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六年1

    “姑娘,添件衣衫吧,这天越发的冷了!”屋外,白雪皑皑,在冰冷无比的长廊下,一身着青素衣服的婀娜女子回头看了眼打算为自己添衣服的丫鬟:“不必了,扶我进去吧!”那梳着流翠发髻的丫鬟闻言,面露喜色的扶着女子缓缓的往身后那富丽堂皇的屋子走去,进屋前,女子顿了顿,看了眼屋顶所挂着的那鎏金大字,而后叹了口气,进了屋。

    丫鬟跟着看了眼那几个字,而后也随着女子进屋,一阵风雪吹过,鎏金大字上本覆盖着的雪块掉落在了屋前,露出了它被遮掩住的几个偏旁,由此展露出了其完整的字眼:流萤殿!

    “小姐……小姐……小……姑娘……”就在女子与丫鬟进屋后没多久,白雪皑皑的屋外,一个面貌清秀、一身朝气洋溢的小丫鬟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她的声音急促,在见到女子后,猛地改了口。只见那小丫鬟很是恭敬的对坐在玉翠碧琉椅上品茶的女子行了礼,紧接着道:“姑娘,那边来信了,说不日到达京都!”

    “哦?信上还说了什么?”女子倒茶的动作一滞,只见她脸色平静、看似波澜不惊的对小丫鬟问,小丫鬟想了想答:“姑娘,信上还说北魏已经顶不住了,就快倒了!”“没那么快!”女子听见小丫鬟的话后,手中的动作刹那间变得轻松起来,她对身边站着的丫鬟眯了眯眼,那丫鬟转身进了屋。

    不多时,那丫鬟再出来,手上便多了一精巧的算盘:“姑娘!”只见她对女子轻唤一声,女子接过算盘后,划拉了数十次,紧接着她说:“喏,还有八年的时间,北魏还有八年的时间能捱,告诉那边,他还有八年的时间能够找人,让他珍惜好这段时间!”

    说着,女子将算盘放下,而在她跟前的小丫鬟忙跪下应了一句:“是,奴婢遵命!”女子见状,扬扬手,示意小丫鬟下去。等那小丫鬟离开后,女子对身边的丫鬟道:“黎乱,去瞧瞧吧,别出什么岔子!”丫鬟闻言,行了礼:“是,小姐!”

    “黎乱,我都说过了,我不再是什么小姐!”女子淡淡的对丫鬟说了一句,丫鬟见状,脸色有些涨红,身子不自觉的有些发虚。“罢了,你且去吧!”女子终是不忍心对丫鬟过分责备,她挥挥手,示意丫鬟离开。而后,女子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床榻上,闭上了眼。

    “姐,对不起,我带着人马前去边塞时,九皇子率领的千机兵已经葬身虎口崖,那些尸体一个个都已经腐烂多时,实在难以辨别哪位是九皇子!”梦里,女子又梦见了这一幕,她看着面前的人一脸的无措,她看着男子身后带回来的那三名昏迷不醒的丫鬟甚是不安。

    “姐,都怪我,都怪我没有及时前去边塞,都怪我……”面前的男子一脸的责备,女子有些动容:“没事,没事……这都是命,我强求不得的!”女子说完,整个人忽地定住了,许久,她缓步来到了男子身后最后边的担架前:“她,她是母亲?”

    男子有些可怜兮兮的点了点头,女子见状,整个人莫名的毛躁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刚刚失去了爱人,难道,难道还要再失去亲人吗?”虽然,这个亲人丢下了自己与小弟消失了近乎十年之久,女子的心声补充着,可惜,无论怎么样,她都无法憎恨面前这满脸血污的女人。

    “落儿……”是谁?是谁在喊我?“落儿,我死的好惨!”是谁?是谁?到底是谁?“啊!”终于,女子从梦中惊醒,她满脸冷汗的望着外面的白光一片,她悠悠的想了想梦境,终究只能苦笑一声。六年前母亲与黎乱她们被抬回来的场景如刚发生的一般,仍旧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小……姑娘,你没事吧?”屋外,急促的跑进来了一个纤细的身影,女子接过那身影递来的帕子抹了抹冷汗,随后笑着摇摇头:“不碍事的小桃,我不过又做梦了。”原来,来人是小桃。“姑娘,不如、不如回去吧!奴婢相信,殿下、殿下还没有死,他、他说过不会丢下姑娘的!”小桃犹豫许久,对女子说道,女子闻言,笑着摇了摇头。

    “小桃,没机会了,六年前还好说,可现在,不可能了!”女子趴在床榻上,随意的踢了踢暖被,小桃见状,作势要替女子盖上,女子阻止未遂,只得作罢。她望了望眼前身形日渐消瘦、而体力却日益增长的小桃,心头的苦楚一言难尽。

    六年前的往事一下子浮在了眼前:

    “小姐,小姐你要做什么?纤纤都说了修炼不能急功近利,你、你怎么能这么不顾自己的身子啊?”

    “给我,把东西给我!”

    “小姐,奴婢求你了,别这么对待自己!”

    “给我,把东西给我!”

    “小姐!”

    “你做什么?你要做什么?你这是要做什么?”

    “小姐,既然你执意要修炼,那奴婢陪你一起,要死我先死!”

    “你给我停下来,停下来!你停不停?我……我不练了……”

    “小桃,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我的错!”女子回过神后,对站在自己榻前许久的小桃说了一句,小桃闻言,笑着安慰女子:“姑娘,这都是小桃愿意做的,只要姑娘没事情,小桃即使是死无葬身之地,那也是值得的!”

    “呸呸呸,你尽瞎说,每次都说这样的冷笑话来逗我!”女子从床榻上起身道,因为用力,她左胸前忽地抽痛了一下。“姑娘,你怎么样?”小桃见状,忙摸出怀里的小瓶倒出一颗白色的药丸递给了女子,女子接过药丸服用后,苦笑一声:“小桃,别紧张,不碍事的,这北边的天实在太冷,这不,我这旧伤又发了!”

    “小姐!”小桃猛地对女子喊了一声,女子一惊,整个人都有些心虚。“让奴婢瞧瞧!”小桃上前对女子动手,女子挣扎了一会后,掀开了衣裳,露出了渗血的左前胸苦笑:“我就是担心你们,在外面久留了一阵,我这不是怕你们……诶,你去哪?”

    “去找陛下和太子,奴婢知道,奴婢的叮嘱是没用的!”小桃边走边说,留下一脸错愕的女子在床前发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