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 大周帝

    “咕噜……”林碧落见状,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与此同时,那举着内侍太监尸体的汉子透过即将合上的门缝望向了林碧落,林碧落当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向前面。宇文毓见状,忙问:“姐,怎么了?”林碧落摇摇头表示她没有事情,宇文毓见了,当下也不再多问。

    “父皇,儿臣向父皇请安!”穿过绣着金龙神虎的屏风,不多时,宇文毓带着林碧落进了皇帝休息的内殿。只见明黄的床榻上,一身着金黄龙袍、头戴金色发冠的男人缓缓起身:“毓儿,你姐姐可是找到了?”宇文毓答:“回父皇的话,姐姐就在毓儿身边,还请父皇接见!”

    只见那男人闻言,身子一僵,随后一个骨碌起了身:“祎儿?是祎儿来了?”他从那薄纱里钻了出来,林碧落跪在下面只看见了男人略微衰老的脸,虽然衰老,但仍是非常俊美。“你……你是祎儿?”只见那男人颤抖着身子靠近林碧落,他扶起了林碧落,声音抖抖抖的发着。

    “回陛下的话,我是林碧落!”林碧落很是平静的对男人回答道,她抬头与男人对视起来,她发现,男人的眉眼与自己的甚为相似。“是了,你是祎儿没错,你长得和你母亲一样,你的性子也与你母亲一样,都是一样的坚毅骄傲,都是一样的……”只听见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帝王说着不符合他身份的话,林碧落望了眼男人,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男人居然流了眼泪。

    “父皇……”只见宇文毓对男人唤了一声,男人白了眼宇文毓,仿佛在警告他别打扰自己认亲。林碧落见状,偷偷的窃笑起来,这一幕,被男人捕捉到:“你的笑,和你母亲一样,都这么的独特,都这么的不俗……”林碧落闻言,心底有些干呕:诶大叔,我可是你女儿,你可别给我安一个我母亲的影子啊!

    “皇上谬赞了!”林碧落有些矜持的过分了,那男人听见了林碧落的回答后,有些微怔,随后他苦笑道:“毓儿应该和你说了吧?我是你的父皇!”林碧落点点头,男人又道:“那你是不是也该喊我一声父皇?”林碧落摇摇头:“在母亲还没有找到以前,请恕林碧落无法与你相认!”

    “你说什么?茹儿、茹儿她还活着?”林碧落的话音刚落,男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那么焦急、那么惊喜。“没错,我母亲假死离开了安平王府,难道你没有查过吗?”林碧落看着男人惊喜的脸问,她有些摸不透了,这男人明明这么在乎自己的母亲,可为什么却没有查到母亲假死呢?

    难道他是装出来的吗?还是说他知道母亲死后就颓废了?不对,这些都不是正确答案,对了,只有这个原因了,对,肯定是这个原因……想着想着,林碧落忽地想明白了之前的一件事情。

    是元邪的父皇,爱慕自己母亲郭佳的大魏皇帝元不苟在隐瞒这一切消息,他知道郭佳若是还在生的消息若是传出,一定会引得早已成为北边大猛兽的大周皇帝蠢蠢欲动。届时,若是大周皇帝一举南侵,那么这大魏朝岂不是很快就要拱手让人、江山易主?

    江山没了元不苟一定觉得无所谓,可是依照他对自己母亲郭佳之爱慕,若是母亲被大周皇帝抢走,那么他肯定不甘心且满心的嫉妒与难受。

    想到这,林碧落忽然想起了半个月之前祖母丧礼时,太后所告知林家渊关于自己母亲郭佳在冷宫藏着的这个秘密,更能肯定元不苟一定是封锁了母亲在世的消息。

    想到这,林碧落不禁同情的看了眼那坐在龙座之上的中年男人,那个自己本该喊做父皇的男人此时一脸死灰状,看着像是已经保持这样的脸色很多年了。“真是私心阻挡有情人,终成眷属要看运啊!”林碧落心底低叹一句,紧接着,她对那一脸悲伤的大周皇帝道:“陛下若是不相信,可派大梁的密谍使者前去大魏朝皇宫一探究竟!”

    只见那本颓废的男人闻言,一下子就直起了身子:“你说的可是真的?襄阳?”只见男人一脸傻笑,看着林碧落喊,林碧落见状,愣了愣,将眼前一脸喜色、毫无先前那灰白颜色的男人看了个透。她心道: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啊,居然令一个颓废到极点的男人变成了一个活力十足的青年。

    “来人,速速前去秘掖局找钱思来,快!”只听男人的声音传来,林碧落望过去,男人的脸色此时已是红润的紧。林碧落对此感到甚是惊讶,而后,她忽的想起了大周的开国皇帝宇文泰是身受天命,天生威武不凡的。想到这,林碧落心底低估道:看来他瞬间变脸的功夫果真是一流的啊!

    “是,奴才这就去办!”只听宇文泰身边的太监回应了一声,而后他便消失在了林碧落眼前。就在那太监离开后不久,宇文泰忽然又对身边的侍卫道:“去,去尚礼司让那班老家伙别忙活朕的生辰了,先为朕找回朕的大女儿准备一个封赏宴吧!”宇文泰刚说完,宇文毓就阻止了他:“父皇,这怎么行?你的寿辰就在后天,先为姐姐办了,那岂不是有违规矩吗?”“胡说!规矩是死的,朕是活的,朕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宇文毓听见宇文泰的回答后,对林碧落吐了吐舌,做了个鬼脸,林碧落见状,心底忽地就明白了宇文毓那么问的原因。她心道:这个弟弟怕是为了让我的地位能在这里迅速生根,才那么对皇帝问的吧?

    想到这,她对宇文毓眨眨眼,笑了笑,紧接着她就对宇文泰道:“陛下,林碧落的身份你知道就够了,没必要召告天下!”“什么林碧落?你是朕的大女儿宇文祎,什么林碧落啊,真难听!”宇文泰一副小孩子气的对林碧落说,林碧落闻言,无奈的摆摆手:“陛下若是执意如此,那我便趁早离开这大梁,免得惹来朝中大臣之诟病,后宫嫔妃之妒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