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 贵妃亡4

    林碧落自问一句,随后,她忽地想到了不久前在官道发生的那出事情。

    黎夭鸾被餮血教的余孽打伤,而在此之前,她曾与南宫万英一度斗嘴、斗气、翻白眼……“许是从那时开始的吧?”林碧落又在心底问了一句,随后,她望了眼黎夭鸾:“黎乱啊黎乱,难怪你伤还没好就挣扎着要起来帮我做事,难怪你大病初愈就要随我进宫,其实,这样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能见到南宫万英一面吧?”

    想到这,林碧落看了眼南宫万英:“南宫万英啊,你若是对黎乱有情、那就大胆点的说出去吧,做什么这么费劲的和黎乱斗嘴,做什么这么不顾形象的惹恼黎乱和你进行一轮又一轮的吵闹与打架比试呢?你若是真是有情,那就主动点吧!”

    林碧落在心底狂喊狂叫,她只觉得自己经历了一场偌大的暴雨山洪,而后她站在暴雨山洪的中心对着两个即将分开的情人大喊着指挥他们,让他们有情人能不被洪水冲走。

    “你说够了没有?瞧你这唠叨的样子,你是怎么当上的钦天监?凭你这三寸不烂的舌头吗?还是什么?”这时,想入非非的林碧落被黎夭鸾挑衅的问话声惊醒,她看了眼黎夭鸾与南宫万英之间的气氛,此时的气氛已经越发的诡异了,她当下就清了清嗓子:“黎乱,怎么说话的?没规矩!”

    黎夭鸾听见林碧落的声音后,当下便安静了下来,她很是恭敬的对林碧落行了礼,而后退到了林碧落的身边。

    “南宫大人,我教奴不当,还请大人莫见怪!”林碧落巧笑倩兮的对南宫万英说道,说完,她还作势对黎夭鸾猛掐了几把。一瞬间,南宫万英脸上与眼底流露出的心疼和难耐就出现在了林碧落的眼前,林碧落很是了然一笑,而后在黎夭鸾耳边道:“黎乱,你知不知道南宫大人喜欢你?”

    黎夭鸾听见林碧落的话后,一脸惊讶和错愕的望着林碧落,林碧落笑了笑:“我还知道你喜欢南宫大人!”说着,她快速的在黎夭鸾耳边道:“你一会看好南宫大人的眼睛,你会知道你要的答案的!”话刚说完,林碧落对又猛地掐了一把,黎夭鸾这次仍旧是毗牙咧嘴起来,但她却很清楚的看见了南宫万英眼中、神色流露出的担忧和心头。

    “小、小姐,你、你……”黎夭鸾惊诧的说不出话来,而林碧落则会心的一笑:“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和南宫万英看来是彼此都有情有心啊!不过你们两个人都不会表达彼此的心意,所以就变成了你吵我堵、你骂我打的局面了!现在时间尚早,黎乱可要抓紧时间把握好良机啊!”

    林碧落话说完,就看见了黎夭鸾一脸羞红的别过了脸,林碧落与小桃相视一笑,而后她对南宫万英招了招手:“南宫大人,你不是要带我去修罗司吗?怎的摆着一张臭脸在那里看着我呢?我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你看不下去了吗?”

    只见南宫万英一瞬间回过了神,他收起了那一副怜悯的样子,他恨恨的望了眼林碧落,而后他带着一丝疑惑往黎夭鸾处走去。当他看见黎夭鸾那一脸通红但却没有哭的样子时,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得口干舌燥的。林碧落在一边见南宫万英如此,当下就知南宫万英许是把自己给恨上了,毕竟自己为了证明他的心思,对黎夭鸾下手了。

    “郡主,你随我来!”就在南宫万英口干舌燥的时候,他很是聪明的转移了注意对林碧落指了指钦天监大堂的北边,紧接着他带着林碧落、小桃以及黎夭鸾往北边的沉香木门内走去。一入内,林碧落便闻见了一股子异样的花香,似是茉莉,却又掺杂着各种的果香。

    等她跟着南宫万英穿过了一条又一条狭小且昏暗的窄道后,林碧落终于来到了传闻里头钦天监最可怕的修罗司。只见两座牛头马面的雕塑在修罗司的门外立着,随后,满地的西域红沙铺在了修罗司地上。而在满地红沙的附近,又有许多颜色古怪、状如圆盘的花儿开放着,林碧落仔细的一嗅那花香,发现竟是在进窄道开始就闻到的那阵奇异香气。

    “彼岸花!”林碧落喃喃了一句,南宫万英听见后,像是见鬼了一般的望着林碧落:“郡主你、你、你怎么知道这花的名字?”林碧落笑笑,她搜罗了一番记忆后说:“先秦花木古籍兰千志有载,彼岸花者,其状如盘,味如花果,其色多变,百年难见也!”

    说完这一大串来自记忆的解释后,林碧落望着吃惊的南宫万英:“南宫大人?你这是怎么了?”南宫万英听见林碧落好奇的问话后,整顿了神色答:“不知道郡主所说的那本古籍可是在郡主手上?”林碧落想了想答:“不在,那本古籍是我幼时所读,早不知去了哪里!”

    林碧落说完,心虚的看了眼南宫万英,南宫万英不疑有他,当下一脸遗憾的叹了口气:“那真真是可惜了!”说完,他垂头丧气的运功将修罗司的门开了出来。而林碧落则心底吐槽道:我靠,那本古籍根本就已经毁了好么?前世的记忆里,它是毁在了李氏的手中,李氏口口声声说的女子无才便是德令我印象很深好么?

    吐槽完,林碧落看了眼身边的黎夭鸾,她心道:真是的,黎乱怎么会喜欢这么个变脸比翻书还快的男人呢?

    “郡主请!”南宫万英的声音回荡在林碧落耳边,林碧落点了点头往修罗司走去,刚没跨上台阶,她就发现了修罗司与外头的钦天监不同的地方。“南宫大人,这台阶可是用黄石制成的?”林碧落好奇的望着南宫万英,南宫万英一愣,随后笑道:“不错,的确是黄石所制!”

    “看来我猜的没有错,十多年前的魔教护法应该就在修罗司里吧?”林碧落眼眸一亮,对南宫万英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