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 狡猾者之死3

    “我们……我们老实说……老实说吧……”只见林碧落说完,那俩汉子便旁若无人的商量了一句,林碧落见状,好整以暇的笑道:“这就对了嘛!好了,你们俩谁先说啊?”林碧落笑盈盈的望着那俩汉子,那俩汉子呆滞的看着林碧落的笑,而后分别指着对方:“他!”

    林碧落见到二人如此的反应,当下眯着眼睛笑道:“你们是在逗我玩吗?”那俩汉子闻言,摇摇头:“小人不敢!”林碧落见状,又问:“那你们这是做什么?”俩汉子眸中忽地闪过一丝怪异的光,而后,林碧落听见了他们道:“我们……我们……”

    那俩汉子说着说着,声音轻了下去,林碧落疑惑的望着他们,慢慢的凑近,她的手此时背在身后打了个圈。“你们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林碧落将耳朵靠近他们后说,那俩汉子低声道:“我们……我们……”然而声音仍旧很小,林碧落闻言,恼了:“你们能说的再轻一点吗?”

    “小姐饶命啊,我们的喉咙刚刚受了伤,现在发不了多大的声音。”胖汉子脸上划过半丝狡黠的阴笑对林碧落求饶,林碧落发现了,但是却没有指出。她看着高瘦汉子的脸,却发现高瘦汉子的鼻梁上满是细密的汗,似是很热。林碧落见状,想了想,看了看天,今儿个风凉气爽,当下,林碧落的眼眸便划过一丝了然。

    “那我再凑近一些,你们说大声些!”林碧落说着,便将整个脑袋凑了过去,只听俩汉子异口同声道:“我们……我们要杀了你!”话音刚落,林碧落便灵巧的一个跃起,飞到了俩汉子身后,那胖汉子见状,忙将握着出鞘匕首的右手捅向林碧落。

    可惜,他拿着匕首的右手伸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因为,他的右胳膊被黎夭鸾的掌刀直直的给劈断了。“啊!”只听见胖汉子惨叫一声,地面上、树上、黎夭鸾的身上、手上,满是胖汉子的血。而在距离林碧落半步之遥的地上,正静静躺着一只断臂,他紧握匕首的手掌此刻还有着神经反应,在动着。

    “我的手……我的手……”胖汉子痛呼惨叫着,这声音将昏迷多时的乔计吵醒了。“我跟你们拼了!”只听见那挂着俩眼珠的乔计大喝一声,他双手伸入怀里摸出一大把的青色粉末,对着半空就是一撒。“你们都随我去地府见阎罗大帝真君吧!”乔计咧嘴笑着,疯疯癫癫的。

    “小姐当心!”黎夭鸾一把扯过林碧落,使她避免了遭到青色粉末的侵蚀。林碧落到达安全地界后,只听见一声慵懒的声音传来:“这儿还不安全,都撤!”而后,林碧落来不及回头就被人抱住了腰飞了起来。等她来到了距离原先呆着的官道十里外后,她这才闷闷的拍下了放在她腰间的手:“元邪,好放开了吧?这便宜吃的可过瘾?”

    原来,是元邪来了。

    只见元邪爽朗的笑了笑,而后甩了一甩长袍:“落儿,你总是这样!”林碧落不语,她回身看了看不远处的官道,此刻那儿发着一股股青绿色的大烟,而黎夭鸾与南宫万英则慌不择路的在半空中飞出。等她们来到了自己跟前,林碧落忙问:“怎么样?你们没事吧?那粉末是什么东西?”

    林碧落连问三个问题,黎夭鸾喘着粗气回答了两个:“里面一团糟糕,我们没有事……呼呼……呼呼……差点就憋死了!”而南宫万英则是顺过气后,对林碧落答:“那粉末是化尸十八霜,是北川邪术,厉害的紧,你自己瞧瞧我这肉,你就知道有多厉害了!”

    南宫万英说着,将左手伸出,只见他左手手背血肉模糊,上头还爬着几条奋力动着的蛆虫。林碧落看了眼南宫万英的手后,只觉得心惊胆战的厉害:“这……这么狠啊?”南宫万英收起自己的手用力的一甩,几条白色蛆虫瞬间飞起。而后,南宫万英右手施力,打算将左手手背上的蛆虫拍死,可惜他动作刚做出,就被黎夭鸾阻止了。

    “你别动!”黎夭鸾握着南宫万英的右手说,南宫万英不解的看着黎夭鸾,黎夭鸾笑笑:“这样做你会把你的手废掉的!”说着,她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小瓶子,而后她将瓶中液体倒在南宫万英的手背,不多时,一股黑烟迭起,随后,黎夭鸾眼疾手快的以指甲戳入了南宫万英的手背烂肉里。

    “啊!好痛!你谋杀啊!”南宫万英吃痛道,他瞪大了眼看着黎夭鸾,黎夭鸾笑笑,没有吭声。只见她用力的在烂肉里一挑,紧接着,一挑巨细巨长的青色长虫竟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众人大骇之余,却见黎夭鸾嘴里忽地吐出一根细针,只见她猛地一吹,那条青虫就直接被细针带飞,戳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

    “流溢山的置死求生疗法果然名不虚传!”只听见元邪轻呼一声,黎夭鸾谦虚的笑笑,对南宫万英道:“喏,用金疮药敷一敷吧,很快就会好的,没事了!”说着,她便挺着腰道:“我的腰好酸啊!”她故作轻松的伸了个懒腰,却看见元邪仍在看着她,她有些失措的看着元邪:“殿下,不知道有什么事要与黎乱说吗?”

    元邪闻言,笑问:“不知道弱水山庄的人,怎么会懂流溢山的疗法呢?”黎夭鸾错愕一番,紧接着,她看向林碧落。林碧落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她,黎夭鸾无奈的叹了口气:“也罢!”说着,她便施展了一套拳法,只见她变拳为掌从右脚内穿过,而后从脚底伸出手时,又变掌为拳,而后,她猛地对着远处轻轻一击,远处竟轰的炸起。

    “好拳法!”元邪拍手道,他看着黎夭鸾:“没想到流溢山李友明居然还有后人!”说着,他笑盈盈的看着黎夭鸾:“我说的不错吧?”黎夭鸾点点头:“不错,殿下所说不假!”说完,她便退到了林碧落身后,一声不吭起来。

    而林碧落则是看着元邪与黎夭鸾你说我唱半天,然后在什么都不明白的情况下看着黎夭鸾退到自己身后。当下,她好奇心起:“黎乱,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