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造作1

    “落儿,这……”宣旨的公公走了没多久,林家渊便拿着圣旨来到了林碧落跟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父亲,你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的,对吧?”林碧落巧笑倩兮的望着林家渊,林家渊有一瞬间的呆滞,片刻后他点了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林碧落闻言,笑着拦住了林家渊:“父亲要去做什么?”林家渊答:“进宫去见太后!”林碧落摇摇头:“父亲,你觉得你阻挡的了吗?你觉得你有能力阻止吗?”林家渊哑然,他看了眼林碧落,随后又看了眼在林碧落身边的元邪,元邪此刻一言不发的瞪着自己,眼中若隐若现的闪着些奇怪的光芒。

    “我……”林家渊结巴道,林碧落拍了拍林家渊的手安抚他:“父亲放心吧,我是你的女儿,太后自然不会对我如何,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多见你,你应该懂得吧?”林碧落直白的点出了其中的关键,林家渊闻言,无奈的点了点头,他道:“也是,除了这个理由,其他的借口貌似也解释不通了……”

    说完,他放下了圣旨便离开了,林碧落目送林家渊远去,随后转身看向元邪:“我说殿下,你一直沉默着是在想什么事情啊?”元邪微微愣了一会儿,很快就回答道:“没有,我只是在想太后的用意是什么。”林碧落听见元邪的问话后,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还能有什么,无非就是为了见我父亲!”

    “可也不对啊,安平王入宫也不可能进后宫去啊,再说了,没有我父皇的旨意,愣是谁擅自入后宫,都是要诛九族的!”元邪百思不得其解的说着,林碧落一听,笑了:“我说殿下,你觉得是你父皇的权威大,还是太后的权威大?”

    元邪闻言身子一僵,林碧落见到元邪的状态后,知道他已经被自己点通了,当下她说:“当年你父皇能上位,除了他的智慧以外,还多亏了太后,若是没有太后以及林门的扶持,你的父皇不会上位。还有,若是没有她们的扶持,也没有你的存在了!”

    林碧落说完,忽地有些伤感起来。元邪见了,搂着林碧落:“怎么了落儿?好端端的怎么一脸忧愁?”林碧落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没事!”可聪明如元邪,知林碧落者亦是元邪,他敏锐的察觉到了林碧落的怪异,顺时,他托起林碧落的小脸:“你是不是还在为你父亲的身世感到忧心?”

    林碧落错愕的神情验证了元邪的猜测,只见元邪霎时脸色大变:“落儿,太后都说过了,你父亲是你祖父与她所生,根本不是先帝与你祖母所生的。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劳心忡忡的?你这样真的令我好生难过!”元邪说罢,苦着脸转身背对着林碧落,一言不发。

    许久,林碧落扯了扯元邪的米色袖袍,元邪冷冰冰的回头看着林碧落:“干什么?”林碧落见状,心底一酸,但是她忍着心底的不适道:“元邪、我、我、我这是太在乎你了,我、我、我怕失去你,我怕,我真的好怕!”说着,林碧落便开始低声抽泣起来。

    元邪见状,心底莫名的抽了抽,他闭上眼在心底绝望道:完了,落儿这样让我好心疼!

    “落儿,别哭,别哭,哭了就不美了!”元邪笨嘴拙舌的安慰着林碧落,林碧落听后,不禁哭的更是大声起来。元邪见了,手忙脚乱间狠狠的搂住了林碧落,将她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坐下:“落儿,别难过了,你这样我好心疼,好心疼!”

