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徐马坡围剿2

    “什么?不偷袭也不布防?那我们要做什么?”宇文泰一脸惊讶的看着林碧落问,他扬着手上的图纸望着林碧落,却见林碧落一脸淡然的笑着。宇文泰有些想不明白林碧落的心思了,这么好的机会,能为她的心上人报仇,还能为北魏换来安全,她为什么就不利用这个机会呢?

    宇文泰想了想,实在有些心痒痒,他对林碧落道:“祎儿,这可是个好机会啊,咱们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啊!”林碧落闻言,笑答:“父皇,你急什么?儿臣的话都没有说完!”宇文泰听见林碧落这么说,当下便是一愣,随后他傻笑道:“是啊,祎儿你总是将话分作数段说!”

    林碧落闻言,有些娇羞的红了脸,她对宇文泰示意让他跟着自己往地宫深处走去。宇文泰不明所以的跟着林碧落往里头走,等林碧落带着他在一处褐色的、镶着银虎口的铁门前停顿了脚步后,他很是好奇的对林碧落问:“祎儿,这是要做什么啊?这里怎么还多了一道门?”

    林碧落回身看了眼宇文泰:“父皇一会儿就知道了!”说着,林碧落从胸口摸出了一把青色的铜锁,塞进了褐色铁门那银虎口嘴里,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咔擦响起,铁门居然一下子就打开了。“祎儿,这……这机关好生厉害啊!”宇文泰震惊的对林碧落说,林碧落又是淡淡的笑了笑,而后示意宇文泰往里走。

    铁门内,是一处点满了油灯的房间,里头有三个书柜和一张长长的桌子,宇文泰一眼望尽了屋内,他一脸奇怪的对林碧落问:“祎儿,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林碧落笑笑,拍了拍长桌,只见长桌在林碧落的作用力下,忽地抖了起来。宇文泰对此感到甚是好奇,他看了一会儿,而后才慢慢的看出了些眉目。

    只见原本光滑平整的长桌上在逐渐的抖动下慢慢的冒出了一个又一个坑,随后,又冒出了许多的泥人小竹棒。等抖动结束后,展现在宇文泰眼前的便是一布防桌。“祎儿,这……也太神奇了吧?”宇文泰对此感到甚是惊讶和惊喜,他看了看林碧落,而后又看看布防桌,整个人都发着颤栗。

    “父皇,刚刚你不是问儿臣为什么不偷袭不布防吗?”林碧落忽地对宇文泰开口,宇文泰闻言,露出一张好奇脸道:“是啊,为什么?”林碧落听见宇文泰的话后,笑着拍了拍桌子:“答案就在这桌上!”宇文泰一脸疑惑的望着林碧落和她所拍着的桌子,他没有明白林碧落的意思。

    就在宇文泰打算对林碧落发问的时候,林碧落忽地飞身而起,在长桌上迅速的动作了起来。不多时,一桌凌乱的局面变成了规整的画面,而展现在宇文泰眼前的东西也逐渐的鲜明了起来:只见那一个又一个的泥人通过小竹棒的帮助,屹立在了沙土上,由此也出现了一副泥人界的千军万马,策马扬帆。

    “祎儿,这是?”宇文泰指着那千军万马般的情景对林碧落问,林碧落笑着说:“父皇请看,这个高坡,便是徐马坡,那么你猜这些人是什么人?”林碧落说着,指着高坡以北的一大堆泥人对宇文泰问,宇文泰见状,愣了。许久,他才不确定的答:“是、是我们大周军?”

    林碧落点点头:“不错!父皇请看这边,你看着徐马坡以西的会是什么人?”林碧落说着,指了指在大周军南侧的一小堆泥人,宇文泰对此沉默了很久很久,就在林碧落忍不住要说出答案时,宇文泰才缓缓出声:“也是咱们大周的人,不过,应该是以杀手为主!”

    林碧落闻言,当场愣住了,她实在是没想到宇文泰会想到这一层,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宇文泰会这么能干,想到这一出。所以,当她再指着徐马坡上的泥人问宇文泰,而宇文泰却说不出答案时,林碧落这才会心的笑道: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古代人嘛!怎么可能事事都能被他料到呢?

    “祎儿,既然徐马坡上的不是敌军,那么会是谁呢?难道是我们的人吗?这不对啊,若是我们的人在徐马坡上,那不是很吃亏?”宇文泰见自己的答案被否定了,当下有些不服气的对林碧落问,林碧落对此深感无奈,她不住的安慰宇文泰道:“父皇,你刚刚的答案是错的,你要接受现实!”

    宇文泰点点头:“我能接受,但是,你好歹告诉我答案吧?”林碧落笑着对宇文泰行了礼:“父皇,祎儿正要说此事,你若是再絮絮叨叨的,小心祎儿吊着你的胃口,直到出兵的那日再告知父皇真相!”林碧落的半胁迫起了作用,宇文泰闻言后,瞬间就老实了起来:“祎儿,那你说,那你说!”

    林碧落见宇文泰那乖顺的样子,心底笑的甚是开心,她从宇文泰身上看见了元邪的影子,她心想:元邪若是在,那我也不必如此的费尽心思了吧?想到这,她回过了神:“父皇,徐马坡上的,是我们的人没错,但是,那些人都是我们军队里最骁勇、最不畏惧生死的战士!”

    “为什么?”宇文泰闻言,好奇的厉害,林碧落指了指布防桌上那拟化的砂石拼成的徐马坡对宇文泰答:“父皇请看,我们的战士在徐马坡上诱敌,而敌军一定会从东侧和南侧发起进攻,等我们的战士诱敌进入了徐马坡的中间,我们隐藏在西侧与北侧的杀手与士兵再趁势围剿歼灭敌军,你说,是我们的胜算多,还是敌人的运气多?”

    宇文泰闻言,沉思片刻,紧接着鼓掌大声叫好:“祎儿果然传承了你母亲的智慧,祎儿果然出色啊!”说着,他抱了抱林碧落,林碧落当场就呆住了,许久,她隐隐的决定有些鼻酸:“父皇,你这是做什么?”宇文泰笑而不答,林碧落对此也没再过分深究。

    “那朕就依照祎儿你的意思去做了!”不多时,摆弄了数次布防桌的宇文泰忽地对林碧落说道,林碧落点点头:“那父皇就快去办吧,这犬戎人没脑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这西凉人……祎儿就说不准了,但愿西凉人也会与犬戎人一样,都没脑子!”

    宇文泰闻言,扬起胡子笑道:“祎儿你就放心吧,西凉在百年前与我大周对战,输的只剩下一个国都,若非当年大梁暗地里偷袭我大周,那西凉早就灭了,哪还会有今日他们与犬戎狗的狼狈为奸呢?”林碧落听见宇文泰说起往事,心底一愣,随后,她嘿嘿一笑:“父皇,既然如此,不如就趁热打铁了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