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 阿莫2

    林碧落听见狐狸男人的顾虑后,心底狠狠的对狐狸男人翻了个白眼,紧接着,她笑眯眯的对狐狸男人道:“行,你真行!”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林碧落忽地用力在自己的脖子上劈了一手刀,一瞬间的目眩天转,林碧落傻笑着对分作无数个身形的狐狸男人道:“怎么样?满意了吧?”

    说完,林碧落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醒来,却是因为自己梦里出现了无数的狐狸脸,对自己做出了数以千计的表情和神态,将自己活活吓醒了。林碧落初初醒来时,外头传来了一阵阵的马蹄声,而且还有风声与雨声混杂,她心道:“莫不是还没到地儿?”想到这,她打算掀开距离自己较劲的幕帘看看外面,谁知道她手一抬起来,就感受到了无尽的力量扯住了她的手。

    “我靠,当关押重犯呢?居然还给老娘整这么个破玩意儿!”林碧落摸清楚了扯住自己的东西后,她没好气的对那有千百斤重的锁链吐槽道。许久后,林碧落又瞎乐道:嘿,我还真不知道,就因为我的聪慧,居然有人会防范我防范到这个地步。

    林碧落想着想着就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她殊不知,在多年后的战场上,她九死一生之际却利用这样的法子保住了整个军队,也因此,她成了能与花木兰媲美的女将军。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姑娘可是醒了?”就在林碧落愤愤不平的放下手后,外头,忽地传来了一声柔和细腻的问话声,林碧落闻言,心道:居然有女人?当下她便冷哼一声,表示她醒了。林碧落哼完没多久,外头的幕帘便掀了起来,而后,一举着明黄小鹅灯的明艳女子弯腰进了马车内。

    “姑娘,吃些东西吧,还有半个时辰才能到地儿!”那女子说着,从身后摸出了一食盒,随后将食盒里的精致吃食一一的摆上了马车的磁茶几上。林碧落看着女子的行为甚是好奇:“这路途颠簸不平,你难道就不怕它们全部洒了出来吗?”

    女子闻言,咧嘴一笑,天真可爱间,林碧落只听见女子不屑的说:“姑娘,这磁几可是主子特意为姑娘所制,这盘碟碗勺皆是带着磁性,甭说洒出来,就是姑娘吃食掉下一点米粒儿,这磁几也会牢牢的将它吸附住,不让它掉到别的地方去!”

    林碧落听见女子那口气和那解释,一瞬间,她只觉得自己弱鸡。但她随即又转念一想:连这么个小丫鬟说话都如此的气势磅礴,字里行间透着无尽的权势,那么她的那主子岂不是更加的威严兼霸气吗?想到这,林碧落也不再说话,她一昧的吃着那些食物,然后心底千思万绪的想了个遍。

    “姑娘慢些吃,没有人会与姑娘你抢食的!”这时,林碧落耳边忽地响起了那女子的声音,林碧落望了望那女子,而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吃食速度,她瞬间就尴尬无比:“让你见笑了!”那女子闻言,莫名的笑了起来,林碧落见状,对女子问:“怎么?我的话有这么好笑?”

    那女子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后,忙垂下脑袋道:“没有,姑娘,别误会,奴婢不过是想起了主子也曾经这么说过,奴婢……”林碧落听见女子的回答后,脑海里忽地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丫鬟对主子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然而主子却不喜欢丫鬟,丫鬟陷入长期的暗恋中不可自拔,以至于自己的一言一行能与其主子对应上都会令丫鬟怀念她自己的主子……

    “该不会是这女子喜欢她那主子吧?”林碧落贼兮兮的想着,想完,她还很大胆的对那女子问。那女子闻言,一脸错愕的望着林碧落:“姑娘你……”林碧落贱兮兮的笑道:“不用怕不用怕,我会为你保密的!”那女子闻言,一脸娇羞道:“姑娘你别胡说了,哪有这事儿啊!”

    林碧落见状,还以为是这女子害羞不愿承认,当下她又絮絮叨叨了一阵,直到林碧落唠叨的累了,想休息时,外头忽地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嗓音:“姑娘,你就快别瞎猜了,阿莫是我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对主子产生感情呢?你再絮叨下去,我们该要担忧你的智商了!”

    声音落下后,林碧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看着女子,女子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着林碧落的脸就笑了:“姑娘你……哈哈,姑娘你的脸色好难看啊!”林碧落见着眼前这叫阿莫的女子,心道:我好像还没和你们这班绑架犯有这么熟的关系吧?

    想到这,林碧落开口就是一句:“笑什么笑?你的笑很美吗?滚滚滚,别在我面前晃!”林碧落气呼呼的吼完,便作势往后一趟,眯眼看着阿莫的反应,只见阿莫扁扁嘴,她张了张嘴,一副有话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的样子。林碧落见状,心底感到有些不安,毕竟她第一次这么无理取闹般的对别人进行了辱骂。

    “那姑娘你好好休息!”只听见阿莫细语一声,随后她便提着小鹅灯往马车外钻去。不多时,外头响起了一阵女子的低声抽泣声,那声音极其的微小,林碧落因为修炼毕生诀的缘故能听见细蚊子叫的声音。她听见那声音后,心底有些不忍,可她终究是忍住了不去道歉和安慰,毕竟她觉得自己是被人恶意请来的,不把那人的手下折腾死已经够那人狂念阿弥陀佛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林碧落出人意料的在马车上睡着了。梦里,总有个模糊的身影对她唤着,林碧落听不清那声音,可是她却感到了熟悉。等她因为这个梦而遭到外头的雷声滚滚所惊醒时,幕帘d马车外的天仍旧黑乎乎的不像话,林碧落很是纳闷的想着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空间里,明明自己劈晕自己的时候都已经过了三更天了,之前那会儿赶路又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没理由外面的天没有变化的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