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联手1

    “落儿,我们该走了!”申时不到的时候,元邪的马车来了,元邪对抱着黎夭鸾坐在一边青石板上的林碧落喊了一声,林碧落有些迷茫的看着元邪:“怎么?”元邪重复了一番自己的话,林碧落闻言,缓缓起身,因为蹲着坐了很久,她双腿有些麻,一个不小心,她整个人就与黎夭鸾一起往后摔去。

    “落儿!”元邪发现林碧落异常的时候,已经林碧落阻止她后倾的动作,他勉强的一拉,硬是将黎夭鸾给扯了起来。而林碧落则是在后倾的一瞬间做出了一个本能的反应,在避免了要害受伤的前提下,她整个人以手掌接触了地面,摔在了地上。

    “嗞……”林碧落落地后便抽了一口冷气,因为痛苦。她伸手看了看自己本白皙光滑的手掌此刻已然受损,肮脏的泥土与青石板附近蔓延生长出来的青苔皆在伤口创面上呈现。莫名其妙的,林碧落见到这一幕,很是想哭。“落……落儿……”元邪低声喊了林碧落一句,林碧落缓缓抬头看了眼元邪,一脸忧郁。

    “小姐……小姐……”黎夭鸾体力不支的对林碧落喊着,林碧落终究还是冷不下心来不搭理黎夭鸾,毕竟她是为了自己而受的重伤。“我没事,黎乱,你好好休息!”说着,她起身拍了拍身子的尘土,紧接着从元邪手中接过了黎夭鸾:“走,我扶你上马车!”

    黎夭鸾虚弱的笑了笑:“小姐,开心点,餮血教……他们亡了!”林碧落冷不丁听见黎夭鸾的话,一刹那间,她整个人觉得天地都动摇了起来:“是啊,餮血教亡了,再也没有牵挂的了!”林碧落慢吞吞的说着,一个字一个字说的令身后的元邪有些难忍。

    “不对,还有人没有得到惩罚,还有……还有……”林碧落絮絮叨叨的说着,她扶着黎夭鸾进了马车后,她死死的看着元邪:“元狄他还没有死,他没有死!”元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能一个劲的点着头,安慰林碧落他会尽力派人搜寻元狄的踪迹,毕竟皇帝元不笱也正在寻找元狄的下落。

    “元邪,往你最不可能想到,最让你忽视的地方去找,记住了,去你最容易忽略的地方!”林碧落放下一句话,随后便放下了马车的幕帘,短暂的与外界停止了接触。元邪在原地呆愣了许久,他思考了一阵,对赶着马车来的梁仇细语一句,梁仇眼珠转了转,脸色难看的望着元邪:“殿下,这……是不是会惹怒那位啊?”

    “叫你去你就去,怒了更好,谁让他藏着掖着这么多年,暗里偷偷摸摸的又溜进去。”元邪不满的说着,紧接着他看了眼林碧落所在的那朴素的马车,他道:“我只是不愿意看着她难过,所以想早些将罪魁祸首找出来罢了,况且你也知道的,当初的那桩事情,十有,就是那阴险小人所做!”

    梁仇听着元邪说话,看着元邪那副怜爱及忧心忡忡的脸,神色一变再变,很快,他对元邪道:“属下领命,还请殿下无需忧心!”说完,他对元邪叮嘱一声:“殿下,身子要紧,切莫伤了身子!”元邪斜眼看了看梁仇:“怎么?那位又给了你什么任务了?”

    梁仇一愣,紧接着低垂着脑袋对元邪回答道:“回殿下,那边传来口谕,要奴才看好殿下,莫伤了和安郡主的心……那边好似很重视和安郡主……”“哼!重视吗?还是厌恶呢?”元邪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随后眼睛往远处那耸立在高高城墙后的雄伟金殿望去:“怕是那老太婆心里过意不去了吧!”

    “殿下……”梁仇还想说些什么,可惜,却被元邪的一侧目给看的说不出话来,过了很久,林碧落掀开马车的侧帘,不耐烦的对发愣的元邪问了一句什么时候走后,元邪这才醒过神来,一脸笑意的安慰着林碧落,紧接着示意梁仇赶着马车前往安平王府。

    “殿下,你呢?你不一起来吗?”梁仇疑惑的望着元邪,元邪淡淡笑了笑,而后手臂揽住一旁站着的南宫万英的肩膀:“我还有事儿要和南宫大人好好聊一聊呢!是吧?南宫大人!”元邪说着,便一脸笑意的看着南宫万英,那笑意里暗藏各种意思,南宫万英一眼就看出了元邪的意图,他干笑一声,而后点点头:“对……对!”

    其实,他心里此刻是在这么想的:什么嘛!留我在这里做什么?害我错过了对大小姐示好,害我错过了向大小姐表示诚意,万一大小姐为此生气怎么办?万一大小姐不给我修炼的秘诀怎么办?万一大小姐一怒之下不理我了怎么办?万一……算了,看在你是大小姐喜欢的人份上,我就姑且听你一次吧!

    其实,南宫万英是对元邪的身份有所忌讳,要不然照他钦天监司的身份,他何必怕这么个被皇帝老子迁出皇宫的皇子呢?毕竟他也是侵染权利多年,多少耳闻过皇帝老子对元邪无形的宠爱与包庇,所以这一次其实更多的是南宫万英想借此与元邪打好关系罢了。

    “那属下这就走了!”梁仇见状,对元邪抱拳行礼,随后便长呼一声:“驾!”离开了官道。

    “我说殿下,你……你留我在这儿是要说什么吗?”南宫万英一脸紧张的望着元邪,元邪直直的盯着南宫万英:“你说元狄会在哪里呢?”南宫万英一愣,随后摇摇头:“下官已有数月不曾见过三皇子出现在宫里,怎么?三皇子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南宫万英明知故问、多此一举的问了一句,元邪怀疑的目光霎时就落在了他身上,只听元邪幽幽一问:“父皇近日多次召见你,难道你不知道皇兄出了什么事情吗?”说罢,元邪目光缓缓一转,直直的落在了南宫万英的眼睛上,四目交接,一瞬间的功夫,南宫万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殿下恕罪,殿下恕罪,下官不过是为了避免有心人的陷害。你也是知道的,钦天监如今早已声名狼藉,前任钦天监监司因为与后宫同气连枝,被皇上乱棍打死,之后,我们钦天监一直就被朝中文官们弹劾与拿说,我……我也是没办法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