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风波

    “林克,带着本王的令牌前去宫里报丧,一定要和景澄宫的那位说说,老王妃死了!”屋内,林家渊掏出了一枚透着碧绿的腰牌递给林克,林克忐忐忑忑的接过了腰牌后,便出了林家渊的书房。

    “王爷,让老奴陪着老王妃走最后一程吧!”这时,屋子里的画嬷嬷带着哭腔对林家渊请求道,林家渊看了眼画嬷嬷,而后说:“画嬷嬷,你请起吧,你的家人,我会好生对待的!”画嬷嬷闻言,再次对林家渊磕了磕头,紧接着,她颤巍巍的起了身。

    “小姐,王爷给了奴才这个,要奴才前去宫里报丧!”而此时,在安平王府的后门一侧,林克拿出了那枚腰牌对等候多时的林碧落看,林碧落接过了那枚腰牌后,笑了笑:“林管家照做就是了,我想父亲的用意,只有他自己明白了!”

    林克闻声,对林碧落行了行礼,随后便离开了。

    “小姐,你说老王妃这一死,皇上还会不会让你入宫了?”这时,小桃从一边跳出来对林碧落问,林碧落看了眼小桃:“一定会的,我于他有莫大的用处,他肯定会把我召进宫去的!”“那老王妃的丧礼……”小桃说着,忽地噤了声,林碧落不解的回头,却看见小桃望着天空,一脸惊诧。

    林碧落疑惑间,顺着小桃的目光往上看去,也被吓了一跳。只见那半空中居然悬浮着一个黑衣人,他手里拿着弩箭,正对着林碧落与小桃。“小桃当心!”林碧落轻唤一声,随即便将小桃给硬拽着蹲下了身子。“小姐,你快走,快走!”而此时的小桃也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急匆匆的对林碧落喊道。

    “小桃,你先走,回去和纤纤说,让她快些来!”林碧落一把将小桃丢向远处后,怒吼了一声,小桃犹豫一阵,便急匆匆的往逍游阁跑去。而林碧落见到小桃消失的背影后,咧嘴一笑:“你们是元狄的下属吧?说吧,他人在什么地方?看你们这么生龙活虎的,应该是元狄没有死吧?”

    话问完,林碧落便趁着那几个黑衣人分神的空档儿,对着离自己最近、且危险系数最大的黑衣人直接发出了一掌。只听见骨头错位的咯吱声响起,林碧落踩着那黑衣人的身子一跃而起,随即她眼疾手快的又对着左右各发出了一掌,那两个人黑衣人也顺利的被林碧落解决了。

    正在她打算发最后一掌解决隐藏在树丛里的黑衣人时,她却忽然感到身子一凉,丹田所运起的热气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啊!”林碧落轻呼一声,随后整个人不自觉的往下坠落。林碧落当下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一定完了!”

    可惜,令她感到诧异的是,坠地的疼痛感迟迟没有到来,而且,她感到了有柔软的东西将她抱起。正在林碧落好奇的时候,只听见一声中气十足的女音传来,林碧落惊喜又讶异的睁开眼:“黎乱,你怎么会……你的伤好了吗?”

    原来及时救下了林碧落的人竟是受了重伤的黎夭鸾,只见黎夭鸾将林碧落放下后,便直接盘坐在地上,双手在空中划出两道虚圆。而乌大哥此时也将最后的一个黑衣人逮到了林碧落跟前:“小姐,这家伙还活着,你看要不要问问他什么?”

    林碧落示意乌大哥将人放下,乌大哥将人丢下后,便退到了一边。而林碧落则是起身来到那黑衣人跟前:“说,你是谁派来的?”林碧落问着,还将那黑衣人脸上的黑面罩给扯了下来,只见那面罩之下竟露出了一碧落甚是熟悉的脸:

    “林简,怎么是你?”只听见林碧落惊讶的问道,随后,她似是恍然大悟:“原来是你!是你和铃儿里应外合,才能骗过小桃偷到钥匙并转交给了画嬷嬷,原来是你!哈哈,我真是想不到,我也有被人戏耍的一天!”林碧落神色带着些失落道,而林简,则是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为什么不说话?你说话啊!”这时,小桃从林碧落身边蹿出,她上前就揪住了林简的脑袋对他吼道,林碧落见着后,阻止了小桃:“罢了小桃,乌大哥,麻烦你把他杀了吧,这样的人,留着只能是给我自己添麻烦!”说着,林碧落转身扶起黎夭鸾打算走。

    就在这时,林简忽然发难了,只见他一个跃起,借着乌大哥使出捉他的力量朝林碧落飞去。乌大哥与黎夭鸾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见到林简一把拽走了林碧落。“你做什么?”林碧落惊慌失措的看着林简,可是,林简捉了她以后,却自顾自的摸出了一把利刃,他说:“小姐,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和信的,我假死有苦衷的!”

    说完,他一刀刺入了自己的腹部,而后林碧落听见了一阵划割的声音响起,只见林简的脸色霎时变得更加难看起来,林碧落看着林简,忽地想起了东瀛武士剖腹自尽的事迹。她看着林简道:“你……难道是东瀛的人?”林简嘴角溢出鲜血对林碧落笑了笑:“小姐,小心、小心宁……”

    可惜,林简的话还未说完,便双眼一翻、脸部抽搐死了。而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令林碧落斟酌了许久,最后,她得出了一个结论:“看来是我的情敌宁雉给我布了一局好棋啊!”可是,乌大哥与黎夭鸾却不这么认为:“小姐,会不会太武断了些?”

    林碧落对于他们的顾虑和疑惑也有过动摇,可是,她最终将这一切都认为是宁雉的过错。而对于林简的死而复生,林碧落也未曾去追究什么,因为她以为,林简是诈死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可是,她想错了,她只因为听见了林简临死前说的一个模糊的音而走偏了思路。

    她甚至都没想到翌日的丧礼会见到两个最为痛恨的人,而这两个人还是由前来参加丧礼的太后多管闲事请回来的!她实在是没有料到就因为这两个人,自己差点就中了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