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龙湮盒

    话音落下后,便见一抹雪白的身影进了大厅,众家丁见到来者后,慌忙跪地高呼:“拜见南逸王殿下!”而原本在林碧落跟前的宁雉,自打听见元邪的声音响起后,便屁颠屁颠的来到了大厅外等候,可惜,元邪并没有按规矩从大厅正门进来,他选了大厅的窗户进了屋。

    此时,她见到元邪进屋,忙迎上去:“元邪哥哥,你怎么来了?是知道我来找这小蹄子,你特意来找我的吗?哎呀,我这么丑,不能让你看见……我都被蜂子蛰了,好痛……”宁雉絮絮叨叨的拉着元邪的长衫说着,林碧落在一边幸灾乐祸般的看着。

    元邪对宁雉的话混杂着些许的不耐烦和反感,此时,他将长衫一扯,带动了宁雉一个踉跄。“元邪哥哥……元邪哥哥……”宁雉夸张的喊着,元邪皱眉:“拜托你宁小姐,我不喜欢你,你没必要这样死缠烂打吧?难道你打算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喜欢我?然后被我拒绝的故事吗?”

    宁雉闻言,一瞬间脸色惨白起来,林碧落在一边见了,对元邪的态度稍稍感到满意,但是转而她又一脸生无可恋。因为,她入宫后能用的工具被他活生生的给踹掉了。这不,宁雉见元邪这边没下文了,她转脸跑到林碧落跟前开始大骂起来,那架势,像是现代的广场舞大妈抢打篮球的场地,干劲十足。

    “林碧落,你个不要脸的,为什么啊?为什么他们都围着你转啊?为什么?”宁雉气呼呼的扬起手就打算往林碧落脸上招呼过去,可是,元邪的声音冷不丁的冒了出来:“宁雉你敢!”宁雉猛地刹住了车回头:“元邪哥哥,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情敌在我面前逍遥吗?”

    林碧落此时清了清嗓子:“这里是安平王府,你不喜欢,可以走,我没有强逼着你留在这里!”宁雉闻言,气急败坏道:“你们……你们会有报应的!”林碧落闻言,继续道:“这样的话我听过许多次了,你还是省一省吧!”其实她还有一句话没有说:说这样的话的人接下去都会很惨的!

    果不其然,就如林碧落心里想的那样,宁雉说完这一句话,气冲冲的往外走时,没跨过门槛,硬是霸气的摔飞到了大厅外。元邪见状,飞身前去接住了那宁雉,宁雉一脸激动和心有余悸,她看着元邪,对林碧落一脸得意的炫耀道:“林碧落,你看,元邪哥哥还是喜欢我的!”

    林碧落正打算反驳,却冷不丁的听见了元邪那傲气的讽刺:“真是不好意思,我爱的是落儿,我接你是不想因为你摔跤,而导致落儿以及安平王府受责难。劝你一句,以后要么不要出门,要么就学会走路以后再出门!”这句话一出,宁雉只觉得自己被狠狠打了一巴掌,她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元邪:“你……你……哼!”

    宁雉哑口无言一阵,随后冷哼一声,气冲冲的往外走。

    等她走后,屋内莫名的爆发出了一阵笑声,紧接着,便是小桃驱赶下人离开的声音。“慢着!”林碧落对众家丁道,那些家丁们登时就停住了脚步,只见他们回身对林碧落道:“小姐有何吩咐?”林碧落指了指先前看见的那个眼神锐利、人有精明的领头家丁道:“你留下,其他人退下!”

    那家丁很是乖顺的听命留下,而其他家丁则是一脸诧异和嫉妒的望着那家丁,林碧落瞧出了那些人眼底的一切思想,她想了想,对那家丁问:“你叫什么名字?”那家丁有些惶恐的回答:“小人没有姓,只有一个名,叫简。”林碧落闻言,想了想:“那我就给你赐姓,嗯,你就叫林简!”

    说完,她又对家丁道:“今日开始,升为一等家丁,到我逍游阁守门,记住了吗?”那被赐姓的林简听见林碧落赐姓时,已经很是激动和高兴了,此时又听见林碧落让他去逍游阁守门,当下便叩头对林碧落谢恩。林碧落将他的一切表现都放在了眼底,她笑了笑:“退下去吧,去库房领了新衣服就去逍游阁候着吧!”

    “是,奴才遵命!”林简冷静的回答道,林碧落很是满意林简的收敛和沉稳,她点点头:“去吧!”说完,林简便对林碧落以及元邪行礼,之后退了下去。

    等林简走后,林碧落笑嘻嘻看着一脸谨慎的元邪:“殿下,今日怎么来的这么及时啊?”元邪闻言,有些不满道:“若是晚一步,我怕你把我送给别人当夫君了!但好在赶得及时,让我有幸阻止你卖夫的行为,来,给我说说,为什么要把我让给那丑女!”

    元邪说着,也不顾这是大厅,也不理睬身边有羞红脸的小桃与一脸燥的黎夭鸾,他直接抱着林碧落撒起娇来。林碧落见状,无奈的笑笑:“还不是为了进宫做准备,我知道他们宁家在后宫里安插了数个妃嫔与美人,我想离心澜出嫁还有两个多月,我总得在后宫混到她出嫁吧?”

    元邪闻言,仍是不满:“我不是都为你安排好了吗?何必还自己准备啊?”林碧落闻言,摇摇头:“殿下你的安排我也会用,可是,我还是比较信任宁家安插的那些个人。”“为什么?”元邪闻言,松开了对林碧落的禁锢,林碧落起身道:“宁家安插进去的人会隔三差五带出好消息,你觉得她们是否有用?”

    元邪闻言,微眯双眼,不多时,他看着林碧落:“落儿,你还是没相信我三皇兄已经死了的事实!”林碧落听见元邪的话时,身子动了动,她笑笑:“不错,我的确还是没能相信,所以我一定要亲自验证!”元邪闻言,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用亲自验证了,昨日我回去后,连夜带人赶去十三里庄,发现餮血教的几个长老都死了。”

    林碧落闻言,大惊:“难道……难道元狄真的身亡了?”元邪答:“要不然呢?若不是教主死了,那些长老们何必自杀呢?”“居然还是自杀……”林碧落自言自语道,而后,她对元邪问:“那龙湮盒呢?龙湮盒可有找到?”元邪不解的看着林碧落:“什么龙湮盒?”

    林碧落见元邪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当下,她答:“龙湮盒就是餮血教的根本,是掌教的圣物!”元邪闻言,摇摇头:“没有,我搜遍了十三里庄,里头除了蛊物与兵器外,就只有火药了……”林碧落见状,心底莫名其妙的升起一股寒意与恐惧,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怪怪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