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造作2

    “自生自灭?呵呵,父亲想的真是好,他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林碧落听到这,瞬间明白了林家渊的用意,他不想自己亲手杀了林碧媛这个耻辱,他不想脏了手,但是,他可以逼得林碧媛去死,逼得林碧媛生不如死。

    “小姐,这话老奴没听见,往后也别说了!”林克紧张兮兮的对林碧落道,林碧落闻言,点点头:“管家,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父亲听见了也无妨,他既然有本事这么做,那就该有本事承受这些闲言碎语!”林克听见林碧落的话后,有些惊慌的点了点头,而后继续往王府北侧的暗牢走去。

    “林管家,这……是去暗牢的路吧?”快靠近暗牢时,林碧落忽地问了一句,林克回头诧异的望着林碧落:“是啊小姐,怎么了?”林碧落皱着眉问:“你们没把林碧媛挪出暗牢?”林克见状,心底一惊,他忙下跪道:“小姐,老奴愚昧、老奴迟钝,竟忘了将她带出暗牢……”

    林碧落见到林克如此,心底倒有些愧疚起来:“林管家快快起来,林管家快快起来!”林克闻言,起了身,林碧落走到林克跟前:“林管家,辛苦了!”林克忙答:“不辛苦、不辛苦、比起小姐为老奴重立声威与再造之恩,老奴这一点苦算不得什么!”

    林碧落听见林克提起前事,她笑了笑:“林管家不必为此感到心底不安,我林碧落不是那种拿着恩情捆绑别人的人!”林克闻言,忙答:“老奴不是这个意思,小姐……”林碧落听见林克的声音后,点点头:“我知道,也明了,林管家你是个不可多得的忠仆!”

    林克闻声,不禁眼圈泛红起来:“小姐……老奴能有小姐这样的主子,实在是三生有幸!”“好了林管家,现在不是感恩的时候!”此时,一心系在林碧媛身上的林碧落,有些不耐烦的阻止了林克的道谢,林克点点头:“小姐请跟着老奴来!”

    林碧落点点头,由姚纤纤搀着一步一步的往暗牢走去。等她跟着林克到了关押林碧媛的暗牢前时,她一眼就看见了昏黄灯光下的林碧媛,一脸惨白,满额头的青紫交加,甚至在她的脖子处,竟然还有好多条勒痕。“怎么会这样?”林碧落有些出乎意料的对林克问,林克摇摇头:“小姐,老奴没办法啊!”

    林克话音刚落,林碧落就接话了:“什么叫你没办法?”林克迟疑片刻,欲言又止。林碧落见了,忽地想起了几个月前,林克也有过这样的情况。“看守的人呢?”林碧落想到这,对林克问道,林克指了指暗牢内侧:“他们应该在里面!”

    林碧落闻言,示意姚纤纤进去把人喊出来,姚纤纤收到眼神后往内屋走去,但是却迟迟没出来。不多时,里头响起了吵闹声,而后,几个身强体壮的男人从里面飞了出来,直直的砸在了暗牢的墙上。“啊!你个小婊子,给脸不要脸了还?”只听见被打趴下的男人们还骂骂咧咧的起来,林碧落见了,瞬间明白了林克的没办法是为什么。

    “大胆,在郡主面前休得无礼!”林克见状,忙上前劝阻了那些个男人,可惜,那些个男人闻言后却一脸奸笑的看着姚纤纤:“这小婊子长得这么的风尘,哪里像郡主了?”话音刚落,那男人就凭空挨了数巴,他正准备发怒要大吼的时候,冷不丁看见了在自己身边站了一个身材瘦小、模样绝美的冷脸女子,霎时,他呆住了。

    他愣了许久,随后才想起来要发怒:“哟,又来了一个冷婊子啊?怎么?缺伺候了?要大爷我来伺候你吗?”那男人说的咸湿,身后跟着的几个男人见状哈哈大笑起来。林克见状,忙阻止他们别胡说,谁知他们居然直接将林克推开:“老东西,我们是王爷请来的,你没资格说话!”

