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半尸人1

    “小姐……奴婢……奴婢其实是……”黎夭鸾正支支吾吾的要告诉林碧落真相,这时,不远处官道上忽地传来了多声惨叫阻挠了黎夭鸾说话。林碧落闻言后,心思又忽地放到了官道那几个人身上,她对元邪问:“殿下,能救出那几个人吗?”

    元邪一脸不解的看着林碧落:“落儿,那几个可是三皇兄的死士,不可能给咱有用的消息的!”林碧落闻言,眉头皱了皱,她嘴半张,似是有话要说,但是最终却却闭上了。许久,官道上的惨叫声渐渐的轻了,而后,一股子黑烟从那边冒出来,黎夭鸾轻唤了林碧落一声:“小姐,可以去瞧瞧了!”

    林碧落点点头,搀着黎夭鸾往官道上走去,还没靠近,就有一股子刺鼻的腥臭腐烂的味道传来,不时的还伴着屎尿的新鲜气。等几个人靠近以后,除了林碧落与元邪以及黎夭鸾外,南宫万英以及元邪身后的几名亲随皆是捂嘴转身干呕起来。

    “呕……这是什么东西啊?这……这……这什么什么霜的有这么毒吗?居然把人的屎尿都给化出来了!”南宫万英干呕一阵,张嘴问道,林碧落瞥了眼南宫万英,摇摇头低语:“真是没见过世面,也不知道是怎么声名远震的!简直像个小女子似得!”

    说完,她瞄了眼元邪:“殿下,这仨人都死了,这条道该怎么走啊?”元邪眯着眼对林碧落笑笑,林碧落有些惊讶的看着元邪,随后迅速拉着黎夭鸾闪到了一边。黎夭鸾冷不丁被林碧落一拽,有些震惊和疑惑,可惜,她来不及做出任何疑问的反应,就看见了一双沾满了血污秽物的手改了方向,往林碧落和自己的方向攻来。

    “我要杀了你这妖女才能安心去死!”只听见一声如地狱传来的声音响起,而后,黎夭鸾及时的拉着林碧落往下蹲:“小姐,你快走!”说着,她一个后空翻以鞋对掌踢的那手的主人一个踉跄。而与此同时,林碧落也顺利的翻滚了身子出现在了元邪身边。

    “落儿你没事吧?”元邪紧张的对林碧落问,林碧落摇摇头:“没事,这……是怎么回事?”林碧落犹豫了一阵,对元邪问,元邪摇摇头:“我看不懂,明明他们仨都中了化尸十八霜,怎么会活着一个呢?”林碧落翻了个白眼看着元邪:“喂,我在问你问题,你倒好,居然问起我来了,我要是知道答案,还用得着问你吗?”

    元邪干笑一声:“嘿嘿落儿,我这不是缓解一下气氛吗?你都不知道,刚刚我都紧张死了!”元邪说着,居然化身小狼狗一般的家伙对林碧落低眉顺目起来,这一行为不仅令他身后的亲随看的惊住了,连同干呕不止的南宫万英都一时看的忘了干呕。

    “这还是咱们那个冷面冷颜、说一不二的主子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亲随甲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对亲随乙问道,亲随乙使劲的揉揉眼,紧接着捏了一把亲随甲的手臂,亲随甲吃痛的低吼怒视着亲随乙:“你干什么?”亲随乙见到亲随甲的反应后,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嗯,看你的样子,是真的,不是做梦!”

    亲随甲闻言,只想狂呕一口血,就地倒下。

    “元邪,你注意一下你的形象!”这时,林碧落听见了身后的闲言碎语,她紧张的将自己那被元邪紧紧抓住的胳膊从他手里抽出来,可惜,她怎么都抽不出来。最终,她怒视着元邪:“我说元邪,无赖也没有你这么无情无义的啊!现在我的婢女在这儿拼死拼活,你倒好,不帮我就算了,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婢女死了吗?”

    元邪见状,知道林碧落恼了,他很是干脆的放开林碧落的胳膊,而后说:“我这就去帮她!”说完,他就打算飞身往黎夭鸾所在的地方跃去,可惜,他的动作做了一半,忽地停住了:“落儿,你看……出大事了!”元邪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把软剑,林碧落这时也看见了对面的情况,她神色不安的看着元邪:“小心点!”

    元邪点点头:“放心吧!”说完,他便飞身向前。

    而令元邪停住身形的原因则是因为就在他和林碧落瞎侃的时候,黎夭鸾所在的位置,多了一个对手,也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也是死于化尸十八霜的仨人中的其中一个。“吼吼!”只听见那两个人猛地大吼了几声,元邪刚靠近就被其吼得乐了:“怎么?我来了你这么欢迎啊?这么想死么?”

    他话问完,就挥动了手中的软剑,只见银白色的细剑在元邪的挥动下逐渐的变长,他在原地转了一个圈,随后飞在了半空。只见他舞着软剑,如螺旋机一般朝着那俩怪物冲去,那俩怪物见此,忙往后退去。林碧落在后头见到这一景象,暗道:这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还是怪物?

    想到这,林碧落忽地想起了黎夭鸾为南宫万英祛毒时挑出来的那条青虫,林碧落想了想那虫子的模样,不禁毛骨悚然起来:从复活到现在,我就先后遇上了多次的巫蛊之术,我记得苗族和云南等地的人皆是用蛊的高手,难不成这次的化尸十八霜也是蛊术来着?

    可惜,林碧落没能那么幸运的相通这一切,就听见元邪对林碧落喊道:“落儿,当心!”林碧落一惊,都来不及抬头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人就被抱起飞上了树,等她反应过来后,看见南宫万英正搂着自己,她不假思索的就给了南宫万英一巴掌:“色鬼!”

    南宫万英委屈的看着林碧落:“我……我是救你啊……我可是在救你啊!”林碧落对此话理都不理:“救我为什么一直搂着我的腰?”南宫万英闻言,顿时无话可说,他心道:我能说是因为空间太小,我手没地方放才放你腰上的吗?

    南宫万英想了想,忙摇摇头,他心道:若是这么告诉她,保不准又会挨上一巴掌,真是的,今天怎么这么倒霉,都挨了两次打了!南宫万英想到这,急忙带着林碧落飞往安全的地带,等她放下林碧落后,对林碧落说:“这次可没搂你腰了,你别打我了!”

    话音刚落,南宫万英就再次挨了林碧落一巴掌,南宫万英霎时露出了惊愕与不解,他问:“你……这次为什么打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