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贾氏作妖2

    “小桃,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在的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林碧落着小桃走在长廊上,小桃闻言,小声道:“是院子里有内鬼!”

    “什么意思?”林碧落眨眼看着小桃,小桃答:“你今日急匆匆的出门以后,我就发现了书房里那把西苑的钥匙不见了,后来你回来时,我本想告诉你的,可是却被你打发下去,本想着上来以后再说,谁知道我打算上来找你时,林简却告诉我你已经带着黎乱赶出去了。”

    “然后呢?林简人呢?”林碧落对小桃问道,小桃闻言,有些伤心道:“林简他……他被刚刚那胖子给杀了!”说着,小桃哭哭啼啼起来,林碧落闻言,只觉得有些恍惚,她忽地想到了不久前才见过的那林简拍胸脯保证的笑脸。“他……他怎么死的?”林碧落结巴的问,小桃答:“是那胖子一脚一脚的踩在喉咙上踩死的!”

    “可恶!”林碧落怒喝一声,小桃被吓得一个踉跄:“小姐,林简他是真的忠心,他说你要他守着院子,他就绝对不会让我们姐妹们出事,可是……可是那胖子狡猾,他偷偷的放了块香蕉皮,林简和他对斗的时候不小心踩上了香蕉皮,然后就中招了……”

    “真是狼过华秀只狗!”林碧落怒气冲冲的说了一句,小桃没听懂林碧落的意思,她看着林碧落:“小姐,你刚刚说了什么?”林碧落一惊,忙掩饰道:“没事没事!”说完,她心虚的看了眼小桃:,一气之下居然说了句粤语……

    “走,咱们快点走,我倒要看看,这个老王妃还想做什么怪!”林碧落恶狠狠的说了一声,随后加快了脚步。小桃跟在她身后急匆匆的走着,边走边说:“小姐,院子里内鬼,你看怎么办?”林碧落闻言,放缓了脚步:“你觉得谁最有可能?”

    小桃想了想,摇摇头:“奴婢愚钝,想不出来。”林碧落见状,笑了笑,她转念又问:“今日突变的时候,你见过谁离开院子,或者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出现的?”小桃想了想,而后道:“我记得小姐你第一次回来后,咱府里的家生女阿冰曾拿着一食盒回来,说是去大厨洞拿了些吃食,可是我一直没发现别的东西……”

    小桃说完,紧接着又道:“对了小姐,还有那个铃儿,她曾空手离开院子,回来以后手里多了一些碎布。”小桃说着说着,又说出了一些细节,林碧落边走,边就着这些细枝末节想了想,随后,她对小桃道:“你现在就回去,把铃儿的屋子搜一搜,顺便把库房里的东西点一点。”

    “是!”小桃答应一声,转身就离开了,但很快她又回过身来:“小姐,你一个人……”“没事的,快去!”林碧落笑道,随后对小桃挥了挥手。小桃点点头,快速的跑远了。紧接着,林碧落对着空气喊了一声,不多时,一抹雾影腾空而出,随即化作了人形:“小姐!”

    “乌大哥,今日出了什么事情?”林碧落对雾影的主人问道,原来来者是暗卫乌大哥。只听见乌大哥沉稳的男性嗓音响起,随后,他对林碧落答:“禀小姐的话,今日阁子里进出了三个人,一个是小桃、一个是铃儿、还有一个就是黎乱!”

    “这么说,我的猜想是对的咯?”林碧落对乌大哥问道,乌大哥没回答,他不置可否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忽地笑了:“乌大哥,那就麻烦你了!”乌大哥点点头,作势要走,但很快他又拍了林碧落一下。林碧落回过头看着要走未走的乌大哥:“怎么了?”

    乌大哥答:“小姐,老王妃她……已经老了……做的事情不过是为了自由……你……别太动怒……”林碧落闻言,有些诧异的看着乌大哥:“怎么?你是知道了什么事情吗?”乌大哥犹豫了一阵,随后答:“不,奴才不过是希望小姐手里的杀孽少一些,你是个女儿家,不适合杀人。”

    林碧落一怔,她望着乌大哥许久,随后她对乌大哥道谢:“多谢你了,不过是非黑白,我还是得分清楚,她是我祖母,却屡次对我下手,我即使不除掉她,也不会让她好好度过下半世的!”说完,她又对乌大哥道:“说到这个,当年我母亲的离世,与她也有数不清的关系!”

    说完,林碧落便示意乌大哥离开,乌大哥离开后,林碧落迷茫了一阵,随后她笑道:“呵呵,关心我又如何?我本就是一心为了复仇来的,贾氏啊贾氏,我好心把你关在西苑养老,你倒好,想方设法的陷害我还偷了我的钥匙。看来,你是觉得日子太过于舒服了!”

    说着,林碧落便往书房大步踏去,可是没走几步,前头的就传来了林家渊怒气冲冲的声音:“母亲,你这是何苦呢?我都已经识破你的心思了,你难道还不打算收手吗?你这样下去,儿子可是不愿意再帮你了!”

    “帮我?你这就是帮我?送我去坐牢?送我去安享晚年?我不愿!”贾氏豪气的声音也随之传来,林碧落闻言,心底冷笑起来:贾氏啊贾氏,既然不愿,那就让你一辈子都囚在安平王府里,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反正,你也是半截身子入黄土的了……

    想到这,林碧落就加快了脚步,谁知她刚走没几步,就听见林家渊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不愿,那你就去死吧!来人,上酒!”林碧落闻言,忽地乐呵起来:这父亲,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的不耐起来,连亲生母亲都会下手毒害了?

    “你敢!”贾氏杀猪般的叫声响了起来,而后,林家渊道:“我为什么不敢?佳儿当年回过王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么做害得我失去了一个好妻子,害落儿和羽儿失去了一个好娘亲,你说,你意欲何为?你打着什么样的心思和算盘?”

    此话一出,林碧落的脚步不自觉的放满了下来,她有些怔怔的望着书房大门,整个人有些无力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