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身世2

    宇文毓闻言,面色一滞,而后答:“是是是,是小弟我多管闲事了!”林碧落闻言,还以为宇文毓在说气话,她当下抬眼看了看宇文毓,却发现宇文毓一脸笑容的望着自己。

    “罢了,你继续说你没说完的往事吧!”林碧落见到宇文毓那一张笑脸,当下顿时没了脾气。宇文毓闻言,忙道:“十五年前的夏天,火圣庙外,父皇与母后的邂逅其实是南朝那大梁皇帝恶意制造的,他本是想由此将父皇的身份公布于世,然后名正言顺的与大魏联手除了咱们父皇,好给当时的圣祖皇帝一个教训,可惜……”

    “可惜什么?”林碧落不禁好奇的问,宇文毓闻言,邪魅一笑:“可惜,大梁皇帝低估了父皇的能力,也对咱们母后看走了眼!”林碧落闻言,不禁想到了那本警员证,她心道:也是,一个现代人对付几个古代人那是绰绰有余的好吗?

    “听父皇说,当时多亏有母后,要不然他就死定了!”宇文毓又说道,林碧落听见后,不解的问:“不是说他们是邂逅的吗?怎么又变成你嘴里的那样子了?”宇文毓闻言,干笑一声:“姐,我也是听父皇说的嘛,他说母后当时从天而降,直接就压死了一群人,之后他才有了机会杀出重围的!”

    “从天而降?”林碧落闻言,脸色刷的一下变了,“怎么个从天而降?”林碧落抓住宇文毓的手问,宇文毓见状,答:“好像就是凭空掉了下来,而且让人猝不及防!”林碧落已经宇文毓的回答后,莫名其妙的就问了一句:“那母亲的那些衣物是怎样的?”

    宇文毓闻言,笑道:“我正要说这个呢!听父皇说,母亲当时穿的很是奇怪,一套黑色的衣服,像是皮袄,却又像是丝绸,可说是丝绸,但却没有那么光滑……”林碧落听到这,一下子恍然大悟,她心底道:难怪了,难怪王府西苑里面能证明母亲身份的东西那么少了,难怪、难怪了!

    想到这,她又对宇文毓问:“后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母亲会离开呢?”宇文毓答:“那场刺杀后,父皇带着母后躲在了火圣庙的庙底地宫里,那里是前朝时候的粮储地。在地宫里面,母后醒来却失去了记忆,父皇因为对母后甚是喜爱,便将她留在了身边,久而久之,他们就有了感情,然后就有了我们……”

    宇文毓说着说着,忽地扭捏了起来,林碧落见状,只觉得有些雷人。她心道:若是二人相爱,那母亲又怎么会离开火圣庙回大魏呢?想到这,她对宇文毓问:“那母亲为什么会离开大梁呢?”宇文毓闻言,偷偷摸摸的来到林碧落跟前:“姐,这件事情是个忌讳,不能说……”

    林碧落闻言,正要刺几句话反击宇文毓,谁知道宇文毓又偷偷的凑在她耳边道:“不过,你是父皇找了这么久的女儿,告诉你也无碍!”林碧落闻言,有些无语的望着眼前这个坑爹的少年,她心道:你这样做,你爹知道了会不会把你揍死?

    是,林碧落用的是你爹,而不是咱爹。因为,在林碧落的认知里,她还是没能接受自己不是出自安平王血脉这件事,想到这,林碧落不禁有些悲哀:要早知道我不是林家渊的女儿,那我还这么费力做什么啊?真是的,简直是浪费青春!

    “姐,父皇说,母后在地宫住了有七个多月的时候,就生下了我们。之后,大魏的人找了来,不,应该说是在那七个月内,大魏的探子、谍子都有找来。可因为没有发现母后的踪迹,所以不了了之。但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母后的行踪仍是被发现了,而且,她还心甘情愿的离开,父皇自此,便谋划起了争夺皇位的心思。

    他当时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争夺皇位,然后将母后娶回来。可是,父皇他的皇位才刚刚争到,就听说了母后已经再嫁的消息。那几年,正好又是大周内部矛盾重重、危机四伏的时候,父皇忙于巩固地位,派人前去保护和监视母后,可是,不久那些人就带了母后惨死的消息回来……”宇文毓说着说着,忽地止了声。

    “怎么了?怎么不继续说下去?”林碧落对宇文毓问,宇文毓眼圈发红的望着林碧落:“姐……我难受……”林碧落闻言,有些无语:“你难受什么?”宇文毓答:“我从小就没有母后在身边,有的也就母后留下的唯一一件衣服……”林碧落听见宇文毓的回答后,彻底无语了。

    但很快,她又亮起了眼睛:“衣服?是什么衣服?”宇文毓答:“是一件全部是孔的衣服,衣服像是用铜做的,但是摸着却又甚是舒服!”林碧落听说后,心底暗道:莫不是防弹衣?若是防弹衣的话,放在这大周岂不是百白浪费了?

    想到这,林碧落对宇文毓问:“那衣服在哪里?”宇文毓闻言,苦着脸道:“在父皇的寝宫里,我已经快三年没有见过那衣服了!”林碧落听见宇文毓的回答后,心底不禁失落起来。谁知道宇文毓忽地又说:“姐姐若是跟我去宫里见父皇,父皇说不定会将让我们看一看那衣服!”

    林碧落听见宇文毓这馊主意后,愈加无奈了。

    林碧落想了想宇文毓之前所说的话,她有一点没能弄明白,那就是自己的母亲是怎么安然回到的大魏,然后嫁到了安平王府。她心想:难道外祖母她们没有对母亲未婚生子感到难堪吗?而且,依照李氏的性子,她难道不会因此告知林家渊母亲的情况吗?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交叠起来,令林碧落感到甚是疑惑。她想来想去想不通这里面的关键,毕竟在她看来,在古代,一个女子婚前失去了贞操,那就是失去了全部。再说了,这事情还是出在了皇族宗室里的,若是不想让人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