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贵妃亡2

    元航有些语塞兼郁闷的点点头:“问完了!”林碧落见状,巧笑倩兮道:“那我要走了!”元航点点头:“你走吧!”林碧落闻言,头也不回、礼也不行的就走了,元航见状,有些咬牙切齿道:“这丫头,还真是够目中无人的,真的是!”说着,元航的眼底露出了一道怪异的光。

    “小桃,怎么样?他有盯着我们吗?”走了十多步路后,林碧落有些紧张的对小桃问,小桃贼兮兮的往回看了眼身后,随后对林碧落答:“小姐,没有、没有,殿下好像已经走了!”林碧落闻言,这才松了口气:“走,小桃,咱们快点往钦天监赶去,快!”

    “是,小姐,你慢点来!”小桃应答了一句,而后扶着林碧落不快不慢的往钦天监走去。

    此时的钦天监里,南宫万英一脸懵逼的望着昏迷的莲贵妃以及一脸冰霜样的黎夭鸾,他皱着眉道:“不是我说,这这这……这到底是个什么、什么意思啊?这这这……这是你家小姐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啊?为什么要把这样的人送来我钦天监啊?”

    “是我家小姐的意思,怎么?南宫大人不乐意?”只听见黎夭鸾冷冰冰的回了南宫万英一句,南宫万英闻言,气不打一处来:“好啊你,居然敢和朝廷命官如此说话,你说,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哟,南宫大人好大的官威啊!你可别忘了,我家小姐是正二品的郡主,我不过是奉命行事,再说了,你确定要拿这件事做文章吗?”黎夭鸾很机智的呛了南宫万英一句,南宫万英听见后,翻了个白眼,紧接着便一声不吭的在他的钦天监大堂踱步。

    “我说你烦不烦啊?你这是在做什么?走来走去的有意思吗?”在南宫万英成功的踱步了数十圈后,黎夭鸾终于被他惹恼了,只见她一个飞身往南宫万英踢去,南宫万英察觉到黎夭鸾的动作,快速的闪身下腰,可惜,他的动作太慢,黎夭鸾成功的踢中了他的前胸。

    “哎哟!你谋杀啊你?”南宫万英被踢到后,趴在地上作痛苦状,黎夭鸾见了,白了眼南宫万英:“别装死,我不过用了半成力,你别鬼哭狼嚎的瞎叫唤!”“你、你、你、你好样的!”南宫万英被黎夭鸾呛得只能不断的说一个字,而后他愤愤不平的起身,对黎夭鸾瞪了一眼。

    “你白我做什么?莫非是要和我打架不成?还是说你这么输不起啊?”黎夭鸾意味深长的看着南宫万英,南宫万英见状,气的一脸铁青铁青的,却愣是想不出反驳的话。“哟,南宫大人的脸色不好啊,啧啧啧,大人啊,可别生气呐,小女子不过是心直口快,你可别往心里去啊!”黎夭鸾见南宫万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当下便补了一刀。

    南宫万英闻言,气的眼睛都红了,他恨恨的看着黎夭鸾说:“我不气,我怎么可能会生气呢?我这么好性子的人,哪能和不着边际的夜叉置气呀!”话刚说完,黎夭鸾便一巴掌招呼了南宫万英,南宫万英冷不丁挨了一巴掌后,大吼道:“你这泼妇够了啊!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吼完,他也不理黎夭鸾惊讶的神色,一伸手就将人给推出了钦天监大堂,边推他边说:“我告诉你啊,你家小姐来了你自己大声喊一喊,顺便告诉你家小姐你自己干的好事!”说完,他嘭得一声,将门口关了起来。黎夭鸾呆滞了半天,这才想起来反抗,可惜,已经没有用了。

    “所以,这就是你被锁在外头的原因?”林碧落一脸讶异的望着黎夭鸾,黎夭鸾有些心虚的点了点头:“小姐,你这么看我是做什么啊?”林碧落有些错愕的笑笑,紧接着答:“我听说南宫万英可是好脾气好性子到极点,从来不会随便置气,他是怎么你了,你、要这么招惹他?”

    黎夭鸾听见林碧落的问题,脸一红,而后别过脸:“小姐,我哪有招惹他!”说着,她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随后到了小桃的身边。小桃见黎夭鸾靠近自己,她惊讶的喊:“小姐你看,黎乱她的脸好红好红啊,黎乱,你是不是生病了?”

    小桃说着,伸手打算去试探一下黎夭鸾的额头,可惜,她的手刚伸出去,就被黎夭鸾打掉了:“小桃,我没事,就是这天儿太热了!”小桃听见黎夭鸾的回答后,夸张的张大了嘴巴:“黎乱,你没弄错吧?这可是深秋的晚上,你居然说热?”

    说完,小桃又凑到林碧落身边:“小姐,我觉得黎乱是不是喜欢人南宫大人啊?”林碧落闻言,奸笑一声:“小丫头,你可别瞎猜了。喏,现在给你个差事,你现在去喊个门,告诉南宫大人我林碧落本尊来了,叫他速速出来迎接我进去!”

    小桃见状,点点头有些不甘心的回头看了眼黎乱,随即便快速的竞走走到了钦天监的大堂门口喊:“南宫大人,我家小姐和安郡主到了,你快出来吧!”话音刚落,大堂的门口就开了,南宫万英一脸歉意的笑道:“郡主啊,你可算是来了!”

    林碧落平静的望着南宫万英:“不知黎乱怎么了,这大晚上的,你竟将她一女孩子关在外面吹风!”南宫万英听见林碧落的质问,他冷着脸望向黎夭鸾:“你没和你家小姐解释?”林碧落不解的看着南宫万英:“解释什么?”南宫万英听见林碧落的问话,他有些尴尬道:“这黎乱,她三番五次的顶撞讽刺我,我这才将她锁在了外头。”

    “黎乱,南宫大人所说是否属实?”林碧落听见南宫万英的回答后,脸色骤变,对黎夭鸾问道。黎夭鸾闻言,扑通一声跪下:“小姐,奴婢……奴婢……”“支支吾吾什么?老实交代!”林碧落冷言道,黎夭鸾见状,点了点头:“是,奴婢的确对南宫大人出言讽刺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