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 造作贵妃2

    元邪羞红了脸道:“落儿,刚刚是一时未察觉,好在你及时出手,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说着,元邪又打算凑近林碧落,可林碧落却警惕道:“殿下,小心为好!”

    说着,她又对元邪问:“刚刚那一瞬间,你没察觉到异样吗?”元邪闻言后一愣,随即摇摇头:“还真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刚刚只是想抱住你,谁知道却……却变得燥热难挡……”“看来有神秘人在搞鬼啊!”林碧落低声说道,随后,她对元邪吩咐了一句:“你现在就离开,快!”

    元邪正要答话时,却忽然听见了外头传来了很熟悉的大监喊声:“皇上嫁到!西门贵妃嫁到!”

    “殿下,你快离开,快!”林碧落吃力的起身对元邪喊道,元邪有些踟蹰,但仍是离开了。“陛下,我听说南逸王与这和安郡主交好,现在正在紫檀殿内呢!”元邪刚离开,一道透着狡诈气息的女声就传进了林碧落的耳中,林碧落冷笑了一声后,眼睛忽地亮了亮。

    “哦?邪儿会这么不懂规矩?”只听见元不笱那威严庄重的声音传来,林碧落听见后,笑了笑,她心道:这皇帝也是够疼爱元邪的了,居然问的这么大声,明摆着是要让元邪听见声音后做好迎驾的准备。“是、是啊陛下!”只听见那女声明显的迟疑了一下,她干笑了一声后,屋外便再次传来了大监的声音:“陛下,到了!”

    “嗯,朕倒要看看,邪儿与这和安在里头做些什么!”只听见元不笱威严的声音里透着些戏弄,而后,那狡诈的女声透着股喜悦与得意道:“陛下那就快进去瞧一瞧吧!”“陈谷!”只听见元不笱喊了一个名字,随后,大监应了一声,“走,进去瞧瞧!”元不笱继续道,大监答应着推开了林碧落的屋门。

    “怎么会这样?”当屋子的门口被推开后,屋内答应一切都一览无余,这时,那狡诈的女声低哑的响起,不多时,她便将声音转化为了干笑:“陛下你瞧,这里头好生冷清,看来南逸王他们不在这里面呢!”“是吗?”元不笱的声音透着股精明,他的话问的那女人一阵颤栗。

    林碧落听见了那女人身子发抖的声音,也听见了她心跳加速的声音,她这时已经想明白了这女人为什么这么做了,“这个西门贵妃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林碧落心声说道。“什么人?”想到这,林碧落好整以暇的扮起了弱女子,她对外头问了一声,而后,如她预料一般的,外头响起了元不笱的声音:“不是有人在么?”

    话音落下后,林碧落就听见两道心跳加速的声音响起,“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道心跳加速的声音?”林碧落心底纳闷着,而后她就看见了元不笱出现在了她面前。“啊!臣女拜见皇上!”林碧落见到元不笱后,忙起身打算行礼,可惜,她的话说出来了,可身子却没有因此起来。

    元不笱见到林碧落如此,忙阻止了她的动作:“和安既然受了伤,那就好生养着,不必多礼!”林碧落见状,只能躺回榻上,而后谢恩。这时,从元不笱身后又走来了一身着妖冶的紫色鎏金镶金玉露华服的女子,她脸上扑着令林碧落感到震惊的细粉,一副日本艺妓的模样。

    林碧落见到此人,心道:这该是那个可恶的西门贵妃了吧?林碧落刚想到这,就听见了那西门贵妃发出了很嗲的声音:“陛下,我的下人刚刚抓住了一个丫鬟,说是和安郡主的奴婢,我见她鬼鬼祟祟的,手上居然还拿着鸳鸯戏水的丝绸……”

    “丫鬟?难道是小桃?”林碧落听见西门贵妃的声音后,心一下子就揪起来了,她此时甚是担心小桃的安危,当然她更担心西门贵妃会以小桃来陷害自己。

    “哦?鸳鸯戏水?”只听见元不笱的声音响起,林碧落闻言,心底暗喜,因为元不笱的声音里透着调弄的意思。“是啊陛下,要不要将那贱奴押进来问一问?好知道她是为谁传了那鸳鸯戏水的图……”只听见西门贵妃奸狡的说着,眼神不自觉的瞄向了林碧落。

    林碧落见到西门贵妃如此,心底不禁冷笑一声,但她表面上却甚是委屈的对元不笱说:“陛下,那奴婢或许是半个时辰前为我去司药局抓药的贴身丫鬟!”说着,她便盯着元不笱看,元不笱闻言后,对林碧落问:“既然是去抓药,为何还会带着鸳鸯戏水的丝绸被贵妃抓到了?”

    林碧落闻言,怔了怔,随后甚是难过的回答道:“回陛下的话,司药局的秦太医为人不正,他要臣女交出银子百两方才愿意让诊治臣女的计太医给我开药方。可臣女以及家父安平王都是以勤俭为主,怎么可能会有百两白银随身带着呢?臣女无奈之下,只能将陛下当初册封臣女为郡主时的丝绸交了出去……”

    林碧落说完,还不忘掉眼泪哭鼻子,这一幕落入元不笱眼底,化作了偌大的震愤,他大怒道:“来人,去、去司药局把秦孝那老东西给朕捉来!”话音落下后,元不笱身边的几个侍卫便离开了,而西门贵妃见状,哑了声,但她仍是不怕死的对元不笱道:“陛下,你看是不是先召了那贱奴问问……”

    西门贵妃的话还没说完,就止住了,因为元不笱那杀人的眼神正盯着她看:“贵妃什么时候管的如此之宽了?这和安刚一进宫就被你撞上了她的婢女鬼鬼祟祟,难道是巧合不成?”元不笱意有所指的对西门贵妃问道,西门贵妃听见后,眼珠一转,答:“是啊皇上,就是这么巧啊!”

    这句话出口,不止元不笱皱起了眉,就连林碧落也眯起了眼睛,她心道:这西门贵妃如果不是装模作样的扮傻,那么她就是真的傻,又或者是傻的被人当做了刀子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