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身份之谜

    林碧落闻言,疑惑的厉害,而元邪见到自己的祖母被林家渊扇巴掌,也不过是淡然的笑了笑,而后紧抱林碧落,趁机死命的占便宜。

    只见林家渊说完话后,拖着太后来到了内厅的正中央天井处,天井的正上方是由琉璃瓦盖着,人可以透过琉璃瓦看见外头的样子。只听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传来,太后闷哼一声,林碧落好似听见了太后讶异的哭声。而林家渊的声音恶狠狠的说道:“这一巴掌,是还给我的母妃,当年若不是她中了你的计,又怎么可能代替你来到安平王府?”

    林碧落听到这,心头的困惑和好奇越来越严重,她有些惊讶的望着林家渊,她想对林家渊问些什么,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就在她纠结的空档儿,林家渊的声音与巴掌声再次响起,只听林家渊这次平平静静的说:“这一巴掌,是还给佳儿的,当年若不是你从中作梗,我母妃怎么可能会这么讨厌她?还因此害的佳儿差点命丧黄泉!你现在最好告诉我佳儿的下落,要不然,我就把咱们的秘密昭告天下,到时,我倒要看看你这高高在上的太后娘娘还怎么面对九天上的皇族先人!”

    只见林家渊说的甚是抑扬顿挫,而他的神情也表现的很是波动,再反观太后,她从挨了第一个巴掌开始,整个人便是处于懵怔的状态。此刻,她有些无力的抬起了眼睛,而后张了张嘴,她说出了她这一世来最为艰难苦涩的话语,她说:“渊儿,我才是你的母亲啊!”

    “你胡说!你简直胡说八道!我是贾青所生的,我是先帝与我母妃贾青所生的,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只听见林家渊怒气冲冲的对太后吼了一句,而后,林碧落本紧抱着元邪的手猛地松了。“落儿,你别相信你父亲的话,他胡说的!”只听见元邪同样惊慌失措、紧张的厉害,林碧落苦笑一声:“我就说嘛,现代都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谈恋爱,怎么可能到了古代会有这样的好运,怎么可能?”

    说完,她猛地推开了元邪:“我想的太完美了,实在是我想的太完美了!”她话音刚落,就听见太后抽泣的声音传来:“渊儿,我真的是你的亲生母亲,你是我与你父亲林业于北荒大漠里所生的,生下你以后,我才被族里的长老选派送往了皇宫!”

    “你胡说!”只见林家渊大喝一声,而元邪听见这番话后,惊喜的厉害,他抱住林碧落:“落儿,你看,我……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们没有!”林碧落有些呆呆的看着元邪,她流出了一行清泪:“我不是在做梦吧?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元邪紧抱着林碧落:“是真的,落儿,是真的!”话刚说完,元邪就再次被林碧落推开了:“可你父亲流着你祖母的血,我们、我们还是有血亲!”元邪摇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我的父皇是先皇贵妃所出,是太后带大了我的父皇!”

    林碧落听见元邪的答案,半信半疑的看着他:“真的吗?”元邪很认真的点点头:“这是真的,千真万真,落儿,你要相信我!”林碧落闻言,终是控制不住,她低声喊了元邪一句,随后整个人扑向了元邪:“我好怕,落儿好怕,好怕失去你,好怕!”

    “落儿不哭,落儿不哭!”元邪有些慌张的哄着林碧落,他心底有些忧伤,因为他刚刚也差点因为林家渊的那句话给吓住了,可好在他反应及时,想起了多年前于御花园听见的皇帝与太后只见的争吵。要不然,他这会儿怎么可能抱着林碧落呢?说不准他已经和林碧落分道扬镳了。

    此时,元邪紧抱着林碧落,安慰着她,哄着她。他满心满眼的看着林碧落,而林碧落则在他怀里偷偷的笑了。

    “渊儿,你肩上的牙印,是我咬的,你右腿内侧的牙印也是我咬的,凭这些,你可还想抵赖吗?”这时,就在元邪抱着林碧落安慰不休,而林碧落偷笑不已的时候,太后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林碧落知道,太后是逼不得已了,才会如此的。

    可是她想不通的是,太后为什么会选在这样的时候说这些话,她不是因为仇视自己母亲与祖母连带着仇视安平王府吗?怎么这些和前世的所出不一样呢?“你……你肯定是小时候我入宫被你看见了,所以你才记得的!”林家渊闻言,有些忐忑不安起来,他实在是不敢想象这一切的一切。

    他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是贾氏的孩子,可是贾氏待他却像是亲子一般,若不是十八岁那年父亲病逝前告诉他的秘密,他或许还不知道自己身份与身世。可是,自己的母亲到底是谁,他一概不知,而且父亲也未来得及告知他,他只知道贾氏像是被蒙在鼓里一般的宠爱着自己。

    那年秋风四起,父亲盛大的丧礼上,贾氏抱着自己痛苦流涕的样子他至今都还记得,那么真实,怎么可能会是假的?那么真挚的感情,怎么可能会是太后所说的这般,如此的戏剧和可怕?

