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 废后2

    “什么?”宇文泰听见林碧落的补刀之言后,整个人脸色乍变,而那叱奴恶女则脸色甚是苍白的死瞪着林碧落,那眼神要多狠就有多狠,可惜,林碧落对其的眼神居然还回以了微笑。

    “传朕旨意,去请圣手来宫里,快去!”只听见宇文泰焦急的对侍从喊道,侍从收到命令后便急匆匆的赶了出去。“来人,把叱奴氏给我抓起来,给我抓去天牢!”只听见宇文泰怒吼一声,那倒地哭泣的叱奴氏居然爬向了宇文泰:“陛下,为什么?臣妾做错了什么?她本就是个废人,耽误陛下体察民情,臣妾帮陛下了结了她有什么不对?”

    宇文泰闻言,气不打一处来,他恶狠狠的给了叱奴氏几巴掌,而后又说:“传朕旨意,废除叱奴氏后位,贬为萱婕妤,废除叱奴氏一门荣耀,贬为平民!”“陛下!陛下不要啊!”只听见叱奴恶女惨叫一声,而后,宇文泰嫌弃十足的踢开她:“怎么还不把萱婕妤押下去?”

    就在这时,林碧落上前对宇文泰劝阻道:“父皇,万万不可!”宇文泰闻言,望向林碧落:“父皇,你若是为了母后如此对待叱奴氏一族,一定会惹怒那帮与叱奴氏交好的权臣的!”叱奴恶女听见林碧落为她说好话,当下不住的对宇文泰叩头,然而,就在叱奴恶女心底对林碧落感激起来的时候,林碧落接下去的话却令她对林碧落产生了憎恨与恐惧。

    林碧落是这样说的:“父皇,既然如此,不妨就由祎儿来设计将那班欺上瞒下的贪婪臣子给除掉吧!这样一来,父皇可以安心的照顾母后兼顾国事,二来嘛,父皇又可以免了心腹大患。”萱婕妤闻言,当下咬牙切齿的对林碧落口吐恶言,而后,换来了宇文泰身边大太监的数个巴掌。

    “大胆,竟敢对长公主如此无礼?”只听见那大太监粗声粗气,尖锐无比的对萱婕妤问,而后还甩着巴掌。林碧落见状,心下对叱奴恶女的憎恨稍微的淡了些。她看了眼萱婕妤,她脸上不知道何时竟然多了数个血点,林碧落望了眼刚刚对萱婕妤挥下巴掌的大太监,只见大太监对自己眨了眨眼。

    这个大太监是当年林碧落执意要求宇文泰放过的少了半张脸皮的内侍太监杜文清,此时的他长出了新的脸皮,可是却再也没了人样。所以一年多来,他都是戴着半张银面具陪着皇帝的。林碧落对杜文清的帮助感到不可思议,但是,她也没有多想,因为据她所猜测,杜文清与萱婕妤之间一定有矛盾。

    所以当国医圣手来到宇文泰的寝宫正殿合欢殿后,当圣手施展了所有的法子救回了郭佳并告诫宇文泰一定要好生照顾郭佳后,杜文清居然不请示宇文泰,直接就对萱婕妤狠狠的给了数十个巴掌。宇文泰陷在悲痛和愤怒中久久没有出来,所以当萱婕妤一脸血痕,整个人如死猪一般时,林碧落阻止了杜文清。

    “杜大监,押萱婕妤下去吧!”林碧落对杜文清阻止道,杜文清愣了愣,而后很是顺从的与自己的太监徒弟押着萱婕妤离开了合欢殿。“父皇,别伤心了,祎儿会将全天下的神医都搜罗来,为母后治病,祎儿就不相信,这天底下就没有一个神医!”林碧落对宇文泰安慰一声,而后在宇文泰感激的眼神里退出了合欢殿。

    出了合欢殿后,林碧落便一直陷入沉思,她想着方才圣手所说的“积虑成病,不愿苏醒”,想来想去,林碧落忽地想明白一件事情,自己的母亲或许是因为某件事情而不愿意醒过来。而这件事情,林碧落直到许多年后的某天,她才渐渐的从那个在北魏做自己内应的人嘴里了解了真相。

    原来,在一年前,高欢以郭佳威胁元不笱让位,元不笱为了救郭佳而身中剧毒。虽然郭佳最终被宇文毓带回到了建康,可是元不笱那舍身救己的那一幕令本就中毒的郭佳难以忘怀,许是愧疚、也或是无法托付自己的全部感情,郭佳一直便陷在了昏迷中,不愿清醒。

    此后三年,在林碧落的刻意之下,叱奴氏一族并未发生任何灭绝之事,而萱婕妤也在林碧落的放纵下一步步的重新踏上了妃位。可惜,她始终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切造化,全是林碧落的刻意为之。因为林碧落知道,叱奴氏一族会是宇文泰称霸南北朝的关键,当然,她也明白如果没有叱奴氏,她无法与她未来的夫君窦毅生出日后与唐高祖李渊携手生死的太穆皇后。

    然而,林碧落忘了自己无法割舍对元邪的感情,她忘记了一切,却唯独记着不能改变历史。可惜,她还忘了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她现代记忆中的时代,一切一切都杂乱不堪,一切一切都令人匪夷所思。

    “祎儿?祎儿?”耳边,宇文泰的声音传来,林碧落从思绪里爬了出来,她看着仍跪在地上,面色发白的萱妃,莫名其妙的,她有些高兴。“怎么了父皇?”林碧落对宇文泰问,宇文泰答:“朕想问问你,朕该怎么处置萱妃!”林碧落闻言,有些错愕,她忽地想起了这三年来,宇文泰一直在询问自己如何处理事务,她望了望宇文泰,原本高兴的情绪渐渐的低落起来。

    而跪在地上的萱妃此刻一脸惊恐的望着林碧落,她心底惊讶惊慌惊惧的厉害,她听说过这些年宇文泰一直依靠林碧落处理朝政,可是,她实在不相信林碧落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可现在的这一幕很清楚的在她眼前出现了,她再怎么不相信也得相信。

    “陛下……”只听见萱妃对宇文泰喊了一声,宇文泰不耐烦的看着萱妃:“罢了,你去素斋局好生的住上三个月吧!若是你敢沾荤带腥,那你就在那里待上一辈子吧!”宇文泰说完,身边的侍从便作势要押着萱妃离开,林碧落就是在这个时候阻止了宇文泰:“父皇,不如让萱妃娘娘抄些佛纂吧,过几日便是寒食节了……”

    宇文泰听见林碧落的话后,皱了皱眉,林碧落察觉到宇文泰的情绪后,提到了自己的母亲郭佳,不出意外的,宇文泰答应了,美其名曰是为了祈祷郭佳能早日苏醒。萱妃见自己不必去吃素斋而暗自高兴,因为比起吃素,她更喜欢抄东西。

    就在萱妃暗自庆幸的离开了流萤殿后,宇文泰忽地示意了侍从离开,林碧落见状,也遣了小桃出门。“父皇,怎么了?”林碧落看着面色沉重的宇文泰问,宇文泰答:“我刚刚接到密报,犬戎人与西凉人联手,打算与高欢里应外合,对付北魏皇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