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相府千金1

    “落落,快起来吧……落落……爸爸好想你……”是谁?是谁在耳边唤着?林碧落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她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仍是在安平王府内,在自己的逍游阁里。

    “刚刚的声音……像是……像是自己的父亲在喊……是现代……是现代的父亲在唤着我……”林碧落喃喃自语着,她望了眼窗外半明的天,心底闪过一阵忧伤:何时、何时才能回去?何时……何时才是个终点?想到这,林碧落又躺回到了床榻上,她身上此刻黏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可是她不想喊人来,不想换了衣服。

    林碧落再次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了,小桃喊了她数次都没有得到回应,此时她见到林碧落醒来,一脸担心的凑过去问:“小姐,你怎么样?奴婢喊了你好久了,你都没有醒来……”林碧落见状,摆摆手:“给我洗漱吧!”小桃点点头,端了热水到了林碧落跟前帮她梳妆。

    不多时,林碧落看见了铜镜里出现了一个梳着时下最流行最热门的流云髻的漂亮女孩,她有着鹅蛋的脸,双眼与之前相比越发的水灵,翘挺的鼻子泛着淡粉,双颊粉嫩粉嫩的,甚是诱人。“这……这是我自己吗?”林碧落心底惊讶的问着,她实在是太久没有见过自己的样子,多久了?大概从重生以后就没有见过了。

    每日的梳妆打扮全是小桃伺候着,林碧落很少会看镜子,今儿个这一看,林碧落不禁了得要飞起来,因为她看见了镜子里那嫩的能挤出水来的自己。“这简直是太完美了!”林碧落心底自恋的说着,她的神采飞扬,全然没了先前起床时的一副苦哈哈样。

    “小姐,今日要去哪里吗?”小桃帮林碧落拿了林碧落选好的衣服给她穿上后问,林碧落想了想答:“去一趟落华庄吧,有些日子没有见外祖母了。之前羽儿去军营,她们正好在皇寺里,今儿个去,也正好与她们提一提羽儿的事情,让她们少些担忧。”

    “好,奴婢这就去准备礼物!”小桃闻言,机灵的对林碧落答道,林碧落听见小桃的回答,满意之余还带着些感慨:“小桃啊,这个家除了羽儿外,就只剩你一个亲人了!”小桃听见林碧落的话,低声对林碧落喊了句,林碧落笑笑:“不过好在还有黎乱与纤纤,也算不得多寂寞。”

    说着,她笑了笑,而后快速的起身下了逍游阁。

    逍游阁下,一干丫鬟婆子们正手忙脚乱的端着东西,林碧落皱眉看了眼,对小桃问:“怎么回事?”小桃答:“早上乌大哥嘱咐我们做的,说是拿秋后藏艾煮水洗刷院子,除除晦气与污垢。”林碧落听见小桃说是乌大哥的嘱咐后,点了点头:“嗯,让她们慢慢来,不急,别累着自己!”

    小桃闻言,看着林碧落:“小姐,这好像不妥吧……咱们晚上还要回来用膳不是吗?”林碧落点了点小桃的额头:“你个蠢丫头,这个时候怎么没了精明的劲儿啦?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难道还要急腾腾的回来帮我物色菜式呀?”

    林碧落说着,又点了点小桃的眉心,小桃吐吐舌,一溜小跑到了众下人中间嘀咕几句。随后一干丫鬟婆子们都对着林碧落喊道:“多谢小姐宽慰!”林碧落笑笑,示意她们继续忙,而后看着一脸得意的小桃:“你个鬼灵精,又借她们来讨好我!你这借花献佛的本事不小嘛!”

    小桃闻言,乐呵呵的看着林碧落:“这不小姐教养的好嘛!”林碧落见状,作势要打,小桃一缩身:“小姐饶命啊!”林碧落本就没有要打小桃的意思,当下她便收了手。这时,一抹紫色的身影从逍游阁外飘进来,很快化作了人形,林碧落定睛一瞧,是黎夭鸾。

    “小姐!”黎夭鸾神秘兮兮的对林碧落道,林碧落了然的带着小桃与黎夭鸾往大厅走去。到了逍游阁的大厅后,黎夭鸾对林碧落行了一礼,而后说:“外头有个自称相府大小姐的蛮横女子吵着嚷着要你出去……她……她说话有些难听,奴婢……”

    林碧落见黎夭鸾如此犹豫,对事情的经过顿时有了些眉目,她对黎夭鸾道:“你别多虑了,且随我出去瞧一瞧!”黎夭鸾闻言,点了点头,与小桃一左一右的跟在林碧落身边往安平王府的大厅走去。

    可她们还没走到大厅,就听见了不远处吵吵嚷嚷的声音传来:“林碧落怎么还不来啊?你们的通传是传到九重天去了吗?还是去了地府呀?真是的,你们安平王府的家教怎生如此的差!”林碧落闻言,顿时停住了脚步,黎夭鸾见状,怯生生的对林碧落问:“小姐,要不奴婢去回绝了吧?”

    林碧落摆摆手:“不必了,即使逃得过这次,可是逃不过下一次,该来的总归要来,避不开的!”说着,她望了眼天,她道:“今儿个也没什么狂风暴雨啊,怎么来了个泼妇一样的人呢?”林碧落说着,便起身往大厅走去,前世的记忆一串串的袭来,记忆告诉她,这大厅里的女子,是个不好相与的角色。

    “怎么还不来啊?真是的,我可是丞相的千金,我如此诚意的来拜访,你们家那什么狗屁郡主这么拖延是什么意思啊?”越靠近大厅,那女子的恶言便越发的清晰,等林碧落彻底到了大厅的偏门时,女子那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声音也随之刺激着她的神经:

    “你们这帮狗奴才,别和我说什么好听的片面之词了,林碧落是看不起我是不是?居然敢让我堂堂丞相千金等着,真是的,滚啊!狗奴才!”

    林碧落听见这样的话,本踏入大门的脚忽地收住了,她脸色一转,奸笑一声对黎夭鸾道:“黎乱,你且去戏弄一番那丞相千金!”黎夭鸾得令后,也是一脸笑意的看着林碧落:“是,小姐!”说着,她便顺着林碧落的眼睛望向了大厅外檐上的某个大疙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