    林碧落仍是在抽泣着,但是声音逐渐的小了许多,元邪见林碧落缓和了,便拿出了自己的帕子替林碧落抹泪水。“落儿,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你说你在乎我,你说你怕失去我,我听了真的好开心!”元邪絮絮叨叨的对林碧落说着他内心的喜悦,林碧落仍是一抽一抽的,但是她闻言后点了点头。

    “落儿,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我感觉我好幸福!”元邪见林碧落点头,兴奋的说着,林碧落平心静气了一阵后,对元邪道:“殿下,我真的好在乎你,好喜欢你……”元邪听后,心底一阵悸动,烦躁不安的他猛地抓过了林碧落的小脸就吻了下去。

    一吻终了,元邪放开了已经红着脸喘着气的林碧落,他满意的看着林碧落:“落儿,你现在好美啊!”林碧落闻言,有些羞涩的将脑袋埋进了元邪的怀里:“殿下你好坏啊!”元邪闻言,整个人都怔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林碧落,撒娇且娇柔的她小鸟依人的缩在自己怀里。

    “落儿!”元邪有些难以自制的对林碧落吼了一声,随后他紧抱着林碧落许久,在林碧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他又忽地松开了对林碧落的怀抱:“落儿,你快些准备吧,午时以后宫里就该派来御辇接你进宫去了!”林碧落不明所以的看着元邪:“殿下,现在才刚刚辰时呢!”

    元邪一愣,他有些慌不择路的起身往屋外走去:“落儿,你先准备吧,我有事先走了!”林碧落见状,没发现元邪的异样,她无奈的点了点头:“那咱们到时宫里见!”元邪声音有些低迷的应了一句,而后便飞身离开了。林碧落见元邪离开,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她径直走进了闺阁收拾东西,而后便回想到了自己先前那一副娇滴滴的样子。

    “咦……真是羞死人了!”林碧落心底一阵唏嘘,她是死都不会想到自己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居然也会那么毫无顾忌的撒娇和扮可怜。“也不知道元邪是不是被我的那副样子给吓跑了,嘶……想想我都觉得有些发寒,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林碧落自言自语了一通后,倒头躺在了软榻上眯起了眼。

    渐渐地,林碧落进入了梦乡,渐渐地,她看见了一些只有梦里才能见到的东西: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你没有资格回去了!”一道声音传来,林碧落猛地看见了一个与自己长相一样的人站在不远处的云层中苦笑道,“为什么?”林碧落有些焦急的看着那个人问,那人答:“因为你动了心!”

    “什么动心?什么意思?”林碧落正要发问,却见天边一道闪电袭来,而后一声响雷炸起,林碧落一惊,整个人只感到往下深陷:“啊!救命啊!”林碧落大吼一声,猛地伸手一抓,耳边一道刺耳的吃痛声传来,林碧落一睁眼,就看见了自己手指狠抓着姚纤纤的胳膊,而姚纤纤则是痛不欲生的样子。

    “呀……怎么回事……你……你怎么在这儿啊?”林碧落一脸惊慌的放开了手,而后看着姚纤纤,姚纤纤揉着自己被抓红的胳膊,有些幽怨的看着林碧落:“我来喊你吃午膳啊,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的把铜盆放在了地上,我没看见踢到了,然后你就扑起来抓了我一把,哎哟,疼死我了!”

    姚纤纤说罢,要死要活的哭痛起来。

    “那个纤纤……我、我、刚刚坐了一一个梦,梦见了我被雷劈了,然后就醒了……”林碧落支支吾吾半天,随后说出了一段完整的借口,姚纤纤闻言,欲哭无泪的望着林碧落:“大小姐,感情你是因为踢到了铜盆,然后发了一个遭雷劈的梦,所以抓了我是吧?”

    林碧落点点头:“貌似是这样的……”姚纤纤欲哭无泪的看着林碧落,她接受了林碧落这个借口:“行吧大小姐,咱先用午膳吧!”林碧落有些心虚的起身,她打算去搀一下姚纤纤的手,谁知道她的手刚接触到姚纤纤,就听见姚纤纤杀猪般的声音响起:“大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林碧落瞧着姚纤纤的那架势,十足十的害怕,她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惊慌。林碧落见状,知道姚纤纤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她正要解释,却听见外头传来了小桃的声音:“纤纤,你喊小姐怎么喊这么久啊?”话音落下后不久,小桃人就进来了。

