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贾氏作妖3

    “我意欲何为?我打着心思算盘?渊儿,你可别忘了,当年可是你欲娶二妻,险些犯下欺君之罪的!你想想看,若是圣上知道了,你会如何?当年好在杜佳那贱人愿意假死离开王府,要不然,哼哼,咱们安平王府早就成了废宅一座,枯骨一堆了!”贾氏的尖叫声响起,林家渊的喘气声逐渐的变重起来。us

    “母亲你当年不是你硬逼着我见那李姝葑,我怎么可能会那么对她有异心?我本来与佳儿好好的,要不是你要不是你母亲,千错万错都是你一个人的错,你别想着把我卷进这无名无分的浑水里!”林家渊怒气冲冲的说完,随后摔了一个杯子。

    贾氏似是被惊到了,她不住的重复一个“你”字,紧接着,她道:“我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啊,我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啊!林家渊,你真是和你那父亲一模一样,出了事情,就只想着自己明哲保身!”“母亲,父亲当年是谁害死的,母亲你比我更清楚吧?”林家渊忽地变了语气,对贾氏问道。

    贾氏一愣,随后不住地颤着声音:“你你你都知道了?”林家渊冷笑的声音传出:“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母亲,那盒暴奄蛛眼你是不是还是没有丢啊?”“你林家渊你你咳咳咳咳”贾氏惊慌失措的声音传出,而后竟引发了她猛烈的咳嗽。

    “林家渊,你真是我的好儿子!咳咳我我真是想不到,你居然能查到!”贾氏说着,咳嗽的更加厉害了,林家渊毫不在乎的对贾氏道:“母亲你真是谬赞了,我不过是想要母亲能安守本分一些,别再做出像今日这般肮脏的勾当!你要知道,落儿之于我林家渊,等于左手与右手!”

    “好好好,林家渊,你记得你今日说过的话,我告诉你,你那女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父女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肚子都是坏水坏心,你们俩这六亲不认的狗!”贾氏气喘吁吁的说着,林家渊听了,也不恼,他幽幽的对贾氏道:“母亲,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喝了这杯酒吧!”

    他话说完,林碧落在外头就听见了一声觥筹交错的声音,那是酒杯与酒壶碰撞所产生的,林碧落心底一惊,暗道:林家渊不会真要下手害死贾氏吧?她有些紧张,此时的林碧落忽地有了丝人性,她想冲进去救下贾氏。可是电光石火间,她又忽地滞住了,她心道:万一是假的呢?那该怎么办?万一他们演戏呢?

    “你林家渊,你好狠啊!”贾氏怒吼一声,随后就听见了杯子落地的清脆,紧接着,屋内传来一声更清脆的巴掌声,然后,贾氏大哭道:“我真是天收的,我真是天收的,我真是作恶多端天来收了!”随后,林家渊就大喊了一声:“把老王妃拦住!”

    只听见里头闷响几声,林碧落知道情况不妙,她人未至声先至的大喊一声:“父亲住手!”紧接着,屋内传来林家渊的声音:“快动手!”林碧落闻言,眉一皱:“父亲,你别乱来!”说完,她丹田迸裂出一股热气,随后她双手一挥,往林家渊书房打去。

    只听见“嘭”的一声,林家渊那檀木金门就被林碧落的掌风给打的支离破碎。而屋内的一干人则是傻眼般的看着林碧落,久久没有动作。“落儿快救我,快救救我!”只听见贾氏的喊声传来,林碧落缓缓的进了书房:“祖母,我真是想不到,我好心放你一马,你倒好,千方百计的设法来害我!”

    话音落下后,林碧落看见了预期中的贾氏的脸,她一脸的惊恐与慌张,嘴巴半开半合:“我我”“祖母啊,我说过的,你若是再乱来,我就不会那么好心了!之前有画嬷嬷在,我给她面子,现在,哼哼,你自作孽不可活!”林碧落说着,猛地上前,揪住贾氏:“祖母,这酒的味道,你应该很熟悉吧?”

    贾氏闻言,脸色骤变:“我我”“落儿”林家渊忽地对林碧落喊了一声,林碧落回头看向林家渊:“怎么?”林家渊有些紧张道:“她是你的祖母”“哦?父亲有当她是你的母亲吗?”林碧落回问一句,林家渊霎时脸色骤变。

    “林碧落你”林家渊厉声道,但是接触到林碧落的目光后,他忽地软了语气:“落儿别做的太过分”林碧落笑笑,放开了贾氏,她对下人道:“看好老王妃!”“是,郡主!”下人们纷纷答应,而后搀着贾氏往一边坐下。

    “我听说我院子里的下人烧了西苑,不知道有这回事吗?”林碧落笑盈盈的望着林家渊,林家渊一听,忙道:“你别听他们胡说,没有的事!”林碧落笑笑,又问:“那么你新收的那些个护院又是怎么回事?”林家渊闻言,神色骤变:“落儿,你他们冲撞你了?”

    林碧落好整以暇的看着林家渊:“父亲,是不是你在他们面前说了落儿的不是,所以他们才那么大胆子的敢来冒犯我?”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话,一瞬间变了脸,他时青时白的脸变了又变,随后他对林碧落道:“落儿,我我不过是说了你几句”

    “哦?说了我几句?很好,很好!”林碧落笑盈盈的踱步坐在林家渊身边:“父亲,明日我就要入宫了,有什么不满的话,你还是说个明白吧,说清楚以后,还请你高抬贵手,别去污染我逍游阁的空气!”林碧落的话说的相当之刺耳,林家渊一听,神色骤变起来。

    “落儿,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林家渊忽地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眨眼看着林家渊:“嗯哼?”林家渊见林碧落的态度,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又不敢发作,他道:“你的态度实在太傲慢,目中无人,连我这个长辈都不放在眼里!”

    “父亲可有做好长辈该做的事情吗?”林碧落反问一句,林家渊闻言,瞬间哑口无言。“父亲,你还是快些说吧!”林碧落看了看林家渊的神色,幽幽的吐出一句话,林家渊闻言,平静了一番后,对林碧落道:“行,我就快些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