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餮血残孽1

    “黎乱你……”林碧落很是动容的看着黎夭鸾,黎夭鸾对林碧落笑了笑:“小姐,奴婢读书不多,但是对于勾心斗角这样的事情,奴婢也算是个中高手,但在小姐面前,奴婢或许要甘拜下风的……”

    黎夭鸾的这一席话说出来后,林碧落听出了其话语中浓浓的夸赞,但是,她并不觉得快乐。反而,她还觉得头疼,自己之所以会这样的原因,大部分是为了自保与保护林铮羽。莫名其妙的,她鼻子一酸,眼眶很快就湿了,但是,泪水却在眼眶里打转。

    “小姐?小姐?”这时,黎夭鸾的声音传来,林碧落努力的平息了一番自己的心情,随后对黎夭鸾问:“怎么了?”黎夭鸾闻言,答:“小姐,这会儿去见南逸王殿下,会不会不凑巧啊?”林碧落听见黎夭鸾的问题后,心底也有些顾虑起来:“是啊,我先前刚叮嘱他去翻找餮血教的老巢,不知道……”

    想到这,林碧落对外头的车夫说:“老六,去,去十三里庄!”外头的车夫老六闻言,应了一声,随后林碧落便感受到了马车变换了方向。

    “小姐,你刚刚有仔细看纤纤所列上来的事件吗?”这时,黎夭鸾有些惶恐的望着林碧落问了一句,林碧落听见黎夭鸾的问题后,看了眼黎夭鸾:“怎么了?”黎夭鸾犹豫了一刻,紧接着答:“那上面有记着半月前发生的一桩事情,有关于冷宫的!”

    “哦?是什么事情?”林碧落看向黎夭鸾,黎夭鸾答:“贞帝三十年秋,冷宫莫名传出炮仗声,侍从入宫查之,惊现一焦黑小孔。”林碧落听后,一脸迷惑:“这有什么有意思的吗?”黎夭鸾答:“小姐,奴婢的话还没说尽!”林碧落点点头:“行,那你继续!”

    黎夭鸾微微颔首,继续道:“孔如狼毫笔杆,直穿过墙,射烂天观大圣金像。”听到这,林碧落猛然呆住了:“孔如狼毫笔杆,难道……难道是子弹?可这个时代不应该有子弹才是啊!难道……难道我的母亲杜佳在深宫里面不成?但是也不应该啊……”

    林碧落细细地想着,可惜,有很多的疑问她想不通。“黎乱,你和我提这件事是为了什么?”林碧落看向黎夭鸾,黎夭鸾这次没有犹豫,她直截了当的回答道:“这……和我去年在夜疃山遇见的一个神秘人有关系……”林碧落闻言,不禁好奇的厉害:“什么神秘人?”

    黎夭鸾答:“那个神秘人自称为民除害,他手中有一把极其厉害的暗器,能爆发出巨大的响声,而且其的暗器还能如刀剑一般,将人的脑子射穿,置人于死地。”林碧落听见黎夭鸾的陈述后,惊呆了,她看着黎夭鸾问:“那个人是女的吗?”

    黎夭鸾摇摇头:“不是,那个人是个男子,他没有什么厉害的术法,但是他手上的那把暗器却厉害的逆天,我即使身法了得,都很难靠近他一寸。”黎夭鸾说完,就看见林碧落一脸失落的样子,她忙问:“小姐,怎么了?”林碧落摇摇头:“没事没事。”而后,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不多时,林碧落对黎夭鸾问:“那个人使得暗器长什么样子,你有见过吗?”黎夭鸾闻言,想了想,随后比划道:“那个的暗器是可以用手握着的,他两只手都握着一个。喏,就是我现在重叠起来的双手形状!”说到后面,林碧落见到了黎夭鸾双手叠起、无名指与小指下勾,做出了手枪的形状。

    林碧落见到这一幕后,整个人处于惊讶的状态,她心道:“是枪!是手枪!可是,为什么不是母亲拿着呢?还有,那个人有两把手枪,难不成是和母亲一起穿越来的人吗?”想到这,林碧落不禁回忆起了在西苑里头自己母亲盒子里藏着的督察证,一瞬间,林碧落毛骨悚然起来。

    “如果母亲在21世纪是警察的话,那么,和她一起穿越而来的人就很有可能是她追捕的逃犯。”林碧落喃喃自语道,接着,她又继续私语:“若是逃犯,那么这就解释清楚了为什么母亲后来大量的收购火药,为什么要假死脱离安平王府,为什么要做赏金猎人了。”

    想到这,林碧落不禁担忧起来,这个时代与史书上记载的完全不一样,是自己从未经历的过的时代。而且,这个时代有许多的怪奇东西,比如自己在浅试的绝技毕生诀,比如乌大哥的雾隐身法,比如恢复了黎乱容貌的那块血炎石,比如元邪嘴里说的昆仑。

    “林落,你瞎想什么?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早些满级回到现代去,这小说里都这么写的,肯定是这样的!”林碧落在心底自我安慰了自己一把,随后,她瞪大了眼看着黎夭鸾:“黎乱,你确定那个与你交手的人是男人吗?”黎夭鸾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有些诧异,很快她摇摇头:“也不是很确定,我没看见他的脸,不过看他的身材与手段,是男人无疑。”

    听见黎夭鸾的话,林碧落不禁松了口气,她心道:“既然没看见真面目,那么一切都还不能随便下定论。”“黎乱,你提起冷宫发生的事情,难道是想说与你交手的人现在在宫中吗?”林碧落继续对黎夭鸾发问,黎夭鸾点了点头:“我是这么想的,不过我更想提醒小姐要注意安全!”

    林碧落闻言,笑了笑:“你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容易出意外的!”

    可谁知,林碧落这句话刚说完,一支冷箭就嗖的一下穿过了马车的侧窗帘幕,往她脸上招呼过来。“小姐当心!”黎夭鸾大喊一声,紧接着便企图徒手捉住那冷箭。可谁知,她并没有那个机会捉到那支箭。黎夭鸾眼见冷箭要穿过林碧落的眼,她大喊道:“小姐闪开,不要啊!”

    可惜,林碧落没有闪开,她反而还笑眯眯的看向黎夭鸾,对她安慰一句:“黎乱,慌什么?有什么好慌的?不要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