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联手4

    “落儿还和你说什么?你快与我说说!”元邪思前想后许久,对南宫万英问了一声,南宫万英冷不丁听见元邪的问话,当下他便打着哈哈道:“也没说什么,就是说你鬼点子一大堆,一定能对付我的什么的!”元邪闻言,忽地有些落寞起来,原来落儿是这么看待自己的……

    可惜,元邪是谁啊,他可是打不死的巨人,怎么可能会因为南宫万英这一通瞎扯淡就对林碧落失去了信心呢?“落儿,我对你的心可是真的!”当下,元邪坚定的说了一句,吓得南宫万英一个激灵,差点跌倒。而与此同时,在回府路上的林碧落则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

    她此时的状态已然好了很多,她看看沉睡过去的黎夭鸾,而后自言自语道:“难不成刚刚着凉了?不应该啊,不应该着凉才是啊!算了,不胡思乱想了!”说到这,林碧落脖子一歪,便斜靠着闭上了眼。而马车外的梁仇则是悄悄在心底记下了林碧落的状况和言语,他絮叨道:也不知道殿下怎么想的,干什么要我记录郡主的言行啊……

    这厢梁仇在嘀咕,另一厢的元邪则是打了个寒颤,而后拉着南宫万英问:“喂,怎么样?要不要和我联手啊?”南宫万英一副胆小鬼的样子看着元邪:“联手?怎么个联手法?我只是个钦天监司,你说我该怎么做?或者,我该怎么帮你?”

    元邪闻言,笑眯眯的说:“你这么问,那我就当你是答应了,怎么联手这件事情先摆在后头说,咱们先来谈一谈那几个叛党的处理方式!”“叛党?处理?这干我什么事情啊?”南宫万英一脸惆怅的看着元邪,元邪笑笑:“当然与你有干系了,因为我打算让你的师兄弟们去处理!”

    “什么?不行!不许!”南宫万英闻言后便是神色大变,他激动的叫喊着,而后还一副小孩样的对元邪做了个吐舌的表情。元邪对此感到有些反感,他对南宫万英道:“你知不知道藐视皇族子弟,是要掉脑袋的?”南宫万英闻言,本还打算翻白眼的动作忽地停住了,他说:“那请问殿下,我该怎么做?”

    元邪笑笑:“南宫大人你就放宽心吧,你的师兄弟们,我是不会让他们走上死路的!”“殿下,拜托了!”南宫万英意味不明的对元邪说道,他眼底的祈祷和期待和希望一并出现在了元邪的眼中,元邪点点头:“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南宫万英了然的笑笑:“但愿他们能顺利完成才好!”“这么信不过你的师兄弟们?”元邪瞥了眼南宫万英,南宫万英摇摇头:“他们都是一介武夫,都空有抱负与理想,可是他们没有脑子,不会变通,缺少城府,所以他们才会那么容易被靖远王利用了!”

    元邪闻言,忽地震惊了,他看着眼前的南宫万英,心底不禁有些佩服这个男人,原来他什么都想明白了,只不过他没有表露,与不愿意表露。他或许才是更适合去领着他师兄弟们处理叛党的最佳人选!元邪在心底默默的说了一句,可惜,除了默语外,元邪再无其他的言语。

    “殿下,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当问不当问。”这时,南宫万英忽地对元邪说道,元邪眨眨眼:“你问吧!”南宫万英见状,对元邪道:“不知道此事以后,能否还我张家一个清白?”元邪闻言,眼底浮光一片,暗沉了许久后,他点了点头:“可以!”

    话说完,他趁着南宫万英还没兴奋起来,又添了一句:“不过你必须得准备好一切的证据!”南宫万英闻言,点点头:“我一定会准备妥当的!”元邪见状,也不再说话,他看着南宫万英道:“先帝所犯的错,我父皇没有纠正,所以,我会来纠正,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帮你洗刷你张氏一门的清白!”

    南宫万英闻言,原本还喜笑颜开的神色变得幽暗起来,他点点头,对元邪道:“多谢你了,南逸王殿下!”“没事!”元邪淡淡说了一句,而后便没了话。

    很久以后,当日头逐渐的消失了,南宫万英这才对元邪道:“殿下,这些尸体怎么办?”元邪闻言,这才想起不远处还躺着三具形状狰狞、血腥可怖的残尸碎片,他想了想,掏出了一瓶子:“直接化了他们,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说着,他便将瓶中液体倒出,往那些残碎的肢体上洒去,只见一股青烟升起,那些碎肢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南宫万英见状,贼笑一声:“殿下这是在帮着大小姐泄私愤吧?”元邪手一顿,而后脸不红心不跳的将瓶子收起,接着他白了眼南宫万英:“就你神机妙算!”

    南宫万英听见元邪这褒贬不明的话语,笑道:“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元邪别过脸看着南宫万英:“我说,你怎么这么八卦?还有,听落儿说你很本事啊,为什么刚刚你一声不吭的?还躲躲闪闪?要我说,即使你受了伤,但是也不至于这样吧?”南宫万英闻言,有些糟心的看了眼元邪:“还不是你媳妇害的!”

    元邪见状,煞有兴趣的看着南宫万英:“怎么说?”南宫万英答:“自从落败在一个武艺全无的丫头手里后,我就颓废了,你是不知道,有时候我遇见和大小姐有些相似的人,我都会怕的腿发软。还好后来这弱点克服了,可是,今日大小姐的气场实在太厉害了,我……我被压制的施展不了武艺……”

    元邪闻言,很是坏心的哈哈大笑一阵,紧接着,他对南宫万英道:“你这话说出去,别人或许不信,但是我信!”说完,元邪又很是恶趣味的补了几句,紧接着他哈哈大笑了许久许久,直到南宫万英受不了策马离开,元邪这才上马紧跟上南宫万英:“诶你别走啊,让我多乐呵一阵啊!”

    “殿下,笑莺楼有很多头牌值得你笑,殿下还是去那里找乐子吧!”南宫万英冷不丁的堵了元邪一句,元邪闻言,脸色惊变:“你居然也知道我以前的风流事儿!”南宫万英笑笑:“殿下要怪,还是怪陛下去吧!”元邪闻言,冷笑一声:“我两个都怪行不行?”南宫万英:“……随你!”

    说完,南宫万英快速驱动马匹,往前奔去。

    而与此同时,在回府的路上,清醒过来的黎夭鸾对林碧落说:“小姐,奴婢跟着你,其实都是为了复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