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徐马坡围剿1

    “哦?这么多年了,犬戎人还不死心?”林碧落听见宇文泰的话后,心底暗自生出了一个计谋。宇文泰见到林碧落的表情,莫名觉得有些冷飕飕的,他看着林碧落:“祎儿,你……可是想到了什么?”林碧落点点头:“父皇,走,咱们去地宫里聊!”

    林碧落说着,率先开了流萤殿偏殿的门,走了进去。宇文泰见状,也没有多思,直接跟着林碧落往偏殿内走去。他跟着林碧落往偏殿的一张小床走去,只见林碧落按动了小床靠近偏殿门口一端的木棍,一声轰动声响起,小床竟莫名的升了起来,露出了它底下黑漆漆的入口。

    “父皇,请!”林碧落笑眯眯的对宇文泰说,宇文泰点点头:“祎儿啊,这次底下可有灯烛了?”林碧落闻言,笑着答:“父皇你就放心吧,儿臣自那年以后,就没有让地宫处于黑暗的时候!”宇文泰听见林碧落的话后,这才放心的往黑漆漆的入口走去。

    而林碧落紧随其后,一边走,一边将思绪倒退回了两年前的重阳节……

    “公主!公主!”两年前的重阳节,林碧落偷偷的带着黎夭鸾与姚纤纤离开了建康皇宫,去了宫外的寺庙烧香。闻讯而来的达官贵族们便将那称作自在寺的前后二门都堵住了,只为见到林碧落这大周的长公主一面。可惜,林碧落是什么人,她怎么可能会受制于人?

    所以,当外头的声音呼喊的愈加响亮时,林碧落与黎夭鸾以及姚纤纤对视一眼,三人忽地从地上一跃,飞上了天。她们离开的悄无声息,而那班达官贵族们则傻乎乎的在自在寺外瞎折腾了一天。

    林碧落她们离开自在寺后,便匆匆的赶回了皇宫,她的流萤殿在半年前进行了一次秘密的改造,她将偏殿下的地窖改成了与宫外飞羽军禁地相连的地宫。就在林碧落回到流萤殿的时候,就听见了偏殿里传来一声惨叫,随后接二连三的叫声响了起来。

    林碧落听出了发出惨叫者中的一个是自己的生父宇文泰,她有些头疼的皱着眉:“真是的,父皇明明答应我不管我的事情,怎的又偷偷潜入地宫去呢?”吐槽完宇文泰后,她对身边的黎夭鸾道:“黎乱,去把地宫的灯点上,他们八成是摔在咱们设计的台阶上了!”

    黎夭鸾收到命令后便化作了一道紫烟离开了,而林碧落则慢吞吞的换了身衣裳,然后才往偏殿的地宫入口走去。等进了地宫通道后,林碧落这才看见了一行七扭八歪坐着的侍卫以及头冠都已经偏斜的宇文泰。“父皇,你怎么这么不听劝?偏生要来地宫?”林碧落对宇文泰发问,宇文泰脸色涨红,半天没话说。

    许久,他才缓缓开口:“谁让你神秘兮兮的不让我知道的?原来这出口竟是在朕的飞羽军禁地里,祎儿,你的心意朕都知道了,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林碧落闻言,有些心慌,她支吾半天,说了句昧心话:“谁、谁关心你了……父皇别说笑了!”

    宇文泰闻言,笑呵呵的望着林碧落,他对林碧落招招手:“祎儿,来!”林碧落见状,扭捏了一阵,随后踱步到宇文泰跟前:“父皇!”宇文泰答应了一声,随即掏出了一枚烫金琉璃麒麟玉符递给林碧落:“祎儿,这是朕在大周所秘密培养的麒麟使谍符,现在就交给你了!”

    宇文泰说着,咳嗽了一阵,林碧落知道,宇文泰久居建康皇宫,他的合欢殿内日夜都放着新鲜的花草以净化空气,而今这地宫内的空气很是污浊,宇文泰的身体已经出现排斥了。当下,林碧落将麒麟符推回到宇文泰手中:“父皇,这么重要的谍符,怎可随意给儿臣?”

    林碧落的话一出口,宇文泰便笑了,林碧落的意思很清楚的摆在了他眼前:父皇还健硕,一切都安好,这个时候怎能随意交出谍符给女儿?这样会惹来大祸端的!“那就依你的意思,朕暂且收回谍符!”宇文泰笑呵呵的说着,林碧落见状,心底松了口气。

    之后的两年,一切都相安无事,林碧落用自己训练的特工小队为宇文泰和自己办了许多事情,而宇文泰也再没有提过一次谍符的事。

    然而时至今日,林碧落再一次与宇文泰下了地宫,她望了眼灯火通明的地宫,然后又看了眼前头的宇文泰,一瞬间,感慨万千。“祎儿?祎儿?”耳边,宇文泰的声音传来,林碧落回过神看着宇文泰:“父皇,怎么了?”宇文泰答:“哦,朕见你有些恍惚,怕你旧伤未愈,别又再裂开了!”

    林碧落闻言,笑答:“儿臣令父皇心忧了!儿臣刚刚不过是想起了两年前的事情,并不是因为旧伤未愈!”宇文泰听见林碧落的回答后,愣了愣,随后他大笑道:“祎儿,两年前那件事情朕觉得甚是有意义,若是当时没有以谍符试探你,朕也不会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个好女儿!”

    “父皇说的不错,若非有父皇以谍符相试,祎儿也不会知道自己竟然对至高无上的权利毫无兴趣!”林碧落淡淡的回答着,宇文泰的脸色瞬间变了样:“祎儿,朕当时并非有意如此,朕是带着赠你谍符的心给你的谍符,朕只是怕……”

    宇文泰话未说完,便止住了,因为林碧落笑着对宇文泰亮了亮一张图纸。

    “祎儿,你……这是你那什么小队做的?”宇文泰惊讶无比的望着林碧落给他看的图纸,整个人都有些颤抖。只见那一张图纸上,画着西北边塞外的犬戎地界以及西凉边境的隐蔽区域,最主要的一处则是在犬戎与西凉以及北魏的交界处,徐马坡上的四个隐蔽点。

    宇文泰望着这张图纸,整个人都颤抖的厉害:“祎儿,要是依照这张图纸布防以及偷袭,那么犬戎、西凉一定会被打的落花流水的!”林碧落笑笑,没有回答。宇文泰见状,有些奇怪的看着林碧落:“祎儿?你怎不答话?”林碧落望着宇文泰许久,而后才幽幽开口:“父皇,咱们不偷袭不布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