    他们话刚说完,林碧落就飞升给了他们各自一巴掌,而后还点了他们的穴位:“林管家,这样的贱奴,还留着做什么?不忠不义的东西,应该送去后宫做太监!”林碧落说罢,那几个男人瞬间就大惊失色起来,他们口不择言的说着话,字里行间把林家渊扯了进去。

    “你们说我父亲有什么用?这个王府,我说了才算,我父亲顶多见机行事!”林碧落冷冰冰的对那几个男人说道,那几个男人闻言,猛然骇白了脸:“你……你真的是和安郡主?”林碧落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怎么?我长得不像?”

    那几个男人中的一个说了一句糟了,而后,他们开始变相的对林碧落恳求、说好话起来。“你们要活命也可以,不过得净身先!”林碧落笑眯眯的望着那几个男人,随后,那几个男人居然很是决然的点了点头:“只要能活着,怎么样都行!”

    林碧落见他们被自己试出了底线,当下也没了兴趣:“你们自己说,是谁给了你们胆子随便虐待犯人的?”那些男人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有人道:“是、是王爷,是王爷的意思,他要我们折磨那女人,要我们不断的给那女人传递自尽的念头!”

    “原来如此!”林碧落冷笑一声,而后她转身看向林克:“林管家,这几个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林碧媛我就带走了,父亲那边我自会交代的!”林克闻声,点点头:“老奴明白!”说着他忙不迭的将暗牢的门打开,而后,姚纤纤进了暗牢将奄奄一息的林碧媛给带了出去。

    回逍游阁的路上,姚纤纤有些气鼓鼓的对林碧落问:“小姐,那些个轻薄浪徒难道就那么放过了?”林碧落好整以暇的问道:“要不然呢?”姚纤纤无话可答,林碧落见状,笑了笑:“纤纤啊,林管家不会放过他们的!”姚纤纤闻言,眨了眨眼:“小姐怎么知道?”

    林碧落答:“林管家那性子,别的人或许不知道,但是我却是知道的,他私底下对待越距的人,那叫一个狠。你见过将人逼上油锅泡澡,还逼着他说舒服的人吗?”姚纤纤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咽了口唾沫:“小姐你说的不会是林管家吧?”

    林碧落垂了垂脑袋:“是啊,是林管家,他年轻的时候,是我父亲军营中得力的军师,处理军务是最能干的!”姚纤纤对此没有兴趣,她现在一门心思在想林克会怎么对付那几个男人。“小姐,你说林管家会怎么对付那些个人呢?”姚纤纤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闻言,低着声:“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姚纤纤百思不得其解林碧落话语里的意思,林碧落也不急,她就看着姚纤纤在那里干着急。

    “诶小姐,你把她带回阁里去做什么?”过了很久,姚纤纤从纠结中跳了出来,林碧落听见姚纤纤的问题后,自己也是一愣:“是啊,我为什么把她带回去?我为什么要救她?她可是我前世最恨的人啊!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带着她离开暗牢?为什么……”

    林碧落瞎想着,她知道自己想不出答案,但是她仍是在瞎想:“或许是为了能安心的渡过每一天吧!或许是为了利用林碧媛吧!或许或许……其实就是自己内心不忍心看着林碧媛那么轻易死了罢了!其实就是自己心软了,不忍心再杀生罢了!”

    林碧落这么想着,不多时,她直呼一句:“真是造作啊!”

    “小姐,你刚刚说什么?造孽?造什么孽了?”姚纤纤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着林碧落,林碧落有些尴尬的笑笑,心底直呼:“我还造人呢!我明明说了造作好么?”然而,林碧落内心吐槽完后,她又默默的说了一句:“我刚刚说的是造作!”

    姚纤纤不解的望着林碧落:“小姐,为什么这么说?”林碧落答:“我或许心软了,这么久了,这么多人走了,我想着林碧媛这贱人不该这么轻易的死去……诶……感觉我好造作啊!”林碧落说着,一脸绝望的抚弄着自己的头发,而后姚纤纤阻止了林碧落的行为:“小姐,你这样其实是对的!”

