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贾氏身亡

    “起火啦!救火啊!”林碧落与元邪牵着手出了闺阁后,在逍游阁的二层走廊上,大老远的就听见了王府西侧、逍游阁南侧传来下人与家丁的呼救声。她看着那关着贾氏的方向,顿时眉头一皱:“这老太婆,又在做什么妖呢?”说完,她对元邪道:“你是要去看看呢?还是离开呢?”

    元邪想了想:“我留在这等你回来!”林碧落见状,点点头:“也好,大晚上的还出现在安平王府,明儿个还真说不准会出什么谣言呢!”说完,她喊了小桃,带着姚纤纤,离开了逍游阁。临走前,她对元邪调皮的吐了吐舌:“元邪,乖乖的等着我回来!”

    说完,林碧落便一脸得意的离开了,留下一脸黑线的元邪站在走廊上。“哼,叫你刚刚欺负我!”林碧落心里乐滋滋的说着,随后她便对小桃问:“是西苑起火了吧?”小桃摇摇头:“奴婢不知道,刚刚吃完饭,正要洗碗,就听见了外头的敲锣声,我还没来得及去瞧瞧,小姐你就喊上奴婢了!”

    小桃刚说完,姚纤纤惊呼一声:“小姐你还没吃饭啊!”小桃听见姚纤纤的话,顿时紧张起来:“小姐,要不先回去用晚膳吧,南逸王殿下或许也没有用膳,反正西苑那边的火有他们在救,咱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要不先吃饭吧?”

    “不行!”林碧落坚决的反对了身边俩丫鬟的一唱一和,她坚定信念道:“我必须得去西苑看看,西苑曾经是我母亲的故居,里面有不少关于我母亲的回忆,我必须要去看看!”说着,她便强硬的往西苑走,小桃与姚纤纤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跟上了林碧落的脚步。

    “小姐,你等等我们!”小桃在后头对林碧落喊道,林碧落这才放满了脚步:“动作怎么这么慢?”问完,她又道:“算啦,让你们一次!”说完,她便慢慢的走了起来。

    等到了西苑附近,林碧落一眼就看见了西苑的大门已经是焦黑的不行,而里头的大宅与旁屋也都冒着零星的火苗。“怎么回事?”林碧落逮着一个下人就问了起来,那下人见是林碧落,支支吾吾道:“回小姐的话,奴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有人打了锣、喊救火,奴才就来了!”

    “那是谁喊得,你可知道?”林碧落对那下人问,那下人摇摇头:“小姐,奴才也不知道是谁!”林碧落见状,对那下人放了行,她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真是心烦,都要入宫了,还这么多的事情,真是的!”说完,她面色甚是担忧起来:“祖母呢?刚刚忘了问祖母怎么样了!”

    想到这,她四下看了看,拦住了正往里头赶的老熟人林克:“林管家,祖母呢?祖母怎么样了?”林克见到林碧落后,一张黑脸老泪纵横:“小姐,老奴不才,未能救出老王妃,老王妃在逃出院子的时候遭到屋顶横梁的撞击,已经身亡了!”

    “什么?”林碧落闻言,整个人都是震惊的,就在一个时辰前,她才刚刚与贾氏对持完,可是转眼间贾氏、贾氏就死了。“怎么可能?怎么可以?”林碧落喃喃自语着,林克见状,打算继续救火,正要走,林碧落却忽地拦住了他:“林管家,我祖母的尸首呢?在哪里?”

    林克闻言,指了指不远处的小花厅:“老王妃的尸体在那边,画嬷嬷正在守着,王爷也在!”林碧落听见林克的回答后,便打算往小花厅走去。然而,她临走前不经意的对林克瞥了一眼,却看见他匆忙的捡起了地上的一支小巧的竹筒。那是安平王府特制的强力火炬,林碧落认得,莫名其妙的,林碧落忽然觉得贾氏的死有些古怪。

    到了花厅,画嬷嬷在一边伤心欲绝的哭着,而林家渊则面色难看,一脸凝重的握着贾氏焦黑的手。“父亲!”林碧落对林家渊行了一礼,林家渊见林碧落到来,他神色一变,故作轻松:“落儿,你……你来看你祖母来了?”林碧落点点头:“父亲,祖母的死,与你有关吧?”

    直截了当的问题,没有一点预兆,林碧落问完话后,就直接看见了林家渊神色间的惊慌,眉眼里的恐惧。“落……落儿你在胡说什么?”林家渊有些颤抖的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淡然的对林家渊说:“父亲,那支火炬,我看见了,那是你的,是母亲当年留给你的!”

    林家渊闻言,整个人脸色大变,随后,他对林碧落道:“落儿,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没有什么要反驳的。母亲的确是我下令烧死的,你也知道,她老了,她的一切思想都已经太顽固了。你想想看,若是你入宫以后,你祖母一定会吵着要出来,我想来想去,也只能这么做了,反正……反正她也活的够久了!”

    林家渊说着,露出了一脸的悲痛,林碧落见状,冷笑道:“父亲不过是想拖着我不进宫去吧?”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话,身子一僵,紧接着,他否认道:“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做?”林碧落继续冷笑道:“父亲,你的想法我都清楚,我不入宫,你就有我帮你谋事,我一入宫,你就少了一个帮手。”

    说着,她顿了顿,林家渊的脸色在她预料中变得愈加的难看了。而后,她继续说:“当然,除了这个原因,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你要报仇。祖母之前刻意想要借你的种培育一个新的接班人来代替你,你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所以你千方百计的要除了祖母,不知道落儿说的可对?”

    林碧落话说完,林家渊在她预期中那样,脸色骤变,身子发抖,整个人如同泡在了水里一般。他哆嗦着嘴巴却说不出话来,林碧落见了,只觉得眼前的父亲很是可怕,如同魔鬼,如同地狱的使者。“小姐,那不是王爷的错,是老奴,是老奴放的火!”这时,一直跪着的画嬷嬷出声了,林碧落闻言,瞅了一眼画嬷嬷:“哦?是吗?”

    画嬷嬷对着林碧落磕了磕头:“回小姐的话,老王妃回了西苑后,就大发雷霆起来,砸坏了很多东西,还扬言要偷偷的下毒,在你明早出府前害死你。我知道后,溜出了西苑去找王爷,王爷知道这件事,才下了令要杀了老王妃。可是,老王妃对老奴恩重如山,老奴实在下不了手杀她,所以、所以老奴才放火烧了西苑……”

    “你的解释很好,可是对我而言,父亲的心思更好!”林碧落意味不明的说着,但由此,她心底也渐渐的蔓延出了一抹笑意,她心道:祖母啊祖母,你这一死,我看我是不用入宫了,这样也好,免了很多麻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