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夜审1

    “落儿……你……”林家渊在身后喊了一声,却没有说出话来,林碧落回身对林家渊与贾氏行了一礼,紧接着便离开了书房。“小姐!”刚走出书房,林碧落就听见了姚纤纤的喊声,林碧落望着姚纤纤,有些疲倦:“纤纤,刚刚没有见你,你是去哪儿了?”

    姚纤纤答:“我溜出去找你去了,可惜,你早我一步回来了。”“哈哈,没想到你也有失算的时候!”林碧落笑道,姚纤纤点点头,不再说话。而林碧落则是想起了什么,对姚纤纤道:“你说毕生诀的首招有这么厉害吗?能瞬间将人的精气神给吸光。”

    姚纤纤眨着眼望着林碧落:“小姐,你……你练了毕生诀?”林碧落点点头:“我想来想去,入宫以后的每一步都是危险的,与其受制于人,还不如自己有反抗的本事!”姚纤纤喜悦的看着林碧落:“那太好了小姐!不过我不知道毕生诀的首招是怎么样的,但是照小姐你而今的模样看,首招能吸收人的精气神,这是正常的!”

    “但愿吧!”林碧落说着,带着姚纤纤往院子赶。刚回逍游阁,林碧落就听见了一串哭声响起,小桃怒气冲冲的声音正在里头回荡,好不热闹。“小桃!”林碧落进了院子后,就对小桃唤了一声,小桃见林碧落回来,忙迎上去:“小姐,你瞧这帮人,死也要护着铃儿!”

    林碧落点了点头,斜眼看着被众人围着的铃儿:“听说老王妃对你不薄,你这么做也是对的。但是被我发现了你还死不认错,还结党营私的利用她们的善良保护你,你觉得我会轻饶你吗?”林碧落说罢,便直直的看着那叫铃儿的下人,此时的她一脸惊恐,双目无神的很。

    “小姐,你们一定是弄错了,铃儿不会做背叛你的事情的,一定是弄错了!”这时,看着林碧落长大的老嬷嬷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拍拍老嬷嬷的手:“阿嬷,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你知道吗?”那老嬷嬷闻言,很自觉地退出了保护圈,离开了。

    “小姐……你……你们真的弄错了!”此时在保护圈内的铃儿忽然喊了一声,林碧落冷笑一声:“我倒要听听看,你这个丫头嘴里有什么鬼话能说出口!”林碧落说完,便示意小桃去搬椅子,而后她就看着铃儿:“你还不说?不说就去死牢吧!”

    铃儿闻言,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小姐,奴婢拿回来的东西是地瓜!”林碧落听见铃儿的话,眉头一皱:“拿地瓜做什么?”铃儿答:“奴婢的姐姐是院子里的春儿,她近日因为风寒未愈一直没有干活,院子里的大嬷嬷因此便克扣了她的粮食,奴婢今日去外厨偷地瓜,实在是因为不忍看着姐姐挨饿啊!”

    铃儿说完,手指向了在林碧落身边打转拍马溜须的大嬷嬷兰婆:“就是你,就是你这个谄媚的小人,就是你害的我姐姐至今风寒未愈,就是你!就是你这个贱人!”铃儿说着,便捣蒜一般的对林碧落叩头:“求小姐为奴婢做主,为奴婢做主啊!”

    林碧落没想到这其中还穿插着突发情况,她当下缓了缓神,随后对一边的兰婆问:“兰嬷嬷,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只见兰婆一个激灵,忙跪下道:“小姐,天地良心,老奴什么都没有做!”说着,她看向铃儿:“铃儿,你怎么能污蔑我?我待你不薄,你姐姐风寒以后的活可都是我按她名义做的!”

    兰婆说完,以坚定的眼神看向林碧落:“小姐,老奴自知平日严苛,待人待事都只求理,但是今日这莫名其妙泼来的污水,老奴是怎么也不会接的!小姐,你是知道老奴的为人的,要不然,小姐你也不会提拔我这么个老不死的作为院子里的掌事嬷嬷!”

    林碧落闻言,深深的被兰婆的情感流露所刺激,她反观铃儿,却发现她除了理直气壮外,居然还搀着一丝的惊恐,惊恐里又包含了数不清的情绪。林碧落想了想:“兰嬷嬷,你还不认罪吗?”林碧落话音落下后,兰婆一脸诧异的看着林碧落:“小姐……你怎么能信了那小贱人的话?”

    林碧落眉头一皱:“兰嬷嬷,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林碧落听信谗言不成?”林碧落说完,悄悄的瞄了一眼跪在自己正前方的铃儿,只见她低垂着脑袋,但是她微微翘起的嘴唇和眉目的奸狡却霎时映入了林碧落的眼底。林碧落见到这样的情景,心底渐渐有了答案。

    “小姐……老奴是冤枉的!”兰婆忽地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林碧落见状,喊了小桃过来:“小桃,带兰嬷嬷去水牢吧!”说罢,林碧落以眼神示意了小桃一番,小桃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小姐放心!”林碧落笑笑,对铃儿道:“铃儿,你可以起来了,我错怪你了!”

    “多谢小姐的明察秋毫!”铃儿一脸谦虚和卑恐的说着,林碧落见状,冷笑一声,她四处看了看,对姚纤纤轻言一句:“去她房里看一看,记得,速度要快!”姚纤纤愣了愣,随即便施展了身法离开。而林碧落则是对铃儿道:“来,随我一起用膳吧!”

    铃儿闻言,露出一丝为难的神情:“小姐,奴婢我……我……”林碧落瞧着铃儿眉眼里的急躁与难耐,她笑笑:“叫你陪着你就陪着,这么磨叽做什么?”铃儿听见林碧落的话,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说话。许久,她点点头:“奴婢遵命!”

    “这才对嘛!”林碧落笑盈盈的搀着铃儿往食厅走去,当她摸上铃儿的手背时,一股子柔滑与质感随之传入了林碧落的大脑中枢,林碧落见状,心底冷笑一声:如此奸诈,当真是厉害之人!想到这,林碧落望了望身后的大门,她心道:你们可要快些回来,要不然我就要把狐狸精的狐狸皮给扒下来好好的欣赏一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