    “对的?你怎么认为是对的?”林碧落有些诧异姚纤纤的反应,姚纤纤答:“小姐只怕是受了毕生诀的影响了!”林碧落闻言,越发的诧异起来:“怎么又与毕生诀有关系了?”姚纤纤答:“小姐,你是不是总觉得杀生以后心绪不宁,有一种强大的罪恶感?”

    林碧落听见姚纤纤的问话后,刹那间愣住了,是啊,自己的确有这样的感觉。自从在那小道上杀死了元狄的余孽后,自己没此杀生,身心总隐隐的透出一股子的不安与内疚。特别是几天前临安王被冤杀后,自己还连续发了多个恐怖的梦。

    “你的意思是,是毕生诀给了我优柔寡断?”林碧落找不出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改变,当下她便挑了优柔寡断,姚纤纤闻言后,噗嗤一声笑了。林碧落见状,有些不满:“你笑什么?”姚纤纤答:“小姐你也知道自己开始变得优柔寡断了啊?”

    林碧落闻言,不禁一愣:“那我之前是怎么样的?”姚纤纤答:“小姐之前啊,很是决绝,做什么事情从不会犹豫,该怎么做,该怎么说,都是快刀斩乱麻的,而不是现在这般,犹豫不决、而且还会给人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小鸟依人?”林碧落听见姚纤纤提起这个词,不经意的想到了自己一个多时辰前依偎在元邪身上撒娇的样子,“嘶……”林碧落有些不自在的耸了耸肩,她一想到自己之前的状态,就感到一层层的鸡皮疙瘩在身上发起来,很是不安。

    “小姐,你是怎么了?”只听见姚纤纤的声音传来,林碧落清了清嗓子:“纤纤啊,你说毕生诀的第二层该怎么修行好?我怕再继续按着我自己的理解修炼,我整个人都要脱胎换骨了!”姚纤纤闻言,捂嘴笑答:“小姐不必担心,第一层就是给小姐你脱胎换骨用的,等到了第二层,一切都会有变化的!”

    “是吗?”林碧落一脸不信的看着姚纤纤,姚纤纤见状:“小姐,你瞧你,又露出这样的表情了!”林碧落闻言,心底一惊:“什么表情?我露出什么表情了?”

    “小姐,你露出那种优柔寡断的表情了!”姚纤纤说完,哈哈大笑起来,林碧落顺时明白了姚纤纤在戏耍她,当下,林碧落也不顾姚纤纤还搀着林碧媛,便去捉弄姚纤纤。谁知道她们俩这么一闹,竟把林碧媛给折腾到了地上。

    “啊!”只听见林碧媛闷哼一声,而后她缓缓睁开了眼睛:“是你……呵呵,林碧落,真是做梦也要见到你啊!早知道我就不该跟着龚铭回这皇城,早知道我就不该听信太后的假话来诬陷你……”林碧媛絮絮叨叨的说着,随后便再次昏迷了过去。

    而林碧落听见林碧媛的话后,不禁奇怪了起来,她对姚纤纤道:“你刚刚听见了吗?”姚纤纤疑惑的望着林碧落:“小姐,听见什么?”林碧落答:“她说太后用假话欺骗了她,然后借她来诬陷我!”姚纤纤点点头:“奴婢听见了啊,怎么了?”

    林碧落答:“照理说我是太后的亲孙女,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再怎么重男轻女也不应该这么做才是啊!”林碧落百思不得其解的说着,而姚纤纤则是犹豫片刻:“小姐,会不会是你与你母亲长得太过相似了?然后……”姚纤纤的话点到为止,林碧落听到这也明白了姚纤纤的意思。

    “有可能吧!”林碧落沉默许久,低哑着声音回了一句。“但是,她其实也没必要这么做的,毕竟再怎么不喜欢,我也是她的孙女了,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林碧落话说完后又补了一句,而后,姚纤纤便脑洞大开道:“小姐,难道太后在说谎,王爷不是她的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