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小灵教

    “落儿,怎么了?怎么脸色这般难看?”元邪不经意间看了眼林碧落,却发现林碧落的脸色甚是难看,林碧落闻言后,抚了抚眉:“殿下,你再细细与我说一遍,那些火药都分布在何处。”元邪见状,点了点头答:“那些火药分别散在十三里庄的坤位、艮位以及离位上。”

    “三阀阵……”林碧落听见元邪说的答案后,喃喃自语道,元邪听见林碧落的碎语后,不禁张大了眼望着林碧落:“什么三阀阵?”林碧落望了眼元邪:“那十三里庄的全貌图可有?”元邪摇摇头:“不在这里,你要的话我给你去取来!”

    “不必了,你且和我说说十三里庄所处的位置是如何的吧!”林碧落眼眸一转,对元邪说。元邪见状,想了想答:“其坐落在一处山丘上,我了解过那山丘的前身,是百年前的坟地。十三里庄没设立牌坊,它的正门朝着阴处,六个偏门则朝着靠水的河池,对了,它还有一个隐门,开在了西边的三楼。”

    听着元邪细细的描述,林碧落的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元邪见状,担心不已。“落儿,你是想到了什么吗?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你明日就要入宫了,这……这样的状态实在不好啊……”元邪忧心忡忡的望着林碧落,林碧落整个人僵着身子持续了许久,而后才缓过了劲。

    “殿下,你被餮血教的假象给蒙骗了!”林碧落缓过劲后,便对元邪说了一句,元邪闻言,惊讶的差点忘了呼吸:“这不可能啊!”林碧落笑笑:“我也想不可能啊,可是,这是事实,无从更改的事实。”说着,林碧落接过小桃递来的清茶,小酌一口,而后继续道:“殿下应该听说过前朝小灵教的护龙一事吧?”

    林碧落话问完,就见到元邪神色突变:“好端端的提起这个做什么?”林碧落笑笑,答:“前朝小灵教护送前朝皇帝稚矩前往方台一寸山的时候,偶遇盗匪,他们用了计谋将一干护卫打死,而后打算劫走稚矩的财宝。可是,这事情最后竟发生了异变。”

    说到这,林碧落看了眼元邪,发现他此时有些心不在焉的,林碧落喊了元邪几声,元邪这才有些迟钝的望向她:“怎……怎么了落儿?”林碧落道:“这小灵教与你的外祖一家有关,你不愿意听我也无所谓,可是,你何必以这样的态度出现在我面前呢?”

    说完,林碧落变了脸色,元邪的脸色则更加难看起来。

    “落儿你听我说……”元邪急匆匆的想要解释,可惜,却被林碧落给打断了:“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元邪也会因为某件事情而敏感的不行,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林碧落说着,缓缓起身,她搀着小桃往大厅外走去。临走前,她还刻意回头对元邪道:“元邪,小灵教的教主如何护龙的,你且好好想一想,再对比对比餮血教,你自会明白一切。”

    说着,她便离开了。而元邪,则是呆呆的看着林碧落远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东西。“落儿……小灵教……餮血教……”元邪喃喃自语一番,随后飞身离开了安平王府。

    “小姐,小灵教是什么组织呀?”回逍游阁的路上,小桃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想了想答:“是一个忠君为主、说一不二的忠教组织,可惜,却因为他们的忠心侵害了奸臣乱党的私利,而被设计灭了门!”“那南逸王殿下他……他岂不是很……”小桃忽地的睁大了眼、提高了声对林碧落喊道,林碧落见状,忙捂住了小桃的嘴。

    “唔唔……唔唔……”小桃挣扎了一番后,林碧落放开了手让小桃呼吸,她对小桃叮嘱道:“你记住,这话可别瞎说,还有,他冤不冤什么的,也别和我讲。毕竟那是他祖先的事情,又不是他近亲的事情,他有必要那么的沮丧吗?我林碧落看上的人,怎么能那么感情用事呢?”

    林碧落说完,望了眼小桃,小桃此时几乎有些傻眼了,她实在是想不到自家的小姐如此的有抱负。虽说,这个抱负是关于未来夫婿的……“小姐,那小灵教是怎么逃过盗匪的截杀,保护了皇帝的呢?”小桃想来想去,总觉得有些心痒痒,于是她把自家想知道的事情对林碧落问了。

    林碧落望了眼小桃,随后答:“小灵教的教主变了文王八卦的三个位,使当时马车附近的方位变了方向,从而达到了隐身的目的。当然,这阵法的特殊之处还不是隐身,而是其能困住那些进入或闯入阵法的人。所以他将那些个盗匪困在了方阵里头差不多三天,最后由前来支援的方台府兵所击毙。据说,那些个盗匪死前,一个个的都是面容憔悴,像极了疯子。”

    “这么厉害啊?”小桃惊呼一声,林碧落见状,无声笑了。“那么小姐,你和殿下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你说餮血教与小灵教有关,难道小灵教后来变成了餮血教吗?”小桃惊讶过后,不禁好奇心起,她对林碧落发出了第三个疑问,林碧落见状,无奈的望了眼小桃,只见小桃一脸委屈道:“小姐,你就说嘛……”

    林碧落叹了口气答:“行,我告诉你!刚刚元邪所说的方位以及火药,实际是餮血教学了小灵教的手法,不过他们的本事不到家,又受十三里庄阴气所扰,所以变阵以后的禁制没有作用,元邪他们才不至于困在阵内。”“原来如此!”小桃再次惊呼,随后,她笑盈盈的望着林碧落:“小姐,你这是看了哪本书呀?能不能给我也看看?”

    林碧落望着小桃那一脸贱兮兮的样子,无语道:“我这可没看书,这都是我听黎乱说的!”林碧落搪塞敷衍着小桃,小桃闻言,噘着嘴一脸的失落。林碧落见状,打心底想笑:这小桃啊,真是不会藏脾气,这表情做的也是没谁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