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身世2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五年前的春天,流溢山刚刚向皇帝进贡了一批南銮真石,皇帝陛下当时还下令要重赏我们流溢山一族的族人。可是,这事情却在皇帝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就变了……”黎夭鸾听见林碧落的问题后,想了想,然后说道。

    “怎么变了呢?”林碧落不解的看着黎夭鸾,黎夭鸾答:“第二日便是惊蛰,流溢山的习俗是在惊蛰日前往流溢山的山神庙朝圣沐浴灌身。我们全族的族人在当日寅时之前便动了身往流溢山顶赶去,争取在日出之前能赶到山神庙见那第一缕金光。可偏偏就是因为这早起夜行,惹下了祸端!”

    “什么祸端?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五年前流溢山的事情?”林碧落好奇的看着黎夭鸾,黎夭鸾苦笑一声:“小姐,若你是这吞并流溢山的提议者,你觉得,这样的事情,你能宣扬吗?”林碧落愣住了,她有些尴尬的看着黎夭鸾:“黎乱我……”“小姐别多想,我没事!”黎夭鸾见林碧落紧张起来,忙安慰道。

    “嗯,你继续说吧!”林碧落闻言,点了点头,黎夭鸾见状,继续道:“那日朝圣之后,当夜二更,山下忽地传来一阵马蹄声,那些声音如同战场上的战马一般,巨响难忍。我父亲当夜便起身接见了两个重要的客人,而后,他躯壳不齐的身子在次日子时送回了我们流云阁。”

    “那两个人是元狄和宁弱吧?”林碧落不假思索的对黎夭鸾问,黎夭鸾含泪点了点头,她抽泣了一阵,而后林碧落扶着她安抚着她:“那些都已经过去,伤心没有用的,你除了振作和隐忍,没有别的办法!”黎夭鸾点点头:“小姐,我会向你看齐的!”

    林碧落闻言,瞬间黑了脸:“向我看齐?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黎夭鸾愣了,而后她道:“小姐不是隐忍了这么多年,才一举铲除了继妃与庶姐吗?就连侍郎府的那位都被小姐你轻而易举的给处死了,这些,难道还不足够值得黎乱向小姐看齐吗?”

    林碧落见状,有些黑线的看着黎夭鸾:“那个,我其实不是……”“小姐就别谦虚了!”黎夭鸾忽地说了一声,林碧落见此,也不再废话:“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说罢,林碧落看着黎夭鸾:“你且说说之后他们以什么样的罪名来屠杀了你们全族的!”

    黎夭鸾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当下道:“我和母亲以及兄长见了父亲的残尸,都伤心和愤怒,兄长因为不听母亲的劝告,纠结了一大批的族人前去围剿元狄他们,被我家的二叔利用,使得他们死于流湍河边。而我那二叔在我学成以后,被我在乌江之巅发现,然后灭了口!”

    黎夭鸾说完,镇定了一番,继续道:“之后便元狄他们前来屠杀我全族族人,他借着我兄长抗旨不尊的名号,将我的母亲、我的姐姐、我的姑母表姐、我的年少好友、我那些可怜的乡亲全都杀了。母亲为了保我性命,不惜以身挡火,硬是将我丢下了流湍河,送我离开。她临死前叮嘱我,要好好活着,可是我……我没有好好活着……”

    话毕,黎夭鸾终是刹不住车,忍不住心酸,大哭了起来。林碧落见状,也不加以劝阻,她只是抚着黎夭鸾的额间碎发,而后替她拭去泪滴。许久以后,林碧落才缓缓说道:“好好活着的意义,其实就是好好活着,复仇不过是顺手完成的,黎乱你可明白?”

    黎夭鸾这时也止住了泪水,她点点头:“奴婢不会让小姐为难的!”林碧落闻言,笑道:“为难什么的,我倒是不怕,我就怕你太过于偏激,一个不小心,就容易上了别人的当。特别是明天开始就离后宫近了,我怕你一旦忍不住前去皇帝的书房刺杀宁弱,到时候,你死了,谁为你族人报仇?”

    黎夭鸾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后,整个人都是一愣,随后她含泪看着林碧落:“小姐,奴婢……奴婢……”“不用说了,你我主仆多时,你那点心思我怎么会看不明白?你悄悄藏在后槽牙里的毒囊,是为了日后入宫刺杀失败以后用的吧?”林碧落点名了二人的关系以及黎夭鸾的目的。

    黎夭鸾闻言,顺间呆滞起来。林碧落见状,气的在黎夭鸾脑门上狠狠一弹:“蠢丫头,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傻?”黎夭鸾反应过来后,难过的很,她看着林碧落:“小姐,奴婢……奴婢也不想这样,可是……可是奴婢没有办法……只要在不连累小姐的情况下死了,那么,奴婢也就心安了!”

    “蠢丫头!你以为你死了就真能不连累我吗?你想的未免也太简单了!”林碧落说着,动了动身子,而后继续道:“宁弱那一干肱骨奸臣一定会借此打击我,甚至打击安平王府。到时候,安平王府说不定要面临的就是灭顶之灾,而你,则是罪魁祸首!”

    “什么?”黎夭鸾听了林碧落的解释与深层的剖析后,那本就虚弱而苍白的脸变得更加惨白起来,她不住的发着抖,紧接着,她挣扎起身,噗通一下跪在林碧落跟前:“奴婢有罪!奴婢有罪啊!”林碧落见状,也不扶她起来,毕竟空间太小,她看着黎夭鸾:“既然有罪,那就乖乖跟我入宫赎罪!”

    黎夭鸾闻言,愣了愣,而后流出一行清泪:“奴婢谨遵小姐吩咐!”

    “起来吧!就快到安平王府了!”林碧落对黎夭鸾示意,黎夭鸾点点头,在林碧落的帮衬下起了身。“郡主,还有两个拐角就到王府了!”这时,外头的梁仇打着哈哈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在马车内应了一声,紧接着她又递出一张纸条对梁仇道:“等见到你家主子了,交给他!”

    “是,小人遵命!”梁仇接过纸条,林碧落在马车内又说道:“别偷看,我知道你背后的人是谁,你别想着告诉他!”话说完后,外头驱马赶路的动作小了些,不多时,梁仇的声音才缓缓传来:“小人遵命!”那声音带着说不清的无奈,林碧落听了,窃笑道:元邪啊,你这手下也是蛮有趣的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