这样?”黎夭鸾一脸紧张的跑到林碧落身边帮着林碧落扶起元邪,而后至的洪殇以及乌大哥见到如此境况后,则各自离开了逍游阁查探了一番。

    洪殇回来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逍游阁附近的所有守夜下人都昏迷了,而乌大哥回来时,手里居然拽着几条细长的绳子。林碧落恍恍惚惚间瞧清楚那几条细长的绳子后,吓了一跳,因为那几条细长的并不是绳子,而是五颜六色的花斑长蛇。

    “乌大哥,这几条蛇是怎么回事?”林碧落对乌大哥问,乌大哥答:“是在逍游阁的门槛下找到的,放蛇的人心思很是阴毒,即使小姐你踩不到这蛇,但只要院里的任何一个人踩到了它,只要被咬了,那么毒蛇的毒就会借由被咬者为散播者,对周围的人散播毒性,直至被咬者彻底被毒化毒害。”

    “怎么会有这么阴狠的人?”黎夭鸾大问一声,紧接着,她紧张兮兮的对乌大哥道:“那个……乌大哥,你要不再四处瞧瞧,还有没有这样的可怕东西了……”乌大哥点点头,化作一道雾消失了,林碧落瞧着那已经被乌大哥撕碎了的长蛇,心底一片波澜迭起。

    “这花斑叫嫪毐,因为其的毒性能借由人传播,与秦始皇母亲的男宠一样阴狠毒辣,所以得此名!”这时,元邪在林碧落发呆的时候对她说道,林碧落微怔一会,随即便眯起了眼:“嫪毐?看来羽刺营也踩了一脚了呀!”林碧落说着,眼睛看着元邪,元邪愣了愣,他实在是没想到,林碧落会知道羽刺营的事情。

    既然已经提到了这羽刺营,元邪就打算当着林碧落以及她的一干心腹说羽刺营的故事,可惜,被林碧落阻止了。因为,林碧落她打算自己说。

    原来,大魏开朝之初,正值多事之秋,先帝为了巩固皇权设立了一密司称为银刺,也就是羽刺营的前身。银刺所属皇帝亲自管辖,且处理的要务几乎都是暗杀与探听敌情,这一秘密,一直未曾被人发现。然而,再隐秘的事情,也有见天日的时候,何况是一个暗杀组织呢?

    这年,先帝在大魏皇权巩固后,将秘密训练的银刺重新排编与筛选,将不合格的直接杀了,在这样残酷的淘汰中,有一个名为雾狐的汉子因遭陷害而惨败,最终难逃死刑。或许是上天开眼吧,这个雾狐在被杀后,竟没逃过死劫,而且还被人救起,之后,坊间便传出了当今圣上的皇位来之不易,但此不易则全凭其阴险狡诈得来的。

    此言一起,一时惹得被圣上打压的诸王感到愤怒,各地暴起,流民与异族皆有暴动的迹象。为了以防万一,当时作为开国皇帝的圣帝,将一切怒火发泄在了银刺的所有刺卫身上,一怒之下,他将所有人处以拔舌酷刑,并丢入了油锅生生炸死。

    而后数百年,三任皇帝身边再无了可调用的秘密人手。

    然而,有一必有二,在本朝圣上元不笱接手魏朝前,他的父亲翻阅了自己父亲遗留的九王铭,他从其中的开篇发现了银刺这一神秘组织,一瞬间的时间,他对银刺这一神秘组织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趣。就这样,在多次的探索之后,他列出了一干刺客名单。

    可惜,他列出名单后不久,便遭遇了逼宫退位的变故,这件事情由此也成了其一生的遗憾。

    等宫廷巨变遭到压制和平叛后,接手玉印圣玺的本朝皇帝元不笱于自己父亲的暗室中发现了一串生涩的字符,在多番的追查后,他知道了字符是梵文,而其中的意思所指代的则是为皇权服务的组织。由此,元不笱还发现了自己父亲常读的书籍九王铭。

    因为这本书,元不笱发现了自己父亲的秘密,也因此,他发现了其中所暗藏的刺客名单。当一切都水落石出,当一切都有了眉目,元不笱兴致勃勃的开设一名为羽刺营的军营,然而,此羽刺营所招收的,皆是对尘俗的大是大非了无牵挂的草寇。

    此消息一出,武林中的败类们皆蠢蠢欲动。可惜,当他们前去羽刺营报名时,却皆遭神秘物体袭击,他们的死状皆可怖的厉害,一个一个的全是如抽干了血一般。而后数年,羽刺营仍是大力的招收人才,可惜他们总是有进无出、有去无还。

    多年后,一名神偷因为躲避墓底的尸虫而误闯了羽刺营,当他进入羽刺营后,就发现了其中的可怕与骇人,从正营直至副营,全是清一色的白果木盒,他打开了木盒瞧了以后,差点没吓死。因为木盒里头窜动着的不是别的,而是一条条色彩斑斓,形态各异的长蛇。

    那神偷见到这样的怪异后,吓得想起了自己闯入的地方是何处,他当场就尿了裤子,而后便逃离了羽刺营。也不知道当日羽刺营的看守是否太过松懈,还是他们故意放水,当神偷带着这个可怕的故事传遍整个皇城后,辟谣的文书便出来了:

    “近日羽刺营惨遭贼人洗劫,若有知情者,上报皆有重赏!”

    此文书出来后,那些听信了神偷说故事的市井百姓们皆动了拿赏的心思,然而,这神偷也不是一般的聪明。他知道文书的事情后,当夜就打算带着家当逃跑,可谁知这一跑,正好落进了羽刺营的手里。

    当他被押入羽刺营后,他直觉感到自己要死了,可是,想象中的死亡没有出现,反而还令他见到了当今圣上。元不笱将神偷的底细都查了个一清二楚,知道他祖上是靠掘墓发的家,于是,元不笱令他带着羽刺营的将士们前往新修的陵墓底下,教授他们机关术。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在神偷教授第三批羽刺营新人时,却因为误操作了蛇头机关,而惨遭蛇头机关喷出的毒烟熏脸,死于全身溃烂。此事在当时的羽刺营可谓轰动一时,更甚者还传言此乃圣上的意思,毕竟机关术早已传授彻底,留着神偷这样的大嘴巴迟早会坏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