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狡猾者之死2

    “你这丫头,嘴可真厉害!”南宫万英垂头丧气的嘀咕一声,黎夭鸾闻言,笑着反驳道:“彼此彼此!”南宫万英听见黎夭鸾的话后,差点没背过气去。

    就在这时,在他们眼前的林碧落忽地对那俩汉子道:“现在你们可以说说了,你们的主子到底在哪里!”林碧落话刚说完,就见那俩汉子神色骤变:“大小姐你在说什么?我们听不懂啊!”林碧落笑盈盈的望着那俩汉子:“听不懂,那你们死了是不是就懂了?”

    话音刚落,那俩汉子还没作出惊恐与害怕的反应,他们的脖子就被一道紫色的烟雾所钳制住了。“咳咳……饶……饶命啊!”那俩汉子艰难的喊着,而林碧落则是看着他们:“怎么样?说是不说?”那俩汉子艰难的点点头,而后撕裂的喊道:“说……我们说!”

    之后,他们的脖子就被松开,而后,一抹紫色的烟雾蹿向了林碧落的身后。

    “诶,你怎么知道你家小姐要你去做事情的?”黎夭鸾回到林碧落身后以后,南宫万英一脸诚心的对她问道,黎夭鸾不耐烦的摆摆手:“你好烦啊!”南宫万英一脸无语的看着她:“你不说就算了,何必说我烦呢我这么的安静,怎么会烦人呢?”

    南宫万英说完,还自恋的碰了碰头发,紧接着,黎夭鸾就干呕了几下。“喂,你要不要这么打我脸啊?我怎么你了啊?你要摆出这样的动作?”南宫万英见状,登时气急败坏的对黎夭鸾问,黎夭鸾无奈的摊摊手:“你一个大男人,花枝招展的做什么呢?瞧瞧你这穿的啥玩意儿?紫气的像个娘炮!”

    南宫万英闻言,整个人都怔住了,过了半晌,他抬起幽怨的脸:“娘炮?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娘炮的威力!”话说完,他便企图靠近黎夭鸾,然而黎夭鸾是什么人啊,她怎么可能会那么没有警惕心呢?只见她一个后退,提前远离了南宫万英,南宫万英见状,死命凑近。

    就在他与黎夭鸾只一掌之遥的时候,黎夭鸾正打算给南宫万英一巴掌尝尝鲜时,却见南宫万英猛地将自己的衣服扯开,露出了傲人的胸肌:“哼!我有锻炼的,我有完美的身材,哼!我可是大男人!大男人!”南宫万英说完,猛地将衣服合上,随后闪身回到林碧落身后。

    而黎夭鸾则在看见南宫万英做出那下流的动作以后,便惊呆了,许久,她才回过神,她暗骂一句后,飞身揪起南宫万英的耳朵就甩了一巴掌:“色狼!”南宫万英一脸错愕的望着黎夭鸾:“你……你做什么打我?”黎夭鸾见南宫万英惹了祸还一脸无辜,她当下又给南宫万英甩了几巴掌,随后,她大骂一声:“你这色中饿鬼,该死!”

    南宫万英听见黎夭鸾这么骂自己,当下他不干了:“你什么意思?我是色中饿鬼,那你是什么?你是色中饥女吗?不是你骂我先的吗?我证明我是大男人有错吗?”南宫万英说完,委屈的瞪着黎夭鸾,黎夭鸾见状,差点又要暴起去教训南宫万英。

    “喂,你们俩在后头做什么呢?”这时,林碧落回头对身后的俩人问道,南宫万英与黎夭鸾登时化身好朋友道:“没事没事,小姐你继续!”林碧落见状,一脸莫名其妙道:“神经兮兮的,也不知道做什么!”说完,她也不顾身后二人变换重重的脸,继续对眼前的俩汉子问话起来。

    “大小姐,小的真的不知道主子在哪里……若不是你说主子被你杀了,我们也不知道他死了……我们……我们一直以为他们在宅子里养病……我们……唉……”胖汉子一脸诚恳的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见状,若有所思,紧接着她问:“那你们之前与我所说的西山岂不是都是假的?”

    “当然是假的,西山哪有什么豺狼虎豹,那些家伙早就被寒尸给腐蚀了。年初的时候闹寒尸,就是我们所为寒尸被灭以后,西山上的豺狼虎豹也一并消失了,就因为这样,总坛被迁往十三里庄,谁知道……谁知道眨眼间十三里庄也保不住了……”高瘦汉子一脸失落的说着,说完,他还无力般的跪了下拉。

    胖汉子见状,忙跟着高瘦汉子下跪,他对林碧落磕头道:“大小姐,我们知道就这么多,你……你放过我们吧!”林碧落闻言,冷笑一声:“放?我都没问完你们就说结束了,你们是要早点死是吧?”林碧落的话一出口,那俩汉子顿时捣蒜般叩着头:“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林碧落见状,问:“我问你们,灵玉神泉假扮姑子还尘的人是你们派出的吗?”俩汉子面面相觑对视一番,而后答:“那家伙是个没落贵族的后人,他……他去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林碧落听见他们的回答后,登时甩出一掌打在他们身上:“那我杀了你们,也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饶命啊,饶命啊!”俩汉子听见林碧落的话后,慌得直叩头,硬生生的将官道的地面磕出了一道裂缝。林碧落见状,扬手道:“那我表姐李婧呢?是谁下达的命令去威胁她?”俩汉子闻言,忙答:“是主子,是主子的意思,他说只要控制好李婧这颗棋子,你就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即使没有天下,也要拥有你!”

    林碧落冷不丁听见俩汉子的回答,一瞬间的功夫,她愣住了:“即使没有天下也要拥有我?呵呵,元狄,我还真不知道我的魅力有这么大呢!”林碧落冷笑一声,紧接着,她又问:“那金氏呢?是谁暗杀了她?”俩汉子听到这个问题时,两个人的身子瞬间就僵住了。

    林碧落看出了端倪,她不动声色的重复了一遍问题,而后,就听见高瘦汉子答:“也是主子,主子说没了金氏,安平王府自有浩劫……”“你撒谎!”这时,林碧落大喝一声,本打算附和高瘦汉子的胖汉子乍一听见林碧落的怒喝,整个人就是抱头伏首,而高瘦汉子则是一脸呆滞。

    “小人……小人没有撒……撒谎啊……”高瘦汉子有些不确定的说着,林碧落瞧着他那样子,冷哼一声:“别在我跟前玩把戏,也别想着骗我!”说完,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俩汉子:“你们是打算老老实实的说完离开呢?还是半哄半骗的编完,就地掘坟墓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