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 大梁宫

    “那样就最好,对了,现在大魏宫里的情况如何?那些人都怎么样了?”林碧落淡淡的说了一句,紧接着又对那叫留刀的男人问,留刀答:“回公主的话,现在大魏宫里乱糟糟的,因为公主的失踪加上外敌的突然进攻……”“什么?”林碧落听说这一件事后,神色骤变,“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林碧落有些不信的对留刀又问。r

    留刀重复了一遍答案后,林碧落有些无力的坐在了地上:“不行,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林碧落有些歇斯底里的说,她本换好的衣服也因此变得乱糟糟起来。“姐,你冷静一点!”宇文毓抓住林碧落的肩膀对她说,可林碧落却不理他,反而还挣扎的愈加厉害。r

    到最后,林碧落忽地的指着宇文毓:“是大周,是你们,是你们对不对?是你们攻打了大魏是不是?”宇文毓闻言,神色僵硬了一下,而后他正要回答,林碧落忽地大笑道:“难怪了,难怪了,我在大魏都长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们会平白无故的来接我到这,原来是因为这个!”r

    林碧落说完,宇文毓就道:“姐,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大魏气数已尽,大魏皇帝暗地里以童子血肉炼药你可知道?大魏的众门阀相互勾结,将银两外送在各个匈奴边境买地购房你可知道?”林碧落闻言,甚是疯狂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不知道?”r

    宇文毓看了眼林碧落,他眼神满是无奈,但更多的却是嘲讽,林碧落看的出,他在嘲讽自己看不清大魏的局面和背后那些污浊的行为。林碧落忽地想到了元邪偶有的无奈和茫然,她忽地想到了林家渊欲言又止以及利用自己时的那一份灼热的目光,她忽地想起了元狄那迫不及待要争夺储位的原因,她……r

    原来,原来前世安平王府的倒台,原来前世自己的惨死,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大魏内里的与污浊,导致了那一场大屠杀!林碧落想到这,她忽地嘲笑起了自己:原来自己心心念念的复仇和不再重蹈覆辙居然是这么的可笑可悲!r

    “姐,你没事吧?”这时,宇文毓的声音传来,林碧落看了眼宇文毓,她心道:即使改变了后世的历史我也认了,我今儿个必须劝说自己的父皇停止对大魏进行攻打!当下,她摇了摇头:“走吧,去见父皇吧!”宇文毓闻言,对林碧落的转变感到甚是诧异,但是他却并不多说什么,他默默的点了点头,而后向林碧落示意马车的所在。r

    “走吧!”上马车后,林碧落对宇文毓说道,宇文毓这才吩咐外头的车夫离开。马车开始颠簸的时候,林碧落便眯着眼想着一路走来的种种种种,她想到了李昌国、想到了蝇营狗苟的那些敌人,她想来想去都想不通为什么大魏会变成如此的田地。r

    “姐,到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宇文毓的一声轻唤下,林碧落回过了神。她探头出去一看,却发现外头那宫墙竟是大梁的皇宫。“怎么到这……”林碧落不解的望着宇文毓,宇文毓神秘一笑:“姐,跟我来!”说着,他下了马车,林碧落随后疑惑不解的跟着他下了马车。r

    “拜见殿下!”只听见守门的护卫对宇文毓恭敬的唤了一声,之后,他们又对林碧落唤了一声。“这……”林碧落心底生起了一丝丝的疑团,她看着守门护卫们的这态度,对这大梁宫内坐镇的那个人起了疑心:莫非,大梁早已易主?那史书所说的蚕食南梁就是这么一个样子吗?r

    林碧落在疑虑中进了皇宫,宫内的富丽堂皇与锦绣没有勾起她的任何欲念。“姐,就要到和圣金殿了!”走在后宫内,宇文毓对林碧落提醒道,林碧落看着宇文毓:“圣金殿是什么地方?”宇文毓答:“是父皇的寝宫!”林碧落简单的答了一声,而后便继续低头走起了路来。r

    “殿下,陛下刚刚睡下,不如……”到了朱黄的圣金殿外后,守门的太监见到宇文毓与林碧落前来,拦住了他们。“混账,本殿下是奉了父皇的命带长公主前来,你个小小的内侍好生大胆,竟敢阻拦了我的去路!”只见宇文毓一改温和的面貌,对那太监说,那太监闻言,吓得身子直哆嗦,但是却仍旧狡猾的说:“奴才不敢,只是安贵妃娘娘有交代……”r

    “一派胡言!安贵妃若是知道本殿下是奉了父皇的旨意,怎么可能敢拦着本殿下的去路?你简直该死!”只见宇文毓说着,作势要动手,那太监这会儿是真的吓到了,他身子发着抖跪在地上对宇文毓道:“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r

    就在宇文毓打算继续骂几句的时候,只见朱黄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起来,而后,一名模样冷冽、一身杀气的汉子走了出来。他对宇文毓抱拳道:“殿下,皇上请你与长公主进去!”宇文毓闻言,收起了到嘴边的话,对跪地求饶的太监冷哼一声:“算你好运!”r

    说完,他便对林碧落道:“姐,咱们进去吧!”林碧落点点头,她早已受不了外头的乌烟瘴气,这下能进去,她自然乐意的很。毕竟,她已经看出来了,这大梁宫内的主人已经换了一个,她心道:看来这蚕食南梁是对的,是真的蚕食掏空了!r

    想着想着,林碧落便跟着宇文毓的脚步进了圣金殿,在进殿后,林碧落忽地听见了一声细微的闷响,她不自觉的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朱黄大门,那大门在缓缓的合上。然而在合上的瞬间,林碧落瞧见了这一生都不敢忘的一幕,那本还瑟瑟发抖的内侍太监此刻正被那杀气深重的汉子以大刀刺入身体,高举在半空。r

    他的血水滴在了艳红的地垫上,血色与地垫的颜色互相混合,形成了一抹绮丽妖冶的景象。那颜色,甚是骇人,看着很是刺眼与刺激。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