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狡猾者之死1

    “那你们说吧!”林碧落意味不明的望了眼那俩汉子,只见他们踟蹰一会,胖汉子正要开口,地上忽地传来了瞎眼的乔计怒喝:“你们两个叛徒,贪生怕死,你们居然出卖主子!”胖汉子闻言,一脚踹向乔计:“滚你个阉狗,这儿哪有你个阴阳人说话的份?”

    “咳咳……呕……你……你们……”乔计被踹了一脚后,整个人撞上了身后的树,紧接着,他嘴里喷出了口浓血。“你们到底说不说?别想着拖延时间!”林碧落忽地侧目瞪向了胖瘦汉子,那俩汉子闻言,忙答:“大小姐息怒,大小姐息怒!”

    说着,胖汉子用手肘顶了顶高瘦汉子,示意他说,高瘦汉子点点头,便上前对林碧落道:“大小姐,我们主子现在就躲在西山之上,你是不知道,西山上多豺狼虎豹,但是就因为这个,我家主子才会将真正的餮血教总坛设在上头。你们若是不信,大可去看看!”

    高瘦汉子说完,胖汉子一脸谦卑笑意的看着林碧落:“大小姐,你看我们都把话交代了,你看……你看我们是不是能走了?”“走?去哪里?”林碧落不解的看着俩汉子问,那俩汉子顿时傻了眼,紧接着,他们反应过来:“林碧落,你耍诈!”

    林碧落笑笑:“我耍什么诈了?”高瘦汉子气急败坏道:“你说会放我们走的!”“我何时有说过?”林碧落装作惊讶看着那俩汉子问,那俩汉子登时就呆住了,不久,他们异口同声道:“你……你说不会让我们做鬼的!”当下,一众围剿的士兵都笑了。

    而林碧落则笑的直不起腰来:“是啊,这话我说过。”“那你为什么不放我们兄弟俩离开?”胖汉子怒视望向林碧落,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身子毛骨悚然的厉害。“为什么?因为我没有说放你们走啊!我只是答应你们不然你们死,我可没答应放了你们!”林碧落好整以暇的看着那俩汉子,那俩汉子闻言,登时面如死灰。

    “我杀了你!”只见胖汉子怒意迭生,他扬手对着林碧落就飞出了一根银刺,“小姐当心!”黎夭鸾大喝一声,紧接着她施掌对着那银刺就是一击,只见那银刺受到一击后竟迅速调转反击了那胖汉子。那胖汉子的反应也迅速,他见银刺倒流,忙快速挪身,然而这一挪身,暴露了他的弱点。

    “攻他右脚!”林碧落悄声对黎夭鸾道,黎夭鸾点点头,闪身躲到了一边。而林碧落则是笑盈盈的看着面前的俩汉子:“都是阶下囚了还这么嚣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那俩汉子也算是好汉,他们愤起杀了数名士兵后,红着眼瞪着林碧落:“你别得意,我家主子好了一定会我们报仇的!”

    林碧落听见他们自我安慰般的威胁,眯着眼问:“那你们主子现在呢?他派你们来,是想阻挡我们的脚步,好让他好生的休养吧?”问完,林碧落又动了动手指:“你们自己想一想,你们主子的目的是什么,他若是真会为你们报仇,那你们就放着胆子来杀吧!”

    林碧落说完,笑嘻嘻的补充了一句:“反正你们的路就只有一条了!”

    那俩汉子遭到林碧落的质问,面色已然发生了巨变,此时又听见林碧落如此说,登时他们双双跪下,对林碧落磕了三个头:“大小姐,姑奶奶,你……你放我们一条生路吧!”林碧落望着跪地的俩汉子,有一股莫名的情绪在她心底酝酿着,她笑了笑:“好啊!”

    “落儿,这样不好……”元邪见林碧落答应的如此爽快,有些忧心的在后头提醒了林碧落一番,林碧落回身看了眼元邪:“别担心,没事的!”说完,她对元邪眨了眨眼,元邪见状,松开了手:“那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说着,他大喊一声:“众将士听令,打道回府!”

    说完,他便上了马打算离开。“诶大小姐,你……你不跟着殿下离开吗?”这时,一直缩在一边的南宫万英闪身来到林碧落身边问,林碧落瞅了他一眼:“怎么?南宫大人打算回去了不成?”南宫万英冷不丁的被林碧落看了眼,而后他身子抽抽般的抖了抖:“不敢……不敢”

    说完,他便退了下去。

    “殿下慢走!”这时,林碧落一脸笑意的回身对元邪说道,元邪点点头:“一切小心,实在不行……杀!”元邪说完,长呼一声:“驾!”然后便带着一干将士连同囚车里的餮血教长老们离开了。“殿下慢走!”林碧落在他们离开前又喊了一句,元邪意味不明的回头对林碧落笑了笑,林碧落见状,也回以一个笑容。

    “小姐,你和殿下怎么了?”这会儿,黎夭鸾多事的对林碧落问了句,林碧落瞅了眼黎夭鸾:“怎么?主子的事情你也要管?”“奴婢不敢!”黎夭鸾闻言,诧异林碧落的转变,心道:小姐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殿下不愿意陪着她生气了?

    想到这,黎夭鸾抬眼打算看看林碧落,谁知却对上了林碧落那双幽黑深邃的眸子,黎夭鸾霎时忘了要做什么,而此时,林碧落的声音却冷不丁的响起:“黎乱,该做什么、该想什么、该看什么,我想我不用再教你了吧?”黎夭鸾闻言,通体发寒,紧接着,她点点头:“是,奴婢会安分守己的!”

    说完,黎夭鸾便退到了南宫万英的身边,只见南宫万英一脸笑的对黎夭鸾问:“你家小姐是怎么了?今儿个气压这么低。”黎夭鸾白了眼南宫万英:“南宫大人还是甭多管闲事了,我记得之前是谁说不打算修炼的,哟,今儿个怎么又乖巧听话的求着我家小姐要修炼的法门?”

    南宫万英听见黎夭鸾的话后,登时气恼的不行,他望着黎夭鸾道:“你……你……你……”黎夭鸾见他一连说了三个你却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当下她笑盈盈的望着南宫万英:“怎么?我怎么了?”南宫万英见她笑盈盈的样子,当下便垂头丧气道:“你好样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