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联手2

    “南宫大人起来说话吧,这样跪着,不怕有心人利用你对我下手吗?”元邪其实对南宫万英的状况心知肚明,此刻他轻飘飘的一句话,愣是将南宫万英给折腾起了身。“殿……殿下……真……真的会被有心人做文章吗?”南宫万英担忧的四处望了望,元邪见状,冷哼一声:“你这胆小的样子不会装的吧?”

    问完,元邪看见了南宫万英一脸错愕的脸,而后他马上解释道:“我听过落儿说起你与玉妃所做的好事情,好在你后来收了手,而且几次三番的帮助落儿,要不然……哼哼……”“殿下切莫这么说,下官当时不过是想为家姐报仇,毕竟血浓于水,可是当我得知了家姐所做的坏事后,我就收了手,毕竟不能牵连无辜……”南宫万英一脸诚挚的说着,元邪望着他,又是重重的哼了一声:

    “你这话倒是说的漂亮,如果不是落儿送你那把神兵,你觉得你会收手吗?我觉得你是不会的,你八成会与落儿斗个你死我活才肯罢休!再说了,你如果肯收手,那么早就收手了,何必在玉妃又一次联络你时还会派出隐卫去埋伏落儿呢?”

    此言一出,南宫万英的脸直接就红了,傍晚的风吹过他的鬓发与眉梢,吹得他一脸热腾腾的,虽然已是深秋,可是这晚风仍是热的很,莫名其妙间,南宫万英心虚的不能再虚了。“殿下我……我……”南宫万英支支吾吾了半天,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元邪见了,笑了笑:“罢了,反正我是看出来了,你对落儿的心思,不一般!”

    南宫万英闻言,神色顺变万千,他直直的瞪着元邪:“殿下你……你查我?”元邪挑了挑眉:“嗯哼?我这是听见了什么话?”南宫万英见状,忙低眉顺目道:“殿下,不知道下官有什么值得殿下担心的,你……你……”元邪闻言,拍了拍南宫万英的肩膀:“你没什么危险到我的地方,但是为了能合作愉快,我不得不查一查你!”

    “合作?”南宫万英瞪大了眼睛望着元邪,元邪笑笑:“而今朝中有多少的叛党与忠党,大人你分得清吗?”南宫万英皱了皱眉望着元邪:“朝中还有叛党?”元邪听见南宫万英那疑惑的问题,瞬间觉得被雷劈了一般:“感情你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两耳不闻天下事啊?”

    南宫万英忙摆手:“不不不,殿下你误会了,下官的意思是下官不知道朝中有叛党,但是忠党下官还是知道的,就如靖远王元奇、淮南王元仲、丘伊王元庆,他们都是各属地的藩王,也是皇上的手足,他们都是忠实的武将与臣子啊!”

    “你错了!”元邪闻言,冷冷的说了一句,紧接着,他继续道:“元奇为人狡诈多疑,当年助我父皇登基前曾有半年的时间未搭理过我父皇的求援,这些年来,他时不时的以进贡为名安插了数名暗刺入宫,皆是为了探听我父皇的计划,以及随时刺杀我父皇!”

    “这怎么可能?当年我下山前遇见靖远王的时候,他明明是那么的忠心,那么的正直,怎么可能会是如殿下所说的那般不堪呢?”南宫万英急着辩驳,他当年下山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靖远王甚是热情的帮衬自己、提拔自己、给自己指路……往事如烟,碎片万千,眨眼间,一切都变了。

    “你错了,他当年不过是要利用你,只是你背后的势力他得罪不起,所以他收手了,所以才会有他推荐你来皇城的一切。”元邪点出了其中的关键,南宫万英闻言,霎时全身无力的厉害:“是啊,我都忘了,殿下你是调查过我全部的,怎么可能会漏掉调查靖远王呢?”

    说着,他耷拉着脑袋望着元邪:“所以说,殿下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元邪眨眨眼对南宫万英道:“我不打算怎么办,我只是希望你能与我联手,将这些叛党赶入绝境,让他们失去他们该失去的,顺便将他们不该拥有的也掠夺回来!那苍苍荒北,可是还有很多灾民流离失所呢!”

    元邪说完,目光深邃起来,南宫万英一时看不透元邪眼底暗藏的波涛汹涌,一时之间,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殿下……我觉得,对付叛党,其实可以悄悄地,不必……”南宫万英犹豫一番后,对元邪道,元邪眯眼看着南宫万英:“悄悄?怎么?咱们联手还不算悄悄吗?”

    南宫万英瞬间哑然,他看着元邪:“不是的,殿下,我的意思是……是……”“行了,我懂你的意思,你是想说其实可以不必二人联手是吧?”元邪眯着眼望着南宫万英,南宫万英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元邪看透了,他咽了口吐沫:“其实……其实合作比较好……嘿嘿……嘿嘿……”

    南宫万英干笑几声,就听见元邪冷飕飕道:“没事,大人不愿意合作也没事,我无所谓,反正,到时候被拖累了,大人也不必哭诉!”南宫万英闻言,瞬间就感到了一阵寒意:“什么拖累?殿下,什么拖累?”元邪眨眨眼,怪异的笑笑:“你觉得呢?”

    南宫万英没听明白元邪的话,他眨巴着眼望着元邪:“殿下,请你说个明白!”元邪答:“靖远王已经以你的名义联络了你背后的剑门余党,你觉得,这算是拖累,还是造反,抑或是起义?”“什……什么?”南宫万英身子一软,险些跌倒,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元邪:“剑门余党……岂不是……岂不是是……”

    “是,是他们,是你偷偷收在冷宫里帮其保命续命的人!”元邪狠狠的戳破了南宫万英,南宫万英见状,整个人都是一抖,而后倒退数步,只见他扶着树干,一脸惨白的可怕:“怎么可能?我明明让他带着师兄弟们离开中原的,我明明让他们去华山的……我……我……师尊,弟子不孝啊!”

    南宫万英说着说着,猛地对天长啸一声,一瞬间,四周尘土飞扬、一阵大风刮起,而南宫万英的眼角也含着几滴泪水,若隐若现、晶莹剔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