    她看见眼前的局势后,有些奇怪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林碧落听见小桃的问话,忙笑盈盈道:“小桃,今天吃什么?”小桃答:“小姐,今天的午膳奴婢准备了清蒸海鱼、红珠白球、金玉满堂……”“怎么净是些素菜?”林碧落听着小桃报的菜名,眉头不禁一皱。

    谁知道小桃居然答:“小姐,你忘了咱们今日就要入宫了吗?准备那么多好菜又有什么意思?进宫后自有山珍海错等着小姐用呢!”小桃说着,脸上露出了一副狡黠,林碧落对此感到无语:“小桃,我还真不知道,你居然变得如此的滑头了!”

    “小姐……你取笑奴婢……”小桃有些娇羞的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见状,笑了笑:“你这古灵精怪的丫头!”小桃咧嘴一笑:“小姐你过奖啦!”林碧落闻言,摇了摇头:“不是说用膳吗?还呆着做什么?”小桃与姚纤纤闻言,忙搀着林碧落起身往逍游阁下走去。

    “纤纤,你怎么样了?”下楼时,林碧落对姚纤纤问了一句,姚纤纤摇摇头:“不碍事了!”林碧落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她望了望天,看着不远处聚集着的黑云:“这天,又要变色了!”说完,她便一头进了食厅。

    远处,王府的丧乐仍在响着,林碧落在用膳时听见那些声音,有些彷徨起来:来这也快要一年了,先后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该报的仇也报了,该爱的人也爱了,该死的人也都死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没有回到现代呢?想到这,林碧落忽地记起了梦里那个声音说自己动心了,“动心了……难道是指自己对元邪……”林碧落碎碎念道。

    “可……为什么动心了就回不去了呢?”林碧落自问一声,千头万绪里没有一点答案能告诉林碧落。

    “小……小姐……”就在林碧落想入非非之时,林克急匆匆的跑进了食厅,林碧落见到林克,眉头一皱,她道:“林管家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林克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后,点了点头:“小姐,那野种……”

    林碧落闻言,只觉得头疼:“林碧媛又怎么了?”林克答:“她这些日子里吵着嚷着要见你,先后玩了绝食、自尽等把戏,今天,她居然用稻草变成的绳条,在暗牢里自杀了!”“真是不作妖就不安生啊!”林碧落听见林克的回答后,放下了刚拿起没多久的筷子:“走,带我去瞧瞧!”

    林克见状,忙不迭的上前开起了路。而小桃则急匆匆的上前对林克掐了一把,而后在林克惊诧的眼神下恶狠狠道:“你这个管家是不是成心的?小姐好不容易吃顿饭,你居然还来打扰!”小桃话刚说完,林克便僵住了身子,他这会儿才想起来林碧落先前在做什么。

    “林管家,甭管她,咱们走!”林碧落的声音忽地传来,林克闻言,忙点头继续往前走。“小姐!”小桃的声音又传来,林碧落白了眼小桃:“让院子里的人先吃了吧,一会我回来了,再吃过!”小桃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示意姚纤纤跟着林碧落走。

    “林管家,林碧媛这几天的动作应该没这么小吧?”出了逍游阁后,林碧落的声音再度传来,林克闻言,愣了愣,而后点点头:“回小姐的话,前些日子是王爷吩咐了老奴别事事都惊扰你,可是今儿个这事儿闹得实在太狠了,老奴怕王爷不肯,所以只好擅自做主来找小姐了……”

    “到底怎么了?”林碧落心头疑虑重重的看着林克,林克听见问题后,叹了口气:“那林碧媛在暗牢里以稻草编绳,然后将绳子系在了暗牢顶部的横梁上,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反正我得知消息的时候,她已经去了半条命了!”

    “看守她的人呢?”林碧落闻言,沉了声,林克见状,忙答:“小姐恕罪啊,是王爷吩咐我们别去搭理林碧媛的,他说反正都是王府的耻辱,倒不如让她自生自灭的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