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联手3

    “别吼了,你现在吼什么也没有用了,你当年下山时就不该把这玩意儿送给元奇!”元邪冷飕飕的说了一声,紧接着,向南宫万英丢了一小物件,南宫万英冷不丁的接过元邪丢来的东西后,惊呆了。

    只见那透着寒光的小物件上刻着硕大的字体:“剑”,南宫万英有些悔意和歉疚的看着那小物件道:“殿下,这万剑令,本是我报答靖远王的一番心意,谁知道……呵呵……真是造化弄人!”说完,他又期待般的看着元邪:“殿下,既然这万剑令都在你手上了,那么他们……他们在哪里?他们是不是被你救了?”

    元邪冷哼一声:“谁想救他们?是落儿嘱咐的,要我看紧你搭救的人,要不然,我会那么没事干与一群叛党结党营私啊?”元邪说完,不禁暗自佩服林碧落的聪慧与先知,原来,早在林碧落遇刺后不久,她便暗地里派出了数名探子前去追踪南宫万英的消息,之后的地牢对持以及相赠神兵都是她的计划。

    一直到黎夭鸾说出冷宫里的秘密,林碧落这才着手调查里头的人,等到一切都揭晓以后,林碧落便嘱咐了元邪前去营救。因为林碧落知道前世的一切发展,即使元狄能倒台,但是该发生的事情,总归是要发生的。当然,她能制止这一切的发生,她就必须得制止,毕竟像南宫万英这样能干的人才,无论对她还是元邪,都是有用的!

    “是……是郡主?”南宫万英吃惊的望着元邪,元邪点点头:“她倒是担心你担心的紧,我半月前就救下了你的师兄弟,不过他们现在不在皇城,而是在边塞。”“什么?怎么会在边塞?”南宫万英紧张的看着元邪问,元邪笑笑:“是落儿的意思,她说边塞地势恶劣,靖远王再怎么样也不会浪费兵力去寻找。”

    “郡主果然高见,果然高见!”南宫万英一脸欣赏的说着,脸色竟突兀的呈现了一抹笑意,元邪见状,心里很是不爽,他直截了当道:“再怎么高见也不干你什么事儿吧?你别露出那样的表情来,别污秽了我落儿的美好形象!”元邪气呼呼的说着,但实际上,他乐滋滋的,毕竟他家的落儿也很是受欢迎啊!

    虽然说,对他而言那些人都是情敌。

    “话说回来,殿下,你说的那些叛党,他们都在密谋什么呀?”南宫万英不解的看着元邪,元邪答:“先不提叛党,先说说忠诚,你觉得朝野中,谁最忠心?”南宫万英想了想,答:“是丞相大人吧?”元邪闻言,似是在他预料中,他无奈的笑笑:“看来这宁弱是留不得了!”

    “什么?殿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南宫万英不解的看着元邪问,元邪指了指暮色答:“你看这天是什么颜色的?”南宫万英看了看答:“火烧云,红白紫黄都有!”说完,他猛地怔住了,许久,他才看着元邪,试探性的问:“殿下,你的意思我好像明白了,你是想说丞相他有千面,是不是?”

    元邪有些诧异于南宫万英的反应,他看着南宫万英问:“你怎么猜出来的?”南宫万英答:“是我亲眼见过丞相大人的千面!”元邪点点头:“是御前那次吧?”南宫万英闻言,对元邪露出了一个惊异的神情,元邪笑笑:“你别像见鬼一样看着我,我能知道,是因为只有那次,他露出了狐狸尾巴!”

    “狐狸尾巴?”南宫万英问,元邪点点头:“是,宁弱他通敌卖国,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怎么会?前阵子在北疆战场上,咱们不是还打了胜仗了吗?”南宫万英一脸狐疑的看着元邪,元邪哭笑不得:“你别这么看着我,我这是有证据的!”

    元邪说着,摸出了一信封递给了南宫万英,南宫万英接过一看,登时变了脸:“这……这是通敌书……”元邪点点头:“这还是前一天截得,之前的几封甚是离谱,还有你说的胜仗,你知道这次派出了多少将士、死伤了多少将士吗?”

    南宫万英摇摇头表示不知,元邪叹了口气,一脸我就知道的看着南宫万英答:“一共死伤了二十万,北疆派出的将士只有区区十八万,而我方最初派出的将士有二十五万!”“什么?这……这太可恶了!”南宫万英恶狠狠的说着,手上的动作不自觉的加重了很多。

    “喂喂喂你注意点,别把信给毁了,你这么做,我可是有理由相信你是在帮着叛国贼销毁罪证的!”元邪奸笑着望向南宫万英,南宫万英一紧张,忙将手松开,可惜,他的动作太快,只听见“嗞啦”一声,信封被扯烂了,而信纸则完好无损。

    “哎呀!怎么办?我犯大事了!”南宫万英一脸紧张的说着,元邪见状,有些想打人了,他对南宫万英挥了挥拳头:“你再神经兮兮的,我就让你变得更神经一些!”南宫万英闻言,赶忙住了嘴,他将残碎的信封与信纸一并归还给了元邪,元邪当着他的面撕了:“这没什么用处,都是些琐事,无关紧要!”

    南宫万英吃惊之余,转念一想:“那你刚刚还恐吓我?”元邪邪魅一笑:“不吓唬吓唬你,我心里怪痒的!”南宫万英闻言,当下便扶额,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元邪:“南逸王殿下你……你……”“我什么?”元邪对南宫万英问道,南宫万英有气无力的答:“你还真如传说的那样,恶俗恶劣!”

    元邪:“……你听谁说的?”南宫万英答:“和安郡主!”元邪听见南宫万英的回答后,还愣了一会儿,过了许久,他才想起了和安是谁的封号,当下,他不自己的笑笑:“落儿在哪里和你说的?”南宫万英答:“大小姐是在地牢里说的!”

    元邪闻言,心底乐滋滋的:我就说嘛,落儿在那么关键的时候,怎么可能不想我!可惜,他想的根本不是真实的,南宫万英说的也不是准确的,林碧落当时不过是随口嘀咕了一声,最后要不是黎夭鸾与乌大哥,南宫万英也不会被打趴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