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 身世1

    “我知道!”马车内,林碧落清冷的声音低沉的发了出来,黎夭鸾虚弱又紧张的神情却忽然放松了下去:“咳咳……我就说……我就说小姐怎么可能察觉不出来……咳咳……咳咳……”

    “黎乱,你别多想,我早就察觉到你的不同凡响。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总能感受到一股子压抑的苦痛,你虽然不声不响的守护着我,但是我知道,你其实是最痛苦的。你有仇不能报,有冤不能吐,那种滋味,我明白!”林碧落扶着黎夭鸾躺下后,轻轻的说道,黎夭鸾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林碧落,神色里带着一丝的波澜。

    “小姐,我……我是流溢山上的罪臣之女,你……你不怕吗?”黎夭鸾紧盯着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笑笑:“怕?我还从来不知道我会怕,罪臣之女又如何?有我在,你流溢山的冤屈,我来洗!”“可是小姐,奴婢刺杀过你……”黎夭鸾旧事重提,眼神里莫名的展露了一股忧伤,林碧落闻言,怔了怔:“没有的事!”

    黎夭鸾见状,双目通红,挣扎着起身打算给林碧落磕头,林碧落见此,神色莫名凝重起来:“黎乱,你要是再敢乱动,休怪我不再理你!”黎夭鸾闻言,本动作的身子霎时便滞住了,她眼底露出浓浓的感谢:“小姐,你的大恩大德,奴婢会用一生来还的!”

    “呸呸呸,什么一生啊?别乱说了,等你老了,我就把你嫁出去,换笔银子!”林碧落开玩笑道,黎夭鸾闻言笑笑:“只怕到那时,奴婢可卖不了好价钱了!”“所以啊,你要早点嫁人!”林碧落忽地认真起来,黎夭鸾一愣,随后林碧落抚了抚黎夭鸾的碎发:“你的父母亲一定也这么想的,其实,他们最想看见的不是你洗刷了流溢山的冤屈。”

    黎夭鸾含泪点点头:“我知道的,母亲临死前曾告诫我一定不要为他们报仇,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可是我……我放不下,流溢山一族三百号人,浩浩荡荡的排满了一整条朝圣的山路,血流成河的样子、血淋淋的山间……我……我怎么可能忘了?”

    “是谁屠的山?”林碧落听着听着,忽地对这样的惨状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的熟悉,她问了黎夭鸾一句,黎夭鸾缓缓答:“当今丞相宁弱与下落不明的皇子元狄!”林碧落听见黎夭鸾的回答后,整个人就是一怔,紧接着,她望着黎夭鸾:“黎乱,那日的谣言是你散的?”

    黎夭鸾一脸心虚的看着林碧落,犹豫一阵后,她答:“是,是我做的,我的目的很简单,骗来宁弱入府,伺机引诱杀之!”“你这个蠢丫头!”林碧落闻言,原本看透真相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怒意忽地消失了,她有些心疼眼前这个相处了并不算久的反水丫头。

    “小姐此言何意?”黎夭鸾不解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笑了笑:“宁弱是什么人你难道没了解清楚吗?若是真能为谣言而动怒,若他真会为了随随便便的谣言而上门兴师问罪,那么他这个丞相之位或许就要易主了!”“小姐的意思是?”黎夭鸾隐隐想到了答案,可是她并不肯定,她问了林碧落一句,林碧落有些无奈的看了眼黎夭鸾答:

    “其实那一切都是宁弱自己搞的鬼,你的插手不仅帮了他一个大忙,就连他本来的目的和收益也因此大大的扩增了,你懂么?”

    “那小姐还与王爷说那些解决之法……”黎夭鸾听后忽地想起了那日以后城中所发生的一系列琐事,之后,她神色骤变。“我与父亲所说的那些法子,不过是对症下药,那些法子是能获得宁弱青眼相看的,而且,那法子要除掉的还是他的死对头,你觉得这些法子会没有用处吗?”林碧落缓缓的说着,说完,还问了黎夭鸾一句。

    黎夭鸾霎时就噤了声,过了很久很久,她才缓缓点了点头:“是奴婢想得不够深远,奴婢有罪!”“有个毛罪!”林碧落有些不耐烦的吼了一声,黎夭鸾吓了一跳,而后她就听见林碧落说:“你的初衷总归是好的,那宁弱与我安平王府也是多有摩擦,可惜了……你当时没与我说……”

    “当时?小姐……小姐难道也想除了宁弱不成?”黎夭鸾有些期待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点点头:“除了他,元狄或许才会彻底没了后路,照你刚刚所说,只怕这些年来城中发生的一系列大事,都与宁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林碧落说完,目光忽地迷茫起来。

    元狄失踪,下落不明,眼前自己又即将入宫,答应了黎乱报仇,不知道该如何进行。自己的一桩大事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那小人龚铭与林碧媛已经回了临安,特别是那龚铭,此生他只怕会生不如死的活着了而那林碧媛,临走前的那些真言现在想想,拙劣的厉害。

    至于最大的仇敌元狄,他到底怎么样了、他在哪里、是否有图谋、是否已然身死……这一切的一切都太重要了,入宫以后肯定危机四伏,作为一个被眷顾的女子,在后宫里一定会很艰难……

    林碧落想到这,心思忽地一展,她笑道:“我们还是先入宫再说吧!”黎夭鸾点点头:“小姐,一入宫门深似海,你可想好了?”林碧落笑笑:“有什么想不想的,我又不是去给皇帝老子当妃子,我不过是去陪伴心澜出嫁,至于她能不能出嫁,这可由不得我了!”

    说到这,林碧落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她莫名的感到有些心虚起来。而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又对黎夭鸾问:“你那日去那古怪的宅子,可有见到蒋妃?”黎夭鸾摇摇头:“奴婢未曾得见,那宅中阴森可怖,四处都布满了雷火机关,还有小姐你说的那方阵摆着,我们进去转了一圈后,差点迷路。”

    “看来蒋妃已然遭到不测,若是元狄还活着,那么蒋妃之死一定会被他拿来做文章!”林碧落目光深邃的说着,而后她又对黎夭鸾问:“你那流溢山是怎么被灭门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