    想到这,林家渊不自觉的怒目逼视太后:“我还真是想不到,太后与我父亲染指后生出了兄长,现在居然有脸编造故事骗我!”太后闻言,脸色大变:“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贾氏她没有告诉你真相吗?”林家渊见状,忽地一愣,她莫名想起了许多年前,贾氏欲言又止的样子。

    难道……难道自己真的……不、不可能!林家渊心里怒吼着,他实在难以相信贾氏会如此的对待自己。“你胡说!你一定在胡说!”林家渊挥动了佩剑吼道,太后见了,却没有一丝的惊恐:“来吧,朝着我的脖子来吧,我早就想去见你的父亲,我早就想去了!”

    林家渊闻言,很是愤怒的想要对着太后斩下去,可是意志忽然阻止了他的动作:不可以,怎么可能?落儿还小,羽儿还未长大,不行,不能让自己背上屠杀太后的罪名,不能让父亲呕心沥血在战场厮杀打拼的安平王府毁于一旦!

    而此时,林碧落远远的看见林家渊愤怒的拔了刀,心底不禁悬了起来,父亲这是怎么了?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为什么我听来听去好像听见了皇家的隐秘事件?如果说当今皇帝是老安平王的孩子,那么那么我父亲呢?那么我与元邪岂不是……

    想到这,林碧落忽地笑了,想什么呢?按自己祖母的那份心思来看,她绝对不会告知父亲真相,所以她刻意改了一切的真相哄骗父亲,她的目的或许是为了让父亲知道,当今的天下,看似异姓,其实总归是林家的!林碧落想明白后,身子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落儿,怎么了?你冷吗?”元邪察觉到林碧落的状态,忙关心道,林碧落闻言,摆了摆手:“不碍事!”随后,她起身来到了林家渊身,她夺下了林家渊手里的剑:“父亲息怒,父亲息怒!”林家渊看了眼林碧落,莫名的叹了口气,他指着太后道:“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害的你与羽儿失去母亲的凶手!”

    林碧落点点头:“落儿知道了!”林家渊见状,脸色僵了:“你……就这么一个反应?”林碧落眨眨眼:“不知道父亲还想要什么反应?”林家渊不解的看着林碧落:“落儿,你难道不想念你的娘亲?”林碧落苦笑一声:“父亲,母亲之所以离开,为了什么,你自己清楚,你的三心二意,你的漫不经心,你的一切一切都令母亲灰心!”

    说到这,林碧落顿了顿,她喘了口气,而后继续:“就像李氏还在时,你自以为对我和羽儿好,可是你想过没有,李氏暗地里使了多少的阴诡手段,我和羽儿能相安无事到现在,你以为是偶然吗?不是的父亲,我相信母亲一定在我们身边,可是她不愿意露面,更不愿意见你!”

    “是吗?她不愿意见我吗?”林家渊喃喃自语着,颓废的坐在了首座上,此时整个内厅一片混乱,横七竖八的尸体,血淋淋的场面令林碧落有些难以接受。“渊儿……杜佳她就在宫里,她就在宫里!”此时,太后不死心的对林家渊说道,林家渊闻言,整个人有些怒意:“你这个恶女人给我住嘴!”

    太后被林家渊这一声吼,吼得整个人都有些懵了,玉妃见状,给了太后一手刀,将她带了出去。临走前,她与林碧落擦肩而过,林碧落对她说了声谢谢,玉妃则是笑盈盈的回了一句:“还是得多谢你赠予我兄长的东西!”林碧落恍惚了一下,很久以后才想起来玉妃所指的不过是自己授给南宫万英的秘诀。

    只见玉妃擦肩而过后,她转身对林家渊行了一礼:“王爷应该知道怎么对外宣称这一切事端的吧?”林家渊神色复杂的看着玉妃:“还请玉妃娘娘明示!”玉妃闻言,巧笑倩兮:“有临安的刺客来袭,九死一生中,龚铭死了,各宫嫔妃也死了,唯独我一人受了伤还护得太后周全,当然,我也死了!”

