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相府千金3

    “宁小姐还真是有钱啊,居然跑来安平王府买丫鬟来了!”林碧落笑盈盈的踩着零碎的阳光进了屋,她一出场,整个大厅内就只剩下了众人的呼吸声。黎夭鸾见林碧落进屋,一闪身化作紫烟回到了林碧落身边,那被称作宁小姐的相府千金见状,两只眼睛都直了。

    林碧落瞧出了相府千金眼底的嫉妒和羡慕,她笑笑,对相府千金微微颔首:“这个丫鬟,多少钱我都不会卖的!”说完,她便牵着黎夭鸾的手往主位坐了下去。“你说不卖就不卖啊?你算什么东西?我告诉你,我回去和我爹说一声,让你们安平王府择日就遭殃!”相府千金狂妄的说着,说完,还不忘用鼻孔瞪一眼林碧落。

    林碧落见状,差点乐了,这相府千金怎么和现代的一些没素质的白领一模一样啊?当下,她便对相府千金问:“不知道宁雉小姐,你打算怎么和你父亲开口呀?是说我安平王府不愿意卖一个武功高强的奴婢给你呢?还是说我林碧落这郡主不给你面子呢?”

    林碧落话问完,被称作宁雉的相府千金便红了脸,随后整个人都发起了抖。林碧落看见她的反应,就知道她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系之复杂,问题之繁重。一瞬间的功夫,宁雉便唯唯诺诺、支支吾吾起来:“你……你有本事别拿郡主的身份来压我啊!你……你这算什么英雄好汉?”

    林碧落闻言,笑了:“宁小姐的话这就错了,我没本事用郡主的身份压你,这身份,可是太后她老人家赐的,若是你怪我仗着身份压你,那岂不是说明你是在怪责太后娘娘她?这个罪名可不轻呀,宁小姐这样的话在我这儿说说也就罢了,可别上赶着到处去乱说啊!”

    林碧落说完,不出意外的看见了宁雉脸色惨白,她心道:这样就吓到了?等着吧,还有你要受的的呢!想着,林碧落又补充道:“还有啊,宁小姐可别忘了,我林碧落与你一样,可都是女儿身,即使我仗着身份压制你,那也是女儿家,怎么能算英雄好汉呢?”

    这句话问完后,宁雉本揉着被叮咬疮口的手忽地一用力,她痛呼一声,随后颤巍巍的往后退了几步。“小姐……”她身边的丫鬟一脸担忧的喊了一声,可惜,宁雉却恶狠狠的瞪了眼那丫鬟,随后抽了那丫鬟一巴掌:“贱丫头,你这个没有娘的贱货!”

    说着,她又动手打了那丫鬟数巴,林碧落乍一听,当即就明白了宁雉在指桑骂槐,她冷笑着的对宁雉道:“宁小姐真是好兴致,在我跟前也敢恶言恶语,别忘了,这儿是安平王府,不是你宁府的半亩三分地!”说着,她示意黎夭鸾去阻止宁雉的行为。

    当宁雉被黎夭鸾制止住行为后,她转眼瞪向林碧落:“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抢走南逸王殿下就罢了,为什么还这么对我?为什么啊?你这个坏人!坏人!”林碧落乍一听,差点以为宁雉是自己的好姐妹,被自己横刀夺爱以后在向自己哭诉,可惜现实并非如此。

    只见林碧落咧嘴笑了笑:“我说宁小姐,你是不是傻了?南逸王殿下喜欢谁是他的自由,我一没招惹他,而没有勾引他,怎么的?你妒忌我有魅力不成?还是说,你因爱生恨来找我报仇来了?”林碧落话问完,再次看见了宁雉神色的改变。

    “你……你强词夺理!”宁雉语塞的望着林碧落说,林碧落笑笑,没理睬宁雉,宁雉见状,很是起劲道:“林碧落,你笑什么?怎么?我说的不对吗?明明是我与元邪哥哥最为般配,那些姐妹们也这么说的,可是……可是因为你……元邪哥哥都不理我了……我……我恨你……”

    宁雉说着说着,有些伤心的哭了起来,林碧落见状,心底有些烦躁:这个元邪,居然还有这么个烂摊子留给我,简直了!想到这,她看了眼宁雉:“元邪之前怎么理你了,你且说说看!”宁雉闻言,答:“哼,元邪刚刚以前可喜欢我了,他总是偷偷瞄我,被我发现以后还腼腆的笑呢!”

    林碧落闻言,一脸不信的看着宁雉:“还腼腆的笑?他大概是看别人吧!”宁雉听见林碧落说的话后,马上变了脸,她脸上本就有几个疮口,此时一变脸,整张脸都变得异常狰狞,看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厉害。林碧落瞧见了,只觉得见鬼了。

    “你胡说,你一定是嫉妒元邪哥哥喜欢我是不是?是不是?”宁雉嘶吼着,林碧落头疼的看着宁雉答:“你真是爱幻想,元邪他都怎么搭理你的,你可还记得?”宁雉想了想,不吱声了,林碧落见状,知晓她是想到了什么,当下,她也不拆穿宁雉。

    谁知,她不拆穿宁雉,宁雉倒是自己找死来了,只听见她大吼一声:“哦!原来是你,年前送我那玉脂膏企图毁我容的人!”说着,她不依不挠的对林碧落数落起来,有好几次黎夭鸾听得都要上前去点了宁雉的哑穴,可惜,却被林碧落给阻止了。

    “小姐,她这样的人,不给她教训,怎么行啊?”黎夭鸾对林碧落问,林碧落摇摇头:“她有用处,咱们不能动她。”林碧落说着,思绪已经飘到了入宫后的打算了,她看了眼喋喋不休的宁雉,心底甚是满意:有这样的草包在,不用白不用。

    “宁小姐,我明日就要入宫了,以后都不会与你抢元邪了,你可满意?”想到这,林碧落对宁雉问,宁雉身边的丫鬟听见林碧落的话,当下就察觉到不妥,想与宁雉细语。可惜,却被林碧落双眼的眼神所震慑,伸出去的手停滞在了空中。

    “真的吗?”宁雉闻言,喜滋滋的跑到了主位对林碧落问,林碧落见状有些嫌弃的看着她:“真的!”可她话刚说出口,外头就传来了一声慵懒却独特的嗓音:“不是真的,我可不会喜欢这样愚蠢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