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入宫劫4

    就此,元邪思维快速运转,大脑急速的想了想,而后对身边的侍卫长道:“严查今日入了紫檀殿的人!哦不,应该是所有进过紫檀殿的人,无论是谁!”“是,属下这就去办!”侍卫长领命后,便匆匆的离开了,他的步伐飞快,很快便将紫檀殿前的侍卫全部召齐并分配了各自的任务。之后,他便带着一队队的小分队离开了紫檀殿外。

    远方有百栗鸟在清脆的叫着,元邪望了望漆黑的夜空,心底心绪不宁的厉害。

    当元邪在殿内看着那侍卫长远去,他忽地对计太医问:“太医,不知道落儿现在如何了?”计太医答:“回殿下,郡主已经无大碍了,待老臣为郡主开几贴回元补神的药,按时服用了,就可以了!”“小桃,快,快跟着计太医去取药!”元邪闻言后,抱着林碧落起身,而后对小桃吩咐道。小桃点了点头,跟着计太医离开了紫檀殿。

    “殿下,你是有话要对我说吗?”这时,在一边站着的黎夭鸾主动的对元邪问道,元邪点了点头,黎夭鸾当下便凑近了元邪与林碧落,元邪见黎夭鸾如此,便直接开口道:“你和我与落儿说说,今日的出事前有什么古怪的地方!”黎夭鸾闻言,点点头:“在我们经过东城门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奇怪了,因为御辇要在申时前进宫,那么照理应该走中街去往玄武门,可是,他们内监却说东城门更快!”

    “你当时为什么没阻止呢?”元邪对黎夭鸾问,黎夭鸾看了眼林碧落,依偎在元邪身上的林碧落此时道:“元邪,是我,是我觉得中街太吵闹,才没让黎乱阻止了他们更改路线!”林碧落说完,又继续道:“他们既然是要刺杀我,那么肯定是会想方设法的走东城门的,即使当时阻止了,他们也有办法改道的!”

    元邪听了林碧落的话后,只觉得有些无话可说,他无奈的点了点头,而后道:“那你也不该如此草率大意啊!”林碧落撅起嘴答:“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再说了,我以为你会派你的那些个隐卫来保护我的,谁知道你居然什么人都没有派!”

    元邪见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我、我、我以为今日你进宫有宫里的士兵守着,不会出事情,而且、我以为餮血教他们已经亡了,所以……”林碧落对元邪的解释感到有些无奈,她道:“罢了,这些都是预料不到的事情,我不能怪你,也不可以怪你的!”

    元邪听后,一把搂紧了林碧落:“落儿,今日开始,我会亲自守着你的!”林碧落闻言,笑了笑:“没事的,现在在宫里,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林碧落话说完,有些心虚起来,餮血教他们怎么可能不会来刺杀?他们肯定会来的,就是时间的问题!

    “殿下,依奴婢的经验看,殿下只需要在紫檀殿的四个方位布置陷阱、再安插五名隐卫在紫檀殿的东南西北中即可,到时有什么风吹草动,奴婢可以一马当先的保护小姐,然后你的隐卫再出动。”这时,黎夭鸾的话将林碧落从思绪里唤醒,她眨了眨眼道:“黎乱的提议不错,可以实行!”

    元邪闻言后答:“那就依你的意思去做,务必做的完美!”黎夭鸾点点头,抱拳退出,独留下林碧落与元邪在室内。“落儿,疼么?”这时,元邪对轻抚林碧落的伤口,一脸疼惜的看着林碧落问,林碧落点点头:“疼,很疼,非常的疼!”

    “对不起落儿,都是我,都是我!”元邪抱着林碧落,不住的说着,鼻尖摩挲着林碧落的耳垂,他的一整套动作透露出了他的不安与愧疚。林碧落察觉到了元邪如小猫般求摸摸的情绪后,她抱着元邪道:“殿下,不碍事的,你不要难过和自责,这一切都是命数!”

    元邪松开了林碧落并点了点头:“嗯,落儿,谢谢你安慰我!”林碧落哑然,随后,她笑了笑:“你这家伙,真是欠打!明明是你抱着我想我安慰你的,怎么,这会儿又道谢企图占便宜啊?”元邪闻言,一脸奸笑道:“落儿,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林碧落白了眼元邪:“你这家伙,真的是!”说着,她翻了个身,企图离开元邪的怀抱,可惜,她一动,元邪就将她搂的很紧,无奈之下,她叹了口气:“连脱身都不行,殿下,你要做什么?”元邪闻言,将手紧紧的抱住林碧落:“落儿,我想亲亲你!”

    林碧落有些怔住了,之后,两片温热的唇瓣便覆盖了她的薄唇,而后她的双眼忽地瞪大了。“傻瓜,闭上眼睛!”元邪松开了林碧落道,而后,林碧落很是听话的闭上了眼。黑暗里,林碧落只觉得自己跌进了一处柔和温暖的水中,而元邪则是水中央的一个神灵,那么美好、那么梦幻。

    一吻结束,林碧落有些喘不过气来,她呆呆的看着元邪,莫名其妙的对他喊了一声:“夫君!”元邪闻言后,有些没回过神,等他反应过来后,他惊喜的望着林碧落:“落儿,你刚刚喊我什么?你再喊一次!”林碧落这时也回过了神,她有些尴尬且羞涩道:“殿下你听错了吧?我什么都没有喊!”

    元邪见林碧落羞红了脸,当下不顾形象的缠着林碧落道:“落儿,你再喊一遍,我听见了,你刚刚喊我什么,你再喊一遍!”林碧落对元邪这死缠烂打很是讨厌,她别开了脸:“殿下,我真的没有喊,你肯定是听错了,你一定是听错了!”

    “落儿!”元邪忽地对林碧落喊了一声,林碧落有些呆呆的回头看向元邪,却见他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落儿,你不喊也关系,你迟早也是要喊的!”说着,他紧抱着林碧落,一脸的满足和高兴。林碧落见元邪这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她只觉得身心都有些暖洋洋的,不是因为元邪的拥抱,而是因为元邪这个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