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神秘人2

    外头的风雨大作起来,雷声与闪电也时不时的交叠在一起,林碧落在马车上呆的越久,就越觉得奇怪,她在翻身了数次后,终于受不了了:“我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怎么赶了这么久的路都不见天亮?而且为什么还没有到你们要带我去的地方呢?”

    外头那高瘦男子闻言对林碧落答:“姑娘,现在大概二更天,当然不会天明啦!对了姑娘,今日是崇德叁年九月初七,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康平城的火圣庙!”高瘦男子的话刚说完林碧落就觉得一阵晕眩:“你说什么?现在是崇德叁年九月初七?”

    高瘦男子点了点头,林碧落有些悲催的望了眼外头的风雨,她心道:崇德貌似的南朝大梁人的年号吧?如果换做大魏,应该是天启三十年的九月初七,照这么看,我是睡了一天一夜了,如果是睡了一天一夜,那么在宫里的小桃她们应该都醒了吧?那元邪会不会已经知道了我失踪的事情呢?

    想到这,林碧落又对高瘦男子问道:“宫里的那些……”林碧落的话还没问完,高瘦男子就打断了她的问题:“大总管说了,姑娘若是问起宫里的朋友如何了,就告诉姑娘她们都已经苏醒,而且,正在全大魏寻找姑娘你的踪迹呢!”

    说完,男子将一小瓶子丢向林碧落:“姑娘,这是主子要我给你的,他说姑娘的伤耽误不得!”林碧落闻言,快手接住那瓶子,她细细的看了看瓶身的雕花,忽地冷言道:“你在说谎,你主子明明是大梁人,怎么会有大周的东西呢?”

    那高瘦男子闻言身子一僵,紧接着他答:“姑娘,这的确是主子要小人给姑娘你疗伤的,如若姑娘疑心,小人愿意亲尝一颗,以安姑娘的心!”说着,他便伸手将林碧落手中的药瓶夺走,倒出了一颗药丸服下。林碧落见状,心底的疑虑这才消除。

    “可是……”林碧落沉寂许久正打算对高瘦男子继续说话,谁知道高瘦男子手一挥:“姑娘有什么要说的,还是见了我家主子再说吧!前面就是建康城了,姑娘,不出一壶酒,咱们就能到火圣庙了!”林碧落听到这,话到嘴边只好咽了下去,她点了点头:“那你快些动作吧!”

    高瘦男子听见林碧落的话,高呼一声,而后加快了甩鞭的速度。

    风雨仍在天上交叠不息,电闪雷鸣也偶有出现,林碧落在马车内发呆的时候,阿莫忽地醒了过来:“渴……应哥,我渴……”只听见阿莫含糊的说着话,林碧落闻言,忙将水囊打开,扶着阿莫给她喂水。等阿莫饮完水后,林碧落正要对阿莫说话,却感到右胸处被一硬物袭击,林碧落低头一看,发现阿莫居然已经再次睡过去了。

    “真是……一点解惑空间都不给我啊……”林碧落无奈的说着,说完,她放下水囊正打算坐回到软席上,却被一阵剧烈的疼痛所刺激的就地跪下。“啊……”林碧落痛苦的喊着,慢慢的、慢慢的、那种痛苦使得林碧落开始听不见自己的叫喊声,她没了感觉、没了听觉、没了嗅觉,到最后,她眼前发乌,什么都看不见了。

    “意识没了,我们生存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这个问题或许没有人能知道,又或者说知道的人大多都直接死了。可是现在,刚刚恢复意识的林碧落却知道,她迷迷糊糊的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如同蒸笼般的大床上,她身下此刻垫着一层又一层的薄纱,纱上有黑乎乎的东西抹着,林碧落细细的嗅了嗅,发现那些东西皆是药材。

    “该不会是下地府了吧?阎王觉得我心狠手辣,要把我做成药膳吃了……”林碧落心底瞎说道,想到这,她费力的起身,却发现自己的双手满是鲜红,粉粉嫩嫩的,比之前看更为的年轻态。她察觉到自己这一变化后,下意识的,她看了看自己的身子,这一看,她吓了一跳,因为她发现自己全身的遮羞布皆消失了。

    “我靠,这什么地方啊?是人间还是地狱啊?有没有人啊?给我个回应啊!”林碧落惊吓之后,心底满是愤怒的朝着偌大的空间吼了吼,换来的,却是她自己无尽的回音。“我去,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林碧落嘟囔着,闷闷不乐的起了身,而那些薄纱与药材也连带着跟她起身。

    林碧落起身的甚是顺利,她只觉得身子变得轻巧了许多,可惜,她却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有了惊人的变化。

    “有没有人啊?”林碧落裹着薄纱跳下了蒸笼般的大床,她跃而下时,踩在了水上,但是她却没有感到水的温度。“难道真的死了?我记得那会儿重生前我也是感受不到温度的……”林碧落暗自嘀咕一声,随后匆匆的往外跑,边跑她边说:“我可不能死啊,元邪还要娶我呢!”

    说完,她跑到了整个黑白空间的尽头,也就是一处朱色大门处。林碧落犹豫了片刻,将大门打开,却惊讶的发现外头居然是一处满是花草的地方。“姑娘醒了?”一道男子刚刚发育的声音传来,林碧落回头一看,却看见了一佩戴着金色狐狸头面具的神秘高个儿男子。

    林碧落见到那男子,忽地想起了元航,元航也甚是喜欢戴着面具。可是元航与眼前这个男子不一样,元航戴着面具不过是为了方便做事,可是这男子……林碧落心思萌动间,在眼前这金狐狸头男子身上四处瞄了瞄,不多时,林碧落在男子那穿着考究的衣衫下发现了一个能证明男子是什么人的东西。

    “你是大齐人?”林碧落没有正面回答男子的问题,反而对男子问了一个问题。男子闻言后,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腰间所佩戴着的玉蛇头,他双眼泛着一丝狐疑,满脸都是惊讶,许久后,他脸色平静d反问林碧落:“姑娘怎么知道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