    林家渊与林碧落闻言,二人皆是一愣:“死了?”玉妃点点头:“放心,送太后回去,自有人可以安排,现在当务之急,希望郡主你可以为我寻找一具刚死不久的尸体,我好在上头做手脚!”“落儿,我去吧!”这时,元邪忽然出声道,林碧落见状,点了点头,她羞红了脸对元邪说:“你快点回来!”

    元邪见林碧落这样,知道她已经扫除了先前的不安与忧郁,当下他喜笑颜开道:“那是自然!”林家渊见到元邪后,神色略微的轻松一番:“南逸王殿下,你……不会做对不起落儿的事情吧?”林碧落闻言,怪责的看了眼林家渊,林家渊笑笑:“落儿,你别多想!”

    林碧落当下又红了脸,元邪见状,笑答:“皇叔言重了,只要天下还是元家的,那么皇叔做什么我都不会管!”林家渊听懂了元邪的话外音,而后又察觉到元邪的改口,心底不禁有喜有忧。他看了眼玉妃手里那自称自己母亲的太后,他叹了口气:“一切都太快了,发生的太快了……罢了,快让她滚吧!”

    林家渊说着,躁动的别过了眼。林碧落瞧见后,心底笑了笑:“纵使自私如林家渊,他也开始会为子女担忧和考虑了……”

    “那我就走了!郡主切勿记得,交给圣上的尸体上,要淋上这个!”这时,玉妃拿出一包黄纸包递给了林碧落,林碧落伸手接过后不解的看着玉妃:“什么东西?”玉妃答:“交错散,散了这东西的尸体,能发出异香,这股香则是我身上独有的!到时你只需将那具尸体的容貌毁坏,其他的就一切无碍了!”

    林碧落闻言,有些惊讶的看着玉妃:“你这一走,要去何地?你难道就不怕太后揭发你?”玉妃咧嘴笑道:“揭发?有何可揭发的?她揭发我,那么她连同你们安平王府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你觉得她会这么傻吗?还有,郡主你如此聪慧,可千万要借此次机会,好好的肃清一些党羽了!”

    玉妃说完,蹲下身子从尸体上蘸血厚在脸上胡乱的一抹,而后扶着太后在林碧落等人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冲出内厅大喊道:“有刺客,护驾!”之后,林碧落与林家渊以及元邪皆手忙脚乱的配合玉妃扮演了打斗之后的样子。当日,皇帝元不笱由皇城急匆匆的赶来迎接太后,而太后在清醒后便摆出了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

    元不笱以为太后受惊,想降罪于林家渊与安平王府,谁知道太后却忽然喊道:“是临安王,是临安王元恬,是临安王元恬要挟持我做人质威胁陛下你啊!”元不笱闻言后大怒,于当日午时派出了精兵,由五子元航带兵前去临安捉拿了临安王元恬。

    虽然临安王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他被当做了替死鬼处死仍旧是令林碧落有一阵心悸,她时常梦见元恬的魂魄前来索命。但很快这些噩梦就没了踪影,因为,元邪告诉她,临安王元恬收留了元狄,而元狄则在当日元恬被抄家时被元航发现。

    林碧落对元邪问了大概,并询问元狄的死活,这才知道那日元狄被元航发现时,整个人都是虚弱无比的,像是个行将就木的人一般。然而多年的仇恨叠加在元航心头,不得不使得元航对他进行虐待与羞辱,可惜,元狄没撑过半柱香就没了。

    而据元航当日对元邪的回答来看,元狄这回是真的死透了,因为他的尸体在没气儿以后,直接化作了一团烂肉,那境况令元航吓得有很长一段时间睡不着觉。

    林碧落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后,心底不禁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了些无奈:“元邪,你说我这么恶毒的对待那些仇人,他们会不会来报复我啊?”元邪闻言,笑了笑:“报复就来啊,他们做人的时候就没斗过咱们,即使是成了鬼,他们也不可能斗的过!”

    林碧落听着元邪霸气十足的话,开怀的笑了。

    而与此同时,一道圣旨从宫中传出来到安平王府,林家渊接旨后,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诏书:“贵女和安郡主林碧落,即日进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