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废后1

    “哟,长公主说的真是轻巧了,皇上这担心都已经这么明显了,你一句不懂事就能轻巧的划过吗?”只听见一声酸溜溜的女音传来,林碧落抬起头,看见了一头金钗金冠、眼尾有一道指甲盖大小疤痕的女人进了流萤殿。林碧落看清来人后,冷笑一声:“原来是废后娘娘来了,怎么,这次又打算害谁?”

    “襄阳,你这是什么意思?”只听见那被林碧落称作废后的女人一脸怒意的望着林碧落问,林碧落幽幽答:“就这么个意思,字面上的意思,怎么?废后娘娘你听不懂吗?”女人闻言,气不打一处来,可是有宇文泰在一边,她又没办法发作。

    无奈之下,那女人居然对宇文泰撒娇道:“陛下,你瞧瞧襄阳,她……她……”女人说着说着,开始支支吾吾起来,宇文泰见状,皱着眉望着女人:“萱妃,你来做什么?”女人闻言,登时脸色大变,她一副伤心状:“臣妾、臣妾听闻襄阳旧伤发作,特意送药前来,可……可……”

    宇文泰听见萱妃的回答后,没好脸色道:“送药就免了,你若是还想着加害茹儿留下来的骨肉,那你和你背后的叱奴一族就永远的在大周消失吧!”宇文泰话说完,萱妃的脸色便由先前的涨红变作了惨白,那样子,像极了五年前林碧落初次见到她时的模样……

    五年前,何不破与犬戎人惨死的消息先后传入大梁皇宫,萱妃也随之从大周国都雍州赶往建康。林碧落见到她的那天,正好是江南烟雨绵绵的日子,也正是这样的日子,使得郭佳差点进了地府。

    那日,是小暑,林碧落批完了特工小队呈上来的密信后,前往了宇文泰的寝殿去看望郭佳。可是,却在进宇文泰寝殿的时候被一伙太监拦住了。“你们是什么人?”小桃对看门的太监问,这些太监眼生的厉害,小桃早就看出来了,而林碧落则是更早就察觉到了。

    不安的感觉一下子冒上了林碧落的脑袋,就如一年前宇文毓从北魏回来前,林碧落莫名的一阵脑袋发紧。“小桃,甭和他们废话!”林碧落低声对小桃说,小桃明白林碧落的意思,当下,她便对守门的几个太监动起了手。出乎小桃与林碧落的意外,这五个太监居然都会功夫,周旋许久后,小桃败下阵来。

    “小桃,拿着!”只听见林碧落一声轻唤,小桃忙接住了林碧落丢过来的药盅:“敢在陛下的寝殿前闹事拦路,你们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林碧落冷笑着说完话,随后便依照毕生诀第六层的虚幻心法开始对那五个太监进行了猛攻,一盏茶的时间过去,那五个太监先后惨叫着倒地。

    林碧落抹了把汗,而后从小桃手中取回药盅:“走,小桃,一会让刑监司的人把他们押去火台好好的教育教育!”林碧落说着,拿着药盅带着小桃就急促的往里头赶,她隐隐的感到了不安,她觉得,自己的母亲一定是有危险了。

    进了寝殿后,林碧落穿过长廊与偏殿,进了郭佳所躺着的正殿,此时的正殿外居然站满了本该在殿内看护郭佳的宫女。“你们怎么出来了?我母后怎么样?”林碧落对宫女的领袖喜盈女官问,喜盈见是林碧落到了,忙哭着说:“公主殿下,你快进去阻止皇后娘娘吧!”

    林碧落闻言,心下一喜:皇后?莫非是母亲醒了?当下,林碧落也没多问,直冲冲的往屋内跑去,可是一进屋,她便傻眼了,而后数以万计的愤怒随之而来。只见正殿内那雕着玉龙的床榻上,自己的母亲郭佳如木偶一般被几个嬷嬷摆布着喂食着黑兮兮的药。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大胆!”只听见小桃从后面发出了声音,而后,林碧落才回过神来前去阻止了那些人的动作。“你好大的胆子,胆敢冒犯皇后娘娘!”只见那被林碧落打趴在地上的大胖嬷嬷恶狠狠的对林碧落吼着,林碧落用了用力,那大胖嬷嬷疼的惨叫连连,直向在一边冷眼旁观的女人求救。

    正因为如此,林碧落才注意到了那被称作皇后娘娘的女人,她脸色白净、双眼如狐狸、妩媚而又美艳。“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我母后喂药?”林碧落见到那女人之贵气后,愣了愣,随后才想起对那女人发问。只见那女人冷笑一声:“母后?这贱人算什么后?我才是这大周的皇后,她这么一个废人,凭什么抢了我的位置?”

    林碧落听见女人那冷酷的声音后,气不打一处来,她当下便示意小桃看好郭佳,紧接着,她对着那女人闪身而去。不多时,林碧落揪着那女人的衣领:“你觉得是我母后抢了你位置是吗?那好,我现在就帮你毁容,让你成为废人,我倒要看看,我父皇会不会让你继续当皇后!”

    说着,林碧落便扬起了腰间别着的匕首,那是元邪给的,若非事出突然,林碧落也不舍的让匕首沾染污血。只听见那女人吓得惨叫惊呼,可是她怎么喊都没有人来帮她,因为屋外的人全是林碧落的人。“我告诉你,你这个野种,你是不是没听说过我们叱奴氏?我告诉你,你敢碰我,我们叱奴氏不会放过你和你这废人娘的!”女人威胁的声音响起,林碧落愣了愣。

    许久,她才从记忆里翻出了叱奴氏一族,而在这中间,女人以为林碧落因为听闻了叱奴氏而吓到了。她不住的对林碧落冷嘲热讽,对林碧落口出恶言,等女人说到后面,林碧落忽地回过了神,她手中的匕首一扬,女人猛烈的惨叫一声,而后,她左眼眼尾附近便出现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伤口。只一瞬,便鲜血如注。

    “告诉你,叱奴氏根本就是一群狗,是陛下的狗,就连你,也是陛下的狗。我告诉你,你胆敢再来加害我母后,我会让你叱奴氏只剩下你一个人,我倒要看看,到那个时候,你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惨状!”林碧落恶狠狠的威胁着惨叫的女人,而此时,屋外传来了宇文泰焦急的声音:“你们怎么都出来了?你们怎么可以让茹儿一个人在里面?”

    话音还没落下呢,宇文泰便进了屋,一进屋,他便看见了林碧落与倒地惨叫的女人。有一瞬间,林碧落看见了宇文泰眼底的厌恶,当然,是对那女人的厌恶。“陛下,你要为臣妾做主啊,这贱人居然敢冒犯本宫,而且,她、她居然自称那废人为母后!”只听见那叱奴恶女恶人先告状,林碧落在一边冷眼看着。

    只听见“啪”的一声清脆响起,宇文泰对被打趴在地上的叱奴恶女道:“我告诉你叱奴萱,那是朕的大女儿襄阳和朕的皇后蒋茹,她不是废人!”那被打趴的女人闻言,脸色骤变,她不住的抖着肩膀,久久说不出话来。林碧落见状,装作气愤不已的样子补了一刀:“父皇,这女人、这女人刚刚还对母后喂药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