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餮血残孽2

    “小姐,快闪开啊!”黎夭鸾说着,整个人飞起,打算以身子挡住林碧落。可惜,她还没使出身法,就看见了那支飞向林碧落的冷箭在靠近林碧落额心就半个小指头那么近的位置,直直的炸开了,而后,一团粉末出现在了马车内。黎夭鸾见此,顿觉惊悚。

    “小……小姐,你……你没事吧?”黎夭鸾有些惊魂未定的看着林碧落问,林碧落摇摇头:“无碍,你如何?”黎夭鸾摇摇头:“奴婢……奴婢没事,只是觉得小姐你……”黎夭鸾话到嘴边,却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林碧落见状,笑了笑:“你是觉得我有些深不可测是吧?”

    黎夭鸾闻言,忙摇头:“不不不,小姐,奴婢只是觉着好奇,小姐你……你不是不会武功吗?”林碧落看了眼黎夭鸾,紧接着小声道:“不学些本事,怎么能活着?”说完,她忽地伸手对着马车顶就是一掌,只听见顶上响起一阵闷哼,随后,一个人面容枯槁的被林碧落扯了下来。

    “啊!”黎夭鸾见状,吓了一大跳,那个被林碧落以掌力生拽下来的人此时已经看不清他的真实年龄,他的一身皮肉犹如焉了的花,一点都没有精神气。“别惊,不过是死了个人,怕什么?”林碧落的话锋一转,对黎夭鸾道,黎夭鸾闻言,顿时定下了神:“是,小姐!”

    林碧落点点头,飞身出了马车:“不知道你们是哪路的朋友,竟然敢在官道上杀人!”只听见林碧落那银铃般的声音响起,黎夭鸾一个激灵,猛地钻出了马车。空旷的官道上什么人也没有,唯一有的还是一个死人,车夫老六。

    “小姐,你是察觉到了什么吗?”黎夭鸾看向林碧落,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觉得林碧落有些可怕起来。林碧落摇摇头:“你刚刚没看清那支冷箭吗?那是邪教的催魂怒,轻易不用的!”“这么说,难道邪教走投无路了不成?”黎夭鸾看向林碧落,林碧落摇摇头:“有可能,也没可能,但愿只是我多想了!”

    说着,林碧落摸出了一颗红色的铁球,往空中一抛。只见那铁球在空中转了一圈后,居然没有下坠,而是径直往更高的天空蹿去。黎夭鸾眼睁睁的看着那铁球在一定高度的空中炸开,而后铁球内散出了一团亮眼的黑雾。“小姐……这是要做什么?”黎夭鸾一脸不解的望着林碧落,林碧落在马车顶上坐着答:“在这里等人!”

    黎夭鸾点点头,当下再没了疑问。

    半柱香后,静坐在老六尸体旁的黎夭鸾忽地察觉到马车有轻微的震荡,她警惕的伏身于地听了听响动。然后,她一脸紧张的飞身上车顶对林碧落道:“小姐,不好了,有一大队的人马正朝着咱们这边赶来!”“是吗?那太好了!”林碧落闻言后,神色没有一丝起伏,她淡淡的答了一句后,继续闭眼打坐。

    不多时,那队人马就出现在了黎夭鸾的眼前。等黎夭鸾看清穿着金甲衣的领头人的样子后,她心底暗骂一句讨厌,而后对林碧落说:“小姐,是南逸王殿下!”原来,那领着一大批人马的金甲衣少年,竟然是元邪。林碧落听见黎夭鸾的禀报后,淡淡的应了一声,紧接着当着元邪以及一众将士的面,飞身到了地上。

    “殿下,你来的可真慢!”林碧落不满的看着元邪说,元邪苦笑一声:“落儿,我已经很努力的赶来了,你是不知道,十三里庄那些邪教徒,一个一个的很难应付,要不是你提醒我,我还真不知道他们狡兔三窟,换来换去又换回到了老巢里面!”

    “嗯,所以殿下的收获如何?”林碧落眯着眼看向元邪问,元邪一愣,紧接着亮了亮身后的囚车:“你瞧,邪教的六大长老和八大护教使全部在这里了!”林碧落闻言,顺着元邪的手势看过去,随后她笑了笑:“殿下是否还有漏网之鱼没有捕呢?”

    说着,她忽地大吼了一声:“甭躲了,既然有本事来暗杀我,那你就别想着悄悄的溜走!”话刚说完,林碧落便伸手拔下发间的琉璃什锦簪往马车底部丢去,只听见三声惨叫,而后,众人看见了马车底下竟然钻出了三个蒙面的汉子。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领头的胖汉子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笑而不答,元邪见状,想在林碧落面前表现一番,当下他便对那些汉子凶道:“好大的胆子,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在官道上横行霸道!”那些汉子们正要开口,却忽地听见身后囚车里有个老头子大喝:“你们快走,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快走,去鸠宅,去鸠宅!”

    那些汉子们乍一听见那老头子的喝声,三个人都愣了愣,随后,他们便作势要走。可惜,林碧落在这时突然开了口:“去鸠宅找元狄吗?还是说去找你们的教主大尊烈心?”老头子与那三个汉子闻言,都愣住了,林碧落见到他们的神色后一脸的满意:“看来我猜的没错啊!”

    说着,她缓缓的摸出了一块小巧的木色铜牌:“你们的教主已经死在我的手里了,你们自己看看,这是什么!”林碧落举高了牌子给众人看,囚车里的一干人等见状,忙下跪高呼:“拜见教主!”而那三个汉子见了,则是一脸的狐疑与愤怒:“你这贱人,果真是你下的手,呵……”

    林碧落笑笑,她瞄见了那三个蒙面汉子眼底露出的侥幸,当下她就对那三个汉子问道:“贱人?到底你们贱一些还是我贱一些呢?你们奉了你们主子的命来暗杀我,这说明了元狄没有死对吧?”元邪听见林碧落的话,大惊失色:“没死?三皇兄没有死?”

    “你……你胡说什么?我们主子明明就已经死了!”这时,三个汉子中较瘦小的一个忽地吼了一句,紧接着,他便住了嘴。林碧落望了眼那家伙,发现他眼底露出了惊慌与失措,她笑了笑,心底更加肯定了元狄没有身亡的猜想。“你们主子怎么死的?”林碧落眼眸转了转,对那三个汉子问了一声,那三个汉子面面相觑许久,而后答:

    “我家主子死的可惨了,面目全非的,全身都烧焦